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緝毒戰鬥

,就停止挖掘。......蘇武他們隻能玩命的乾!淩晨,伴隨著一聲,我這裡有東西!挖掘工作在開始整整十七個小時之後,終於取得了重要突破性進展,一個小時後,大量人組織遺骸被挖掘出來,屍體就在操場花壇下以西方向十五米處。靳東來心中懸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了!在這次大逆轉的搏鬥當中,蘇武可以說是反殺成功,大獲全勝!當挖出遺骸的一刹那,一直在現場等候的張萬元家屬嘩的一下都哭開了,張萬元的家屬此時淚流滿麵。而此時...-

蘇武聽著這話,開始揣摩著實際情況。

一般來說,有真正的緝毒任務,禁毒那邊乾就行了,而且禁毒那邊的很多案子都不和其他單位通氣,他們都是保密的。

叫特警來配合,還有禁毒局的領導。

隻能說明情況有點嚴重,這活可能不好乾。

蘇武判斷,

第一可能是搗毀製毒窩點

第二就是抓捕難度較大的,可能是持槍毒販或者是跨國犯罪分子。

在去往公安局的路上,蘇武的大腦開始快速思索著當年寧陽市的緝毒案。

思來想去,大腦一片空白!

也許這次案子又像是上次麵對恐怖分子那次?屬於秘密案件!不便於公開?

但不管怎樣,自己作為特警支隊的領導,責無旁貸!

倒不是自己思想覺悟有多高,隻是當特警不就是對付暴力犯罪的嗎?

重生回來走到了這個位置,總不能光享福不辦事吧,手握權力的同時也就意味著自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

二十分鐘後,蘇武已經坐在市公安局會議室裡了,他的旁邊是主管禁毒的市局副局長白波,再旁邊的都是禁毒支隊的負責人和來自禁毒支隊的乾部。

除了禁毒有些低級彆的乾部蘇武不認識,剩下的大多臉熟。

房門‘’唰‘’的打開,林耀華和旁邊的寧江省公安廳錢副廳長領著一幫人進入會議室,眾人見狀立刻起身。

錢副廳長身後跟著的是省廳禁毒總隊長張樹人,技術偵查總隊副總隊長雷克多等人。

這些人蘇武過去開會什麼的都見過,雖然不熟,但認識。

蘇武注意到,人群左側有三個自己不認識的人,

三人中兩男一女,女人著警服,二級警監警銜,兩男中一人穿著便衣,一人身著武警大校製服。

從警號判斷,蘇武馬上意識到這位女警官就是部裡下來的人。

而那個武警大校和便衣男人蘇武同樣都不認識,看樣子應該都不是寧江警界的人,看來這案子小不了了!

錢副廳長習慣性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鏡,首先介紹道:

“大夥都來了,情況也很緊急,我簡單說一下,接到國際刑警組織通報,重要的跨國毒品集團頭目溫和從滇南飛往了寧江省,溫和是寧江人,十年以來,向我們內地輸送了數千公斤的毒品!罪行累累!

而這次他回寧江就是為了打通北方市場,和一個綽號叫“宇將軍”販毒集團頭目——鄭廣達見麵,這是我們寧江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直接掌握的線索,我們的偵查員打入了‘宇將軍’販毒集團內部。

所以,我們打算在他見麵當天兩夥販毒集團同時實行抓捕,下麵由公安部禁毒局和滇南省公安廳禁毒局、邊防總隊的負責同誌們為大家介紹具體情況。”

錢副廳長說完,扭頭看了一眼一旁的中年女警官,“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公安部禁毒局的左藍處長!”

女警官敬禮。

隨後又分開介紹道;“武警寧江總隊的馬建和參謀長,以及滇南省禁毒局副局長柯偉民同誌!”

武警大校和著便裝的男人分彆向大家敬禮。

錢副廳長看了一眼左藍道:

“左處長,要不你先給大家講一講溫和的情況吧!”

左藍上前一步講道;“同誌們,溫和這個人狡詐異常,現在市麵上所有有關他的照片都是假的,他本人十分注意保密,據情報資料顯示,我們隻能知道他的年齡大概在五十歲左右,走路時有一隻腳跛腳,身高應該在170左右.......”

.......

任務十分明朗,在溫和與‘’宇將軍‘’見麵的時候,特警支隊要配合禁毒那邊做抓捕工作。

蘇武的特警支隊要抽到兩百人蔘與行動,而且真槍實彈。

為了加強力量,還抽調武警寧江總隊的兩個特勤中隊,與特警支隊共同執行抓捕任務。

蘇武並冇有多興奮,他和禁毒總隊的張樹人碰了頭,就馬上安排下麵去準備了。

這些凶殘的毒販手裡肯定有槍,說不定還有手雷,往前衝的除了便衣的禁毒民警,剩下的可就是特警、武警了。

自己的特警支隊首當其衝。

光有突擊大隊的人數自然是不夠的,蘇武又讓副支隊長陳代茂從直屬的各機動大隊抽調了精乾力量,取消休假,具體任務蘇武冇說,這是保密規定。

隻有等著市局下命令了,警員們上車了,他才能把要執行什麼說出來。

一天後,臥底傳來訊息——溫和就要與‘宇將軍’在寧陽市東郊的北巷村展開會談;

特警支隊立刻行動起來。

蘇武這才把具體情況同政委張玉偉、副支隊長陳代茂、突擊大隊長何紅林、以及沈正陽等參戰乾部說了一遍。

何紅林等人都很興奮,如果抓獲成功,那就是大功一件。

兩百名警員迅速集合待命,荷槍實彈的特警們按照要求,登上了偽裝好的貨運汽車,直奔北巷村而去。

就在大批警力直奔北巷村而去時,交警也在附近配合封鎖道路。

此時,寧陽市東郊的大東區的一處交警設卡點上,一名交警攔住了一輛黑色奔馳車,駕駛位上坐著的正是寧陽市交通投資控股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安光。

王安光的車後邊,坐著一個年輕人。

他不滿的問了一句:“王哥,這怎麼回事呢?”

王安光馬上降下車窗問交警:“怎麼回事,怎麼不讓過呢?”

執勤的交警是一個剛畢業的警校生,並不知道這次封路是一次收網行動。

他隻知道命令,不知道為啥。於是便說: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最近的領導來我省視察情況多,前麵可能有警衛車隊,需要等一下!”

聽聞此話,那年輕人鼻孔“哼!”的噴出酒氣,隨後十分不滿的說:

“什麼人敢讓我等?”

年輕交警還長著一臉青春痘,他並不認識王安光也不認識這年輕人,看他們好像喝酒了,馬上義正言辭的說:“你們是不是喝酒了?來,測一下酒精!”

-派出所的兩名民警趕到了。他們一路上就惴惴不安,生怕金大海惹出了什麼是非!所以,接到縣裡的電話後,一步也不敢耽誤,通知派出所飛速就往這裡趕!鎮長孫強還有點大大咧咧的:“不至於吧,書記,他金大海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再說了,這省政法委的董副書記怎麼突然跑到團山村了?”“誰知道呢?這團山村這夥人平時就目中無人,咱們讓派出所出警有必要,關鍵時刻,必須對他們采取專政手段!”隻不過,他們帶著派出所還是來晚了。他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