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嶽父大人

晚上6.30分,飯局開始了;各式各樣的菜開始被一一傳上桌來。每個人的旁邊都有分酒器,然後小杯也倒滿了酒。副書記李宏偉馬上以主人的身份說道,“魯記者能光臨我們福山區,蘇副局長也是新官上任,這事又牽扯到了三豐村,所以秦區長說要組個局。我也同意了,大家在一塊聚一下,一塊熱鬨熱鬨,把中間的話說開了,這段時間咱們福山區出了這麼多大事小情的,不容易啊,不容易!來,我們大家一起喝一杯。”副書記李宏偉發話了,大家...-

要論起奢華程度來講,在蘇武參加的婚禮來講,不算最奢華的,

比如他在寧陽市公安局工作,就避免不了和一些有錢人接觸,所以,他參加過寧陽本地一個富二代的婚禮現場!

好傢夥,新郎老家整個村的路都被空氣拱門填滿了,至少有2000個!!!

各式各樣的豪車一望無際,村子裡裡外外都停了不下。

所以郭楠的婚禮不算是豪華,但卻算是最氣派的。

婚禮主持人還請了央視的春晚主持人楊君,要說蘇武最佩服這些當主持人的,明明這主持人和這些人也不認識。

但氣場卻是普通婚禮的主持人絕對比不了的,那情緒的控製和感情的拿捏,一詠一歎,整個抑揚頓挫,飽含情感豐富。

介紹兩人如何相識相知,說到感情的**時,主持人竟然還略帶一點哽咽,時而又一臉幸福,好像真是那麼一回事!!

婚禮現場,還來了兩名著名歌唱家,蘇武認識,也都是經常上春晚的那種!他們是作為親友代表來的,嘖嘖嘖,這人脈圈!

於老則做了證婚人,除了這些,甚至出現了一些在電視上常看到的人物。

乖乖,真是見世麵了!

在這種場合,彆說自己隻是一個小小的處級乾部,就是局長林耀華來了,也隻有跟在一旁站著。

婚禮現場太忙,蘇武隻和郭楠簡單聊了幾句,他在婚宴現場又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不是日後在手機市場大放異彩的雷民嗎?

他創辦的大米科技日後成為了世界500強,

蘇武主動和他打了招呼,聊了聊自己對手機行業的看法。

雷民十分驚訝於蘇武的認知,兩個人交談許久後,雷民馬上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蘇武,但蘇武留給他的卻是一個空號!

無它原因,是因為自己不管是侯樹國的身份還是蘇武的身份,都不適合進軍商界!

自己隻是提前告訴一點對方未來手機的暢想,希望他成功,僅此而已。

自己還有更重要的路要走!

晚上,於老招呼蘇武和自己回去,

本來晚上還有其他的晚宴,但於老並不參加。

回到於老的家中客廳時,屋內沙發上,坐著一個戴著眼鏡,看起來極為和藹的軍人,

蘇武定睛一看,我靠,肩章上是麥穗加上一顆金光閃閃的五角星!

少將???

再看眉眼,長相倒是和於老有幾分相似。

難道這位就是於老的兒子——於國成?

再看鬆枝領花、資曆章五排,中間兩顆,這是標準的正軍級乾部。

那人見於老回來了,馬上站起身來,張口叫了一聲;

“爸!”

一聲爸,驗證了蘇武的猜想。

於老扭頭看了一眼蘇武;“國成,你上次打電話要來見見小蘇,我給你帶回來了!”

蘇武迎著於國成的目光,並不躲避、

乖乖,這一家子......,

蘇武不敢太隨便,馬上敬了個禮,畢竟,他在警隊的身份副處,也就對應中校,麵對少將,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於國成簡單回了禮,隨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蘇武和他握了一下,兩個男人的眼神對視了一下。

蘇武就知道,麵前這男人應該是有一肚子話要說,或者說,專門有話對自己說。

於老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大女兒是個音樂家,這些年也基本定居在了海外,二女兒的女婿在某個大型國企擔任了一把手,位置極為重要,還有一個兒子從軍。

所以,這必定是於晨馨的爸爸咯!

難道這算是準嶽父對自己的麵試?

蘇武暗自想了這麼一下,但很快就打消了自己的這個主意,現在說這話還早,那於晨馨開學才大三,更何況,兩人線下接觸的時間也不多,也就幾次,於晨馨不反感自己喜歡和自己在一塊倒是真的,至於彆的,蘇武可不敢想。

最近這段日子,兩個人倒是在qq上有聊天,但也不多。

於國成脫下了軍裝外套,看著蘇武微笑道;

“你彆緊張,這屋不分官大官小,我聽說你在寧陽工作?”

聽他這麼說,蘇武馬上就不緊張了,原來不管多大的人物都要搞一個明知故問的開場白,於是他點頭道;

“是的,我一直在寧江省工作,現在在特警支隊工作。”

於國成點點頭:“嗯,這我知道!!!我之前看到你們在全國各地招聘特警,下次可以到我們軍區來,我們東南軍區特戰旅每年有一大批退役的優秀戰士,你們也可以過去做做選拔嘛!!!”

“謝謝首長!有機會一定會去的。”

“那你未來職業是有什麼想法嗎?”

於老打斷了兒子的問題:“國成啊,小蘇同誌未來的職業發展也不是我們定的,這第一是要自己把工作做好,第二是組織上來定.......”

於國成忙點頭,便直接聊到了正題上:

“我們家晨馨小時候就不在我身邊,有的時候脾氣有一點倔,我和他媽媽都比較慣著她,你們兩個相處的話,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你要多包涵一點。”

蘇武連聲答應下來,這話什麼意思?同意他和於晨馨交往?

於國成說完,看了一眼表,“我今天是臨時出差,晚上還有一班飛機,我要回金陵,一會你陪我去學校看看晨馨。”

......

換了身行頭,於國成就領著蘇武,帶著司機開往於晨馨所在的——京北大學。

一路上,車後座的於國成突然話鋒一轉;

“小蘇,我爸和我說你很有本事,我們家老爺子看中的人自然錯不了。

不瞞你說,我對你也做過一定的調查瞭解,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如果她談戀愛,當然希望她的男朋友要足夠優秀!”

蘇武點頭;“我明白!”

“你不必緊張,我說話可能有點直,說實話,我父親這輩子最講科學,也看重有本事的人。隻是我看,你好像隻是警校專科畢業,這可和我父親過去為我兩個姐姐找的女婿相差巨大。

在我們這個家族,海外常青藤高校博士畢業的不足為奇,所以我很好奇你的本事,希望你在之後可以表現出來......”

-了。陳奎心裡非常振奮,用冷水洗了幾把臉,這纔算是清醒了不少。從副中隊長到特警突擊大隊大隊長。算是從股級乾部晉升到了副科級乾部,前進了一步!對於三十歲的陳奎來說,他滿足了!他內心裡感激蘇武;而蘇武也對共事過,能幫助的同事,儘量幫助前進一步。這不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蘇武對他們的‘提攜’也是看在他們能力和人品上的。陳奎並不知道蘇武現在的背景,更不知道蘇武和於老的關係,他隻知道,這是一個比他小五歲的副處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