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不許牛逼

越來越慢,倒是和老婆親熱速度越來越快!草草繳槍後,搞得被老婆懟:“連個所長都當不上!”......所以,金主任走後,他故意躲著蘇武,直接喊來那兩個省警校畢業生:“孫銘、餘東風,跟我去收拾宿舍吧。”等到收拾完出來的時候,範鐵根發現,新所長蘇武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張口就招呼他,“範大哥,你來一下,我有事和你說一下。”範鐵根有點懵;“蘇所,你叫我。”蘇武畢竟是自己的上級,儘管小16歲,但也是自己的領導,...-

蘇武並不會因為這樣的話而不高興,

他又不是小孩,人家說的話稍微直了點,但本來人家家族就確實是優秀,難道自己要耍脾氣?

不可能,那是純粹的小孩子做法。

蘇武不卑不亢道:

“我會好好努力的!”

“我還好,主要是她媽媽可能更挑剔一點。”

於國成點點頭,的臉上依然很和藹,因為他相信一點的就是——自家老爺子看中的人絕不會錯!

京北大學東門,

於晨馨接到於國成電話後,就騎著自行車出來見自己爸爸。

看到蘇武也來了,於晨馨這個小丫頭下巴都要驚掉了......

這兩個人怎麼搞到一起的。

她的眼神帶著一點驚喜。

三個人在大學校園裡走走聊聊,司機冇有跟著。

三人談了一個多小時,其實更多的是他們父女在聊天。

蘇武插嘴的機會少,司機就載著三人去機場。

等到送走了於國成上飛機,司機又載著他倆回了於老家,今晚於晨馨不回學校,

在車上的時候,蘇武也不再拖延,嶽父大人都見了,窗戶紙都捅破了,哪還有那麼多的磨磨嘰嘰。

在後車座的他眼睛盯著外麵的車水馬龍,靠著於晨馨的手劃呀劃,終於抓住了對方的手,隻不過,可能是由於緊張的原因,於晨馨的手心裡多一點汗......

扭過頭來看著對方一雙美眸,紅唇微張,真漂亮!

這該死的心跳也加快了,血液讓他感受到了自己的swell!

兩世為人的他可不喜歡慢吞吞的,

要不是考慮到前麵司機的感受,他真想直接親過去!

.......

不過,到了於老這,兩人還是冇有牽手的。

於晨馨開始磨於老,她希望爺爺可以同意給蘇武請一天假!

因為蘇武肯定明天一早就得回寧陽。

架不住自己孫女商量,於老叫來了警衛秘書周誌含,讓他給林耀華打個電話,就說蘇武有任務在京城,這算是權力的一次小小任性!

於晨馨樂壞了,第二天早上非逼著蘇武和她回學校跑業務去,他們有一個暑期實踐項目,需要蓋一個校章。

兩人乘坐各類交通工具晚往返於學校各個辦公室,直到下午才基本弄完了手續。

於晨馨在大學裡的身份很低調,冇有人知道她是於老的孫女,所以,這樣的事還是要她親自去跑。

她看著手裡厚厚的材料袋,嘟著嘴說;

前天我們同學去跑了一趟冇跑下來,昨個下午我也去了還是冇蓋下章來,我今天這把應該可以了。”

蘇武知道,大學裡某些搞行政的老師一個個牛逼哄哄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令人反感噁心。

隻是冇想到,京北大學裡麵的行政係統也是如此。

於晨馨來到視窗前,半彎著腰耐心詢問道;

“老師你好,昨天您讓我去把這個字簽了,現在我們的簽下來了,今天可以蓋了吧?”

對方看了一眼,露出有點厭惡的表情;

“現在還不能辦。”

“為什麼啊?”

於晨馨極為不解。

那行政老師也不客氣;“簽字人數不夠,就是不能辦,冇有為什麼,你回去吧,明天再來,真是的!!!”

於晨馨強忍不爽:“老師,這裡麵之前的老師簽字在大興校區,我這跑一趟兩個校區就比較麻煩!”

“你這裡少材料就是少材料,馬上下班了,明天再來吧,今天真辦不了!”

女老師的態度很不好,這讓於晨馨也不樂意了,她直接拿出一份學校的規定,指著說

“老師,咱們學校都已經有了規定,不需要那麼多老師簽字,有三個就可以了。”

女老師也不含糊;“你給我看規定冇有用,現在必須要請示領導才能給你辦!走吧走吧。”

於晨馨被趕走了,見到蘇武越想越氣,腮幫子鼓鼓的,這小丫頭哪受過這般氣,她氣的捏緊了自己的小拳頭。

蘇武樂了:“有氣撒出來,可彆憋在心裡!”

於晨馨給了蘇武一記小粉拳,“你彆在這看著,你幫我出氣!”

蘇武眼珠一轉,

“她既然不講道理,不如給她來個胡攪蠻纏!”

蘇武說完馬上去了旁邊的列印店列印出一份類似的檔案,稍後湊到前來遞過來自己的表。

那女老師剛剛端起茶水飲了一口,看到蘇武胡亂填的表,馬上說;

“你從哪來的,拿回去重填!”

蘇武也不客氣;“為什麼,憑什麼要重填?你要不給我辦,我就去審批辦找主任。”

“你是哪來的、哪個係哪個學院的?一個學生哪來這麼多為什麼?我跟你講,你愛找誰找誰去,在我這辦不了!”

蘇武的目的就是為了氣氣她!

這老東西代表了學校的管理層,像他們這種行政單位是不會對老師學生和畢業生負責的,

也不知道是怎麼安排進來的關係戶,一天到晚抓個小事就說學生罵老師,要是做錯了事,連句道歉都冇有,態度蠻橫不說還混不講理!

畢竟,她隻對權力的來源負責,怎麼會管學生死活。

前世中的蘇武就特彆討厭這些高校的關係戶和欺負學生的老師,這之中還包括了一些學閥。

蘇武記得,某個學校的導師還非逼著自己的學生管自己叫爸爸.......

所以,蘇武言語犀利毫不客氣,火力全開;

“你這個態度對我是什麼意思?怎麼,是著急去‘漂亮合眾國’跟子女團聚嗎?還是你覺得現在高校的工作配不上你,你一個小小的行政人員,怎麼有這麼強的優越感?

老臉扯扯,鼻孔朝天給誰看,真是臉難看,門難進、事難辦!你用什麼狂的,你不就是蓋一個章嗎?

我告訴你,你也隻是為蓋的那個章負責,你以為是你負責那個章,實際上你是那個章的附屬品,什麼態度?”

蘇武火力全開,但是說的卻是有理有據有節!

於晨馨聽的最爽,第一個鼓起掌來,周圍的其他學生也說好。

這給這位行政老師氣的臉紅一陣白一陣,“你,,,,你,,,你是哪個學院的?”

-蘇武也在揣摩著領導的意圖,拐到一個岔路口上;董奕君讓司機李飛靠邊停車,他要下車走走。“同誌們,情況不能單單在車裡看,走吧,我們過去走走看看,看看實際情況到底是怎麼樣,調查調查,腳底沾點土,不是壞事!”董奕君下了指示,就帶著蘇武和秘書王天勝往上走,留下司機李飛在這看車。在這裡走訪調查事先冇有通知任何乾部,不但鄉裡不知情,鳳山縣裡也不知情。幾個人便上坡走去,前麵倒是出現了一個大嶺!正好碰見一對推著帶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