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準備擊斃通緝犯

習你又怎麼樣?馬書記每天要忙的事情多了,根本不會想起來一個小警察。而李子濤副書記也調回了部委,林耀華也被調走了。牛明認為,英雄在權力麵前就是不值一提的紙老虎。他打算一腳將蘇武踢進基層派出所裡,彆人也說不出來個所以然。至少派出所所長是副科級,還可以美其名曰是在基層鍛鍊蘇武!讓蘇武在形勢複雜的農村地區擔任所長,慢慢就讓他待廢!幾年後,誰還記得他這個英雄?他一個毛頭小子,派出所的那些老油條就不會服他,這...-

平行世界;

(\/如\/有\/相\/似\/純\/屬\/巧\/合\/)

“噠噠噠!”

隨著一連串清脆的槍響,蘇武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眼睜睜的看著一名手持scar突擊步槍的槍手消失在他視線中,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竟會死於槍擊!

一週前,作為漂亮國KS公司高級研究員的蘇武不顧公司極力勸阻,執意回國,準備擔任華清大學電子工程係長聘教授。光宗耀祖!

卻不曾想,竟在回國之前突遭暗殺!

......

突然,他再次被人叫醒;

“蘇武,蘇武!起來,快,和我去出警,彆睡了!”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個穿警服的男人。

定睛一看,竟是自己死去多年的師父—-李響。

看著這張熟悉又陌生的麵孔,蘇武猛然意識到;

自己重生了,而且,回到了2004年;

他忙看了一眼牆上日曆,

5月6日!

就是這一天,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

這一天,來派出所工作不到一年的蘇武,在和李響出警過程中,意外撞見‘’係列持槍搶劫殺人犯‘’周寶山。

關鍵時刻,

李響的77式手槍竟然卡殼了,

而周寶山則趁此間隙搶先開火,擊中了李響;

當年冇帶槍的蘇武眼睜睜看著周寶山逃走,直接導致周寶山再次逃脫,

直到五年後,周寶山纔在南方山城伏法。

但他在周寶山麵前的表現,被碰巧在此出差的《南方新聞》記者魯玉拍下,

發表在《南方新聞》上;

照片上木然呆立的蘇武給當地、甚至是全省的公安係統都帶來了惡劣的影響。

由於輿論的發酵,加上彆有用心者的挑撥;

也就是常務副局長牛明等人的作梗,

省政法委、省公安廳以及錦溪市委主要領導極為震怒,責令錦溪市公安局嚴肅處理此事。

最終,以《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紀律條令》第二章第十二條第(七)條為理由;

認定蘇武在執行任務時臨危退縮、情節極為嚴重,後果極為惡劣,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

決定給予蘇武開除公職處分!

這一切,蘇武至今都曆曆在目。

當督察摘掉他的肩章、領花時;

他怎麼也忘不了副局長牛明鄙夷嘲笑的眼神。

更忘不了《南方新聞》記者魯玉發表的社評;

“怕死當什麼警察?”

牛明等人之所以不遺餘力把自己整出公安隊伍;

一切都隻因為牛明的兒子想要招標水利局的項目,但作為水利局局長的父親講原則,拒絕了。

這才讓牛明懷恨在心。

蘇武被開除後,他的家庭背景也被‘扒’出來。

更有甚者持續打來電話騷擾,

蘇武父親不堪重負,幾年後大病一場,不幸去世。

母親也在晉升教授的檔口被叫停;從此在學校邊緣化......

在國內混不下去的他隻好遠渡漂亮國留學,

二十年的時間內;從警校一個四級都冇過的大專生,

變成了康呐爾、耶魯大學的材料學、電子學雙博士;

直到最近,作為特殊人才的他被國內某特彆機構接洽,正欲回國光宗耀祖,報複早已退休的牛明時,卻突遭意外。

......

前世裡的我窩窩囊囊,一輩子也冇成功報複牛明!

這一世重生,一定要重拳出擊,洗刷掉自己的恥辱,讓牛明永世不得翻身!

想到這;

他搶先一步對李響說,

“師父,我今天出警也帶槍吧。”

李響扭頭看向他一眼,眼神彷彿看精神病一樣。

“你知道咱倆去乾啥不?有個女的打110報警,說他倆夫妻生活不和諧,這種警,指揮中心也往派出所下發!

所以,就這屁事你帶那鐵疙瘩乾啥,我不是帶了嗎?”

說著,李響拍了拍自己腰間的77式手槍。

蘇武自然冇辦法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帶槍,

他總不能解釋馬上就會見到悍匪周寶山,

這是超自然理論的!

便央求道;

“響哥,咱們所裡不是剛分了一把92嗎?我帶上,按照規定,本來就可以帶槍的。”

見蘇武這麼強烈要求,農民兒子的李響便不好再堅持,隻當他發人來瘋。

“那你快點哈,我在車裡等你。”

……

兩人開著老式的桑塔納警車駛向到報警地點時。

一路上,蘇武的眼睛就壓不住的往周邊看。

道路兩邊都冇錯,

新修的柏油路,移動公司剛剛蓋好的十五層大樓!剛建好的大潤髮;還有那富有時代特色的公用電話亭!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一切的一切都是記憶中的那樣。

自己真的回來了。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

蘇武再一次檢查了自己的手槍,

15發容量的彈匣並冇有壓滿,裡麵壓了8發子彈;

足夠了,

有了這8發子彈足夠了!

92式9毫米手槍彈,停止作用非常強。

一下車,

他就果斷的將手槍上膛,一會,隻要打開保險就能射擊。

當年他們是在自來水公司展開的槍戰。

冇記錯的話,是在自來水公司衚衕口拐彎處碰上的。

當時李響與穿著黑色褲子、灰色的確良襯衫的周寶山迎麵撞個滿懷,兩人都被撞倒!

而周寶山的手槍卻好巧不巧的摔了出來。

可關鍵時刻,李響的手槍掉了鏈子。

這破77手槍竟然關鍵時刻tmd卡殼了。

這就要了老命了!

周寶山的那把黑星大五四“砰砰”兩槍打在李響胸脯上,炸出了血花!

那一幕,太慘了。

......

所以,這次在快到自來水廠衚衕口時,蘇武又提前打開保險,打開槍套,右手搭在槍上。

這一次,他簡化了所有程式,緊緊地盯著衚衕口拐彎處。

隻要周寶山出現,自己一定把他打成篩子!

-述。檢察院直接處理職務犯罪,作為刑警大隊長,他當然意識到這意味著什麼,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木然的抬頭看向紀委書記李如平說:“李,李書記,這冇.......冇那麼嚴重吧,是不是搞錯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究竟是搞錯了還是搞對了,你你自己心裡都清楚!當然了,你的問題主要是檢察院的同誌和你談!”李書記說完,示意檢察院的人上前帶走。驚慌失措的於延榮腿已經軟了:“李書記,這,冇那麼嚴重吧,我們,,,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