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打錯人了

,副市長兼市公安局長林耀華;副市長韓德林;市政協徐副主席、市人大常委會戴副主任、以及檢察院、法院的代表也都出席了表彰大會。足見對這次表彰工作的重視。副市長、市公安局長林耀華先是宣讀了部裡和廳裡發來的賀電!市委副書記李子濤代表市委做了發言,然後是不同的領導講話。對於這些,蘇武坐在台下,豎起耳朵表現的非常認真!冇辦法,這些記者和宣傳科的同誌舉著照相機,閃光燈一個勁的閃,哢嚓哢嚓的,不是拍領導,就是回頭...-

王安光看了一眼這小交警,“小夥子,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你給你們市局交警支隊的華子成隊長打個電話吧。”

“對不起,我冇他的電話,請你們下車,接受檢查!”

王安光看了一眼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民警,不禁內心有點啞然失笑。

他是正處級的國有企業公司董事長,而背後的這位公子哥則是某位正部級大員,還即將有可能更進一步的公子。

所以,他今天更加有點有恃無恐,隻見他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小交警道:

“小夥子,我提醒你一下,如果我們下了車,我下的是車,可你下的是崗。

你現在攔的不是我的車,而是你自己的前程,喝醉的人可能是我,但該醒的人卻是你,你要知道,你上麵可能冇有人,但我後麵有人。我現在被你攔停在路上,但恐怕你會停在了事業的路上,看你的警銜你還是個實習警員,還冇轉正吧。”

王安光一通說辭,把小交警說的一愣一愣的。

此時,身後的那位年輕人用著幾乎蔑視的眼神看了一眼小交警,隨後將電話交到了前麵的王安光手裡,口中嘟囔著;

“小子,托你的福,這可是你們局長第一次跟我通話.......”

小民警臉上憋得通紅,連說幾個是後,就像是犯了錯的小學生一樣,不一會,彎著腰把手機還給了王安光,不停地道歉。

王安光升上了車窗,身後帶著金絲眼鏡的公子哥道:

“王哥,這過不去咯,我們回去,新嫂子我還冇見過呢。”

駕駛位上的王安光咧開嘴笑了:“駱總,這自家老婆乾淨又衛生,安全又放心,早就等著駱總了呢。”

沉迷於少婦的駱斌閉上眼睛,開始暢想一會的場景。

.......

北巷村的抓捕任務很迅速,雙方引發了短暫激烈的槍戰。

在現場,警方抓捕了六名販毒集團成員,擊斃了三人,綽號叫“宇將軍”的鄭廣達也死了,不過,他不是被警方擊斃的。

而是死於近距離槍擊,同時,最重要的案犯——溫和竟然竟然逃之夭夭了。

省廳禁毒總隊的臥底也身中三槍,他在彌留之際,費儘全力說出了溫和留有大鬍子、以及乘坐的一輛黑色奔馳車來,逃生方向可能是奔著赤嶺市方向後,就犧牲了.......

指揮部裡,錢副廳長和林耀華在得知這個訊息後,立刻命令加大封鎖圈,沿著大東區至赤嶺市範圍內展開全麵封鎖排查。

上千名警力集中起來,蘇武到這時候終於想明白了前世中對這起案子冇什麼印象了。

道理無他,這件案子辦起來不漂亮,非但不漂亮,還犧牲了一個臥底,冇抓到想抓的人。

蘇武不想在指揮部裡待著了,他必須馬上開車去一線,想辦法找到溫和,隻有這樣,才能力挽狂瀾!

此時的特警支隊,除了原有抽調過來的二百人,全麵取消了休假,一級勤務全員到崗。

又增添了三百餘警力增援過來,圍追堵截溫和可能得逃生通道。

特警支隊基地主任曹曉華帶著機動二大隊擔負起了從大東區回寧陽的攔截任務。

由於涉及到逐個車輛檢查,因此,車流被堵的很長。

黑色奔馳車上後座上,公子哥駱斌已經等的有點不耐煩了。

“這他媽的寧陽怎麼回事,磨磨蹭蹭的到處檢查什麼?”

王安光堆笑著說;“駱總,剛纔打電話,馮齊就冇說什麼?”

“他,他說案子是由市公安局局長林耀華親自抓的,對他也保密,整的大張旗鼓的,這多耽誤事!王哥,你開車繞過去,嫂子在家等我都等著急了吧。”

王安光馬上接茬:“駱總,還是不差這麼一會吧,你看這這麼多警察。”

駱斌不樂意聽了,他果斷的下車來到了駕駛位,把王安光趕到後麵去,隨後一踩油門,從側邊直接殺了過去。

車迅速啟動,繞過前麵的幾輛車後,迅速停在了民警向誌成等人的麵前,探出頭來的駱斌毫不客氣的命令道:“你們把阻攔索挪開!”

看著滿臉酒氣的駱斌,向誌成心裡極為不爽,他不明白為什麼此人要公然挑戰執法。

“同誌,現在有重大案情,所有的車輛都必須要經過檢查。”

也許在酒精的作用下和嫂子的誘惑下,駱斌的態度極為強硬;

“丫的,給你好商量不行是吧,你個小警察趕緊給我閃開,我有正事要辦,彆坤巴擋我道,撞死你!”

此刻,向誌成左邊的檢查人員放行了一輛剛剛檢查完畢的汽車,拉開阻車釘。

駱斌也不理會向誌成,直接一腳油門,瞬間加塞過去。

向誌成見他要跑,連忙過去想要攔截,但隨著咣的一聲重擊聲,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向誌成被駱斌撞倒了,而且毫不遲疑,汽車直接又從身上軋了過去,當場昏迷過去。

見有人衝卡,直接負責的特警支隊第二機動大隊執勤民警立刻開槍。

“砰砰砰!”

槍聲響起後,剛剛還處於目中無人狀態的駱斌酒一下子就醒了,立刻鬆下油門,汽車拱在路邊。

特警支隊的戰士們一窩蜂的把他抓住。

他口中驚魂未定的大喊,我是駱斌!

而車後座的王安光更是從開槍的一刹那就嚇得拱在後車座上,他的瞳孔由於驚嚇放大了數倍,看著指過來黑洞洞的槍口,就差褲襠一熱了。

負責現場指揮的特警支隊戰訓主任曹曉華盯著駱斌,臉上青筋暴起。

此時,第二機動大隊的另一名民警則發現,駱斌的肩胛骨被打中了,殷紅的鮮血順著他的肩膀流了出來。

意識到自己疼痛的駱斌低頭看了一眼傷口,看著曹曉華道;

“你們攤上事了。”

指揮部裡,不是向誌成被碾壓的訊息讓他們震驚,而是執勤的特警開槍打傷了駱斌讓他們震驚。

公安廳錢副廳長、市公安局局長林耀華、省廳禁毒總隊張樹人總隊長和寧陽市禁毒支隊的負責人都感到身體一軟,天旋地轉。

駱斌是何許人也

這下子惹出大麻煩了!

-武高喊道:“爺們,好樣的,真他孃的好樣的!”蘇武鼻頭竟然微酸!一句好樣的,爺們!這是人民群眾對他最高的讚揚,也是最樸實實在的話語。他收攏雙腳,鄭重的向圍觀的群眾敬禮!而此時,他的右手手臂在製服吳家輝時,由於製服吳家輝,所以與地麵產生了親密接觸,此時已經被磨破了,而此刻,他那磨破的胳膊則正是他最好的榮譽勳章!在這一瞬間,他的職業自豪感達到了頂峰!一名老人家跌跌撞撞的向他撲來,撲通一聲給他跪下了:“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