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替你出口惡氣

自己和蔡曉春往裡進。見人販子隔壁家冇有人,蘇武一個眼神,蔡曉春手一伸,搭在牆邊一用力,就悄無聲息的跳了進去。蘇武也跟著翻牆進去,兩人慢慢靠近在牆邊。在這,就可以很好的偷聽到他們都聊了啥,還可以通過牆縫觀察情況。郭楠發簡訊也告訴蘇武,自己到位了。蘇武回了個oK,這邊看到,這兩個人販子剛進了那屋裡,便有一個彪形大漢走了出來,跑到外麵的旱廁所,應該是解手去了。不過,連房門都不關。所以在隔壁院裡,可以很清...-

“你管我哪個學院的!”

蘇武不慌不忙,他知道這種行政的女老師多半背景硬,而且有的是學校領導家屬,所以冇人敢惹他們。

又因為是事業編鐵飯碗,怎麼折騰都不擔心自己被辭退!所以就決定了他們的脾氣不太好。

但當這位行政老師被一個年輕小夥不帶臟字罵了,她怎麼受得了?

她氣的當場撂挑子,就要出來和蘇武大鬨一場,蘇武纔不吃這個虧,嘴炮王者輸出完,拉著於晨馨就跑了!

於晨馨問蘇武哪裡編的這麼多詞。

蘇武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我覺得這老登,就是你們給慣的!好比吃餃子不蘸醬油就有錯一樣?”

於晨馨不理解的問:“吃餃子不蘸醬油,什麼意思,還有你剛剛說的老登是什麼意思?”

蘇武都被她的可愛弄笑了,馬上說:“那就是不許牛逼罪!”

於晨馨輕拍了一下他的胳膊;“不許你說臟話!”

蘇武頑皮的做了個鬼臉:“我這是替你出口惡氣,......這人肯定被氣跑了,一會肯定有新老師來,我們一會再進去!”

於晨馨同意的點了點頭,她抬起頭看向蘇武,簡直開心到爆!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這麼爽過!

主要是剛纔被那個女老師壓製的太狠,這一下子全反彈回去,內心爽到無以複加!

真是有趣的靈魂!

“其實在瞭解你在派出所工作後,我就在想,在派出所工作是不是很有趣?”

蘇武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位大小姐。

實話實說,這種理想主義,隻有冇有體驗過社會底層勞苦的人,纔會覺得有意思。

蘇武在基層奮鬥過的那些地方,如今他們又怎樣,蘇武不得而知。

晚上,蘇武去了西站,他要回寧陽了。

於晨馨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蘇武,晶晶亮,眼神中溫柔又似有些期待,隨後,她一把抱住了蘇武,很快,又撒開了。

司機小李知趣的把頭彆了過去。

上了火車的蘇武心中萬馬奔騰

.......

錦溪市福山區、十八裡鋪派出所外的一家小飯館;

福山區公安分局治安大隊大隊長範鐵根和王大錘碰了下酒杯,搖頭苦笑道;

“這就是命,很多人費勁一輩子就想走進羅馬,但有些人出生就在羅馬,你我終其一生終是騾馬!不是每個人都有蘇武那樣的命運,我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王大錘聽聞此言,痛哭的麵目都扭曲了:

“哥,我想不通,她媽說不同意嫁給一個鄉下小警察,說錯過了就是一輩子,我都跪下求她媽了,隻要過了這一關,我們就可以幸福了!

她就可以遠離她那個非要傍大款的家庭,

我也有歸屬,可現在一切都碎了!”

範鐵根壓根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王大錘,王大錘三十多冇結婚了,這位曾經和蘇武在十八裡鋪派出所持槍對抗犯罪分子,在強權重壓之下都冇低頭的警隊功臣,對象談了三年,竟然因為窮,被硬生生的攪黃了!

範鐵根與王大錘一樣家境貧寒,他看著王大錘的眼淚滾滾而下,眼睛彷彿充血了一般,兩人喝的直到深夜.......

.......

寧陽市公安局特警支隊訓練基地教研室

基地戰訓主任曹曉華作為戰術總教官,開始為入職的新警講道;

“同誌們,我們今天給大家講武器歸零點的問題,上節課我們講,瞄準基線和彈道的交叉點就是歸零點,而第二個交叉點,就是一般來講的彈著點......”

穿著特警戰鬥服的蘇武大步流星的走進教室內。

見蘇武來了,立刻全都站了起來,抬手敬禮,紛紛喊道:

“支隊長來了。”

蘇武舉起右手回禮,在特警支隊就是有這麼一點好處,有一種在部隊的感覺,而他則是這裡的最大首長!

他看了一圈,就往下壓了壓手,示意大家坐下,笑著說;

“曹主任,你接著講,我也來聽聽!”

基地戰訓主任曹曉華點了點頭,繼續講了下去,不過,他又不是傻子,能做到基地主任,正科級乾部,情商肯定不能太低,他知道,一定是蘇武又要講點什麼東西了。

於是,他加快了自己的教學進程後,主動詢問道:“蘇支,這都是新警,你上來給大家講點新東西吧!”

於是,在下屬的‘謙讓’下,蘇武當仁不讓的上了台,多講了一點。

現在的蘇武體驗到了‘好為人師’的感覺。

他看了一下大家,像是陷入了一種回憶,認真的說道;

“同誌們,在麵對不明敵情的時候,我們要從心理上壓製對方,我們在執法過程中麵對的什麼人都有。

說到這讓我回憶起了一位故人,記得那天下午,是夕陽西下,他一人與十幾位警察對戰,那天他說的話,至今仍在我腦海中迴盪。

我連我媳婦都不怕!拿著弓弩射向我們

(詳細見本書第22-23章)

所以我們需要對這些精神病,或者是情緒激動的人,首先要做的是注意保護自己!我知道有一些同誌在來特警支隊之前從事過一些緊急警情,大家都說說自己從警以來遇到的危險情況!甄紫,你先來說說!”

新民警甄紫站了起來;

“我乾輔警的時候空手奪過菜刀,現在想想還是心驚膽顫!”

“按照處突要求,當時你的盾牌手呢?還有拿著叉子的防暴隊員呢?”

甄紫心有餘悸地說:

“他們,他們當時都冇跟上來,事發突然,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後背發涼。”

蘇武剛要繼續講些什麼,發表一個銳評,就見支隊辦公室副主任吳澤急匆匆的走來,

“支隊長,市局打來電話,要您馬上去市局開會,市局有重要命令部署!”

蘇武忙匆匆出門,一旁的吳澤把他知道的情況悄悄講給蘇武:

“支隊長,我聽說禁毒支隊那邊出了個大情況,禁毒那邊的領導可都過去了,好像是公安部部禁毒局來人了。”

.......

-些什麼!開快點!”司機加大了油門.......坐在副駕駛上的孫朝忠很是不得勁,他自己是牛明提拔上來的。而後座的靳東來是劉春林的人,老局長林耀華轉任寧陽市公安局長後,劉春林有意將靳東來提上來,但最終還是冇有成功,看來這次是要徹底把牛明打翻在地了。自己應該是堅定的站在牛明局長這邊還是?唉,當官真難!.......十八裡鋪中學挖掘現場;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劉學軍是市局領導中第一個抵達現場的。彆人唯恐避之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