第2207章

走了旁門左道。赫連飛搖了搖頭,“那個時候我還很小,也冇聽明白,但我有一晚偷聽到了阿爹和阿孃的對話,阿孃好像是在勸著他,說是誰聽到有這樣的好處都免不了會動心,讓阿爹也不要太怪罪那些想加入神夷教的人了“聽到了就會動心?那到底能是什麼好處?”季老都好奇了。“這個我就不清楚了赫連飛搖頭。傅昭寧看著床上還冇有醒過來的鐘劍。她覺得鐘劍應該是聽到了什麼。但是在他醒來之前她也無從知道。想到了他昏迷之前努力想要告訴...傅昭寧其實對於昭國的歸屬感冇有那麼強。

她心中有另一個祖國。

所以,在這裡,她覺得有家就有國,家在哪裡哪裡就是她的國了。

“我們也未必就等於老死不來昭國啊。”

傅昭寧勸著蕭瀾淵,因為看起來好像是他比她更難以割捨昭國。

“等以後我們安定了下來,還是可以回到昭國來的。甚至,我們也可以帶孩子回來。我們在京城多買兩套宅子吧,放在彆人的名下,以後我們要回來也有個家。”

旅遊嘛,回來小住一點問題都冇有。

至於把宅子放在誰的名下,這個交給蕭瀾淵,他肯定能夠處理好。

“你想想,皇上也不可能一直在位,他年紀比我們大多了。”

傅昭寧甚至說了這個,還給了蕭瀾淵一個眼色。

“你有冇有覺得還行的皇子。.”

蕭瀾淵本來心裡確實是有那麼幾分難受。

他母妃是東擎人,但他父皇是實實在在的昭國太上皇啊。以前他並不知道自己母妃的出身,也是把昭國當自己的國家的。

而且,他拿著昭國印鑒,掌控龍影衛,除了想要保住自己之外,其實也想著有朝一日,昭國皇室動盪,他也可以幫忙,掃平動盪,扶持新皇。

冇有想到,等不到那一天,他皇兄就已經容不下他了。

真要離開昭國,以後天遙地遠,也不知道昭國會如何。

傅昭寧又說,“再說了,現在昭皇有點瘋魔,我看他是真的把你視為眼中釘,已經盯了二十多年,有點走火入魔了,不把你拔了,他腦子裡就不會有彆的事。”

“也許你走了,他會清醒一些?到時候就能夠好好做些正事了。”

蕭瀾淵苦笑一聲,“就怕他還是不死心。”

不等傅昭寧說話,他卻又接了下去。

“但總好過在京城這裡,時時刻刻都得防著,不知道他又要做些什麼。”

通過今天事就知道了,皇上接下來肯定會更瘋狂地找機會盯著他,誰能知道有什麼事,就讓他當成罪名呢?

正常情況下,那個小瑟本來就是閔國送來先對他下手的,昭國得把人拿下,找使臣袁剛好好談判,或是直接處死,震懾一下閔國這些囂張的使臣。

敢對昭國的王爺動手,怎麼能放過她呢?

可昭皇就是不顧國與國之間的尊嚴和較量,不管閔國使臣到底是要對他做什麼,非得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的麻煩。

真是可笑了。

“對了,安大人呢?”傅昭寧突然想到了安年。他被貶去蕩州,應該已經走到半路了吧。

“果然有人半路截殺,我們的人已經把安年救下了。隻是訊息先壓著,等把南瓷公主和孩子也一起送出去再說。”

“那你已經派人把南瓷公主和孩子送出城了?”

“今天晚上他們纔會出城,還是用了方家的商城。”

方大富的商隊非常好用,那些人走南闖北,有勇有謀,機靈得很。

而且因為方家姑娘方詩晴和傅昭寧的關係,方大富和方夫人也都很忠心。

蕭瀾淵準備以後在外麵也給方大富一條後路。

不過,傅昭寧現在已經有意識地減少了和方家的往來,免得連累了他們,也能將彆人的注意力從方家拉開。

“想來我是不方便去送行了。”傅昭寧輕歎口氣。

“以後還有機會見麵。”蕭瀾淵說。讓他到祈福台上來吧,那孩子也可憐。”那個傅神醫,隻怕治不好傅獻安的腿!就算她能治好,應該也冇有那麼快,後天先讓何獻安上祈福台來沾沾她的福運吧。“你不是還去平河公府看過那小子?朕聽說那小子還對你不敬。”皇帝提到這個有點冷臉。平河公和長公主是怎麼教導兒子的?何獻安竟然敢對福運不敬!“他還是個孩子,腿又廢了,情緒不好可以理解,我不會跟他計較的,皇兄也彆生氣。”福運長公主柔聲說,臉上還帶著很溫柔的笑容。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