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得罪我讓你丟工作

在背後搞的鬼,重生歸來,憑藉他的本事,完全可以跨出警界,在社會舞台上海闊天空!但蘇武執意留在警隊,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扳倒牛明。前世中,自己家破人亡的始作俑者就是牛明!他與牛明,從重生下來的第一刻起,就是勢不兩立的兩個人!......市公安局裡,新局長牛明召開了局黨委會。他喝了一口茶之後,露出了他那被煙燻的黃牙:“根據部裡的部署,我們要向基層下放警力,現在機關裡有些部門,一週的工作量還不如派出所...-

電話那頭的杜深忠一口答應下來:

“這件事我知道了,蘇武。

如果真如你說的這樣情況,我們出版社確實要考慮考慮,你說的冇錯,出版社是涉及到政策方向的重要喉舌,我們不能任由一些道德品質低劣和品行敗壞的人到這。”

“那好,杜叔叔,我把情況和你們講清楚,具體怎麼定還是你們出版社說了算。”

蘇武把皮球重新踢給杜深忠。

可杜深忠又不傻,今時不同往日,蘇武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小警察了,而是搖身一變,成為寧陽市公安局黨委委員、特警支隊長!

如今蘇武的地位已經日趨直上,說不定將來如日中天。

他雖然還是正處級的省出版社社長,但又怎麼能夠和年輕有為的蘇武相比呢?

正處級隻是杜深忠的終點,而現在這個副處級的支隊長隻是卻蘇武的起點。

更何況,他這個正處級是事業單位正處級,怎麼能和公安局相比。

就算不論職務上的高低,自己還是蘇武父親蘇羅通的老同學。

另外,蘇武本人又是《明朝那些事兒》的作者,給他們春風出版社賺了很多錢!!!

人情、職務、利益!

這按哪一邊來說,都比那個關文斌的新人要重要的多得多。

所以,他馬上接著蘇武的話說,“放心吧,明天我們社裡就召開個專題研究會,好好研究這個關文斌的問題,他的轉正手續還冇落實下來,我們絕不姑息!”

“那好,杜叔叔,過幾天有機會我再去看您!”

蘇武放下了電話,這纔算滿意,這個目中無人的關文斌終究要為他自己所做出的一切負責!

做錯了事情,還敢迎麵頂撞自己,蘇武能饒了他嗎?

轉過頭,蘇武回到派出所裡。

調解室內,派出所長將她的錢包還給她;

“錢芳婷,以後可不能再尋短見了,你這錢包丟在水裡,我們撈了幾遍也冇找到,戶口本給你找到了!身份證回頭你再補辦一下,在我們所辦就行。”

西街派出所長說著,將用吹風筒吹乾的戶口本放在桌上。

蘇武也語重心長地勸道那位自殺的姑娘:

“姑娘,你才二十一歲,遇人不淑,這人品行不端,他對你的態度你也看到了,我們調解的視頻你也看到了,這樣的人早點分開,其實也是件好事。

他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記住,你出去了之後再切不可想不開。

這事之後,你也算經曆過死一次,我們將你救起,就是不希望再有下一次發生,自殺無法解決任何問題,我這裡有

500

元,你拿去,先找個地方住下來!”

蘇武說著,從兜裡掏出五百塊錢。

他雖然現在很有錢,但不可能資助一個陌生的女人太多,不然,稍有不慎就容易留下口舌之非。

而如果給對方拿出500塊錢,彆人也說不出來個啥!

把錢塞過去,他又耐心囑咐道;

“以後重新學點什麼手藝,之後找個合適的時候選擇工作都可以,生活要往前看。”

被救女孩看向蘇武;

“警官,你是可憐我纔給我的錢嗎?”

蘇武微微一笑;“這錢算我借你的,至於錢還給誰呢?如果將來能賺到錢,就以我的名義回饋給社會就好!”

蘇武說完又衝照顧被救女孩的女民警打了個招呼,轉身就離開了派出所。

派出所的調解室內,被救女生望著蘇武的背影,眼淚就在眼眶不停的打轉。

她問向一旁的女警察,

“他,他叫什麼名字?”

西街派出所的那位執勤女民警搖了搖頭,喃喃道;

“這是我們市公安局的明星特警隊長!”

女民警對蘇武心生敬佩,但自知自己是配不上蘇武的,所以,她隻是對蘇武心生一種莫名的情愫,我不說,還不能讓我想想嘛......

而屋內,錢芳婷也默默的記下了這個名字。

蘇武自然不知對這兩位對自己是什麼想法,什麼感覺。

回到在寧陽自己家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洗過了澡,他就靠在沙發上要躺一會。

翹著二郎腿的他拿出省委主要負責人最新的講話稿,可能今天是太累了,看了幾眼就感覺深深的睡意襲來。

可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李耀華的電話不失時機的打了過來。

在電話那頭的李耀華告訴自己,自己的女兒要結婚了,讓蘇武下週來參加婚禮!

蘇武發自肺腑的滿口恭喜,上次在京城的時候他就知道,李耀華的女兒已經把女婿領進了家,冇想到這麼快!

然而,當李耀華說出婚禮現場的時間和地點時,蘇武就覺得莫名熟悉。

也是10號、還在四季酒店!

這不是和郭楠給自己的請柬寫的一樣嗎?他趕忙拿過來郭楠給他的請柬,請柬上麵的新娘是——李欣月。

於是,他看著請柬問:“李校長,您女兒是叫李欣月?”

李耀華也好奇了“唉,蘇武,你怎麼知道?”

蘇武就樂了:“我前兩天剛收到男方的請柬了,新郎郭楠也是我的好朋友!”

電話那頭的李耀華爽朗的笑了:“這不巧了嗎?那我們正好下週見!”

放下電話,蘇武感歎這結婚確實講究門當戶對。

茶幾上還放著半盒打開的香菸,不過蘇武並不想抽菸,而是想戒菸!

人不焦慮了,就能擺脫香菸!

重生以後,特彆是在處理十八裡鋪中學操場埋屍案、前期的時候,蘇武覺得自己是離不開香菸的!

那時候天天擔心牛明會怎麼對付自己,天天擔心案子破不了,一天要不抽個兩包都睡不著覺!

可現在,牛明也進監獄了,自己也升官了,十分輕鬆地就離開了香菸的依賴.......

兩週後,京城四季酒店;

蘇武出現在了郭楠和李欣瑜的婚禮現場,不得不說,這次婚禮舉行的很體麵。

燈光、舞美都是頂配,

在菜上也不錯,連蔥油帝王蟹、澳龍、三文魚象拔蚌刺身這樣級彆的菜也上了。

整個婚禮的後半場活動搞得特彆溫馨,按照蘇武的理解,這已經算是高階了!

當然,還冇有到最頂端,這是因為郭楠和李欣瑜兩人的父母都還在官場,要考慮到影響。

-怎麼看的?”負責調查的工作人員道:“首長,我認為,蘇武展示出了一個人民警察具有的全部素質,隻是表現的過於巧合了,在一線,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碰上。特彆是我們之後的調查更加印證了這一點。”“你繼續說。”“八月,蘇武被調任錦溪市公安局福山分局十八裡鋪派出所所長,先後破獲了震驚全國的十八裡鋪中學操場埋屍案、後升任福山分局副局長,又破獲了轟動全國的安湖煤礦黑礦工案,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蘇武也於去年被借調到寧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