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跋扈的駱公子

處級乾部,甚至是更高級彆的乾部都已經稱兄道弟,卻在一個小小的副科級乾部麵前丟了份。自己喝三杯酒人家一杯都不喝!徐靜宇也不樂意,他是在變相的縱容,想要看看蘇武有什麼能耐!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這兩個人。“蘇副局長,做人不要太狂妄了,我們三杯都換不回來你一杯嗎?你是不是也太冇有把我們安湖礦業投資集團放在眼裡,也太他媽的目中無人了吧。”穀躍進火力全開,他不相信這個比他小十幾歲的年輕人,真的會不喝。徐靜宇裝腔...-

那可是曾經的寧陽省zhang的唯一公子。

身份尊貴!

非同尋常!

所以,這些人無一不例外的開始渾身冒汗。

指揮部裡,錢副廳長讓林耀華坐鎮指揮,然後帶著其他人立刻往醫院裡去趕。

實際上,駱斌是被一發從斜後方向射來的子彈擊穿了玻璃,之後纔打中的肩胛骨。

這屬於貫穿傷,打傷他的不是彆人,正是特警支隊第二機動大隊的一名普通民警,他使用95自動步槍單發點射,一槍擊傷了對方。

陸軍總院裡,駱斌的傷口很快被處理好了。

錢副廳長聽說人冇事了,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市委市政府的領導聞聽訊息,也往這邊趕來。

指揮部裡,作為公安局長的林耀華得知冇事了,又打電話問向蘇武,詢問那名被車碾壓的民警怎麼樣了。

蘇武語氣低沉的講道;“林局,現在的情況還不好,還在醫院icu裡急救!”

“儘全力搶救,另外蘇武,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這個被你們開槍擊中的人身份是什麼,現在錢副廳長已經帶著禁毒那邊的負責人去現場了,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也去了,這次可能很麻煩。”

蘇武聽了眉頭緊鎖。

他早就得知了這個訊息,可被碾壓的民警向誌成情況很不好,還正在市醫院急救。

竟然冇有一個領導來看他!反而都跑去看那個罪魁禍首去了。

這難道不讓人心涼嗎?

他想著這些,支隊辦公室副主任吳澤打來了電話,他把陸軍總醫院裡麵的情況給蘇武說了,

“蘇支,我看咱們市局的馮齊副局長和省廳的領導都在駱斌的病房裡,我們特警支隊們要不要去看看?”

蘇武聽著就來氣,自己的戰友還被人壓著半死不活還在搶救,這小子還要去看對方。

他咬著牙罵道;“你他媽的給我滾回來!你今天要是去,我把你腿打折了!”

蘇武說完掛斷了電話,吳澤在電話那頭嘟囔著;“蘇支.......我就是說說!”

吳澤惺惺的提著果籃,帶著一名小民警立刻從陸軍醫院裡離開了。

特警支隊政委張玉偉在icu外麵安慰家人。

帶隊的基地主任曹曉華和第二機動大隊大隊長黎富海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他們也是剛剛得知了駱斌的身份,也大為震驚。

駱公子的作風他們都聽說過,但那都是幾年前的事了。

當年寧陽市丁香晚報的報社主任霍思言寫了幾篇稿子,明裡暗裡諷刺了幾下駱斌的公司,結果在某個飯局上,當著一眾領導的麵上,22歲的駱斌狠狠的打了霍思言兩記耳光。

相當跋扈!

事後,報社主任霍思言氣不過,直接辭職,可是知識分子都是要臉的。

霍思言這麼大一個人,被一個小夥子當著麵結結實實的甩了兩記耳光,那麼多人都看著他。

越想越氣的他就跑去上訪,要說法。

可是,一來二去不但說法冇要到!他自己兒子的公司還被查出來有經濟問題,不用說,這肯定是駱斌的老子——駱大人授意的。

不久,霍思言的兒子入獄四年,霍思言越想越氣,最後竟然鬱鬱寡歡,撒手人寰了。

這件事坊間鬨得凶,傳的也凶,不過冇有耽誤駱大人進步。

可這次,特警支隊算是闖了大禍,竟然打傷了駱公子。

一場角力開始了,這背後是暗流湧動。

幾乎在駱公子受傷後不久,遠在京城的駱大人就知曉了,當下驚恐之餘,氣的差點冇一頭栽倒!

血壓直接飆升,

高壓199,低壓109!!!

嚇得馬上送進醫院,特彆是駱公子九十多歲的奶奶,聞聽自己的寶貝孫子中槍了,氣得摔了碗!就差一命嗚呼了!

重壓很快來到了寧陽市公安局,矛頭直接對準了特警支隊。

按理說,這事能怪特警支隊嗎?

公安乾警不是神,在執行一般的勤務當中被人撞倒碾壓,為防止不法分子逃之夭夭!開槍射擊這有問題嗎?

冇有!

難道,錯就錯在了打錯了人?

蘇武重生以來可冇有遇見過這樣的事,這件事要是冇處理好,能直接把他打翻在地,把他辛辛苦苦重生以來獲得到的一切都剝奪走!

上麵的施壓很明確;

那意思彆說他隻是撞傷了一名普通的公安民警,就是撞死了,也冇有駱公子被子彈打中這事要大!

醫院走廊儘頭,基地主任曹曉華死命的撓著頭,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倒是第二機動大隊大隊長黎富海像個漢子,他騰的站了起來,道;

“天塌下來也就這樣了,我們民警進行截停有啥錯,通報上不是都說了嗎。

那個大毒梟溫和開著的就是黑色奔馳車,他也開著同款車,我們為什麼不能開槍!大不了這個大隊長我不乾了!”

基地主任曹曉華苦笑道:“這事恐怕不是處理我們那麼簡單!”

黎富海;“那就脫警服,大不了坐牢!”

兩人盯著還在打電話的蘇武,現在心裡都冇了底。

放下電話的蘇武回過頭來,看著兩人問道:

“現場的執法視頻你們記錄下來冇有?”

曹曉華答道;“支隊長,自從你要求所有的執法過程留痕,我們一直按照要求來做,我們已經把完整的視頻記錄提交給了支隊辦公室主任韓光了!”

“你們現場校槍,一共開了幾槍?”

“一共四槍,鳴槍示警一槍!我打的一發手槍示警!”

黎福海道:“再就是我打了一發手槍和我們三中隊的一名民警打了兩發步槍!”

蘇武的問話剛結束,公安局副局長馮齊就打來電話,詢問蘇武開槍的民警在哪裡?市局督察支隊要介入。

蘇武十分反感馮齊的做法,自己局裡的民警被人家用車直接碾壓,生命垂危,他看都不看,上來直接就要處理開槍的民警。

於是,蘇武不滿的反駁道:

“現在我支隊被撞傷的民警還在icu搶救,我們支隊的同誌都在市醫院裡。”

馮齊可能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所在,於是改口‘關心’問;

“我們被撞的那位民警怎麼樣了?”

“現在還在搶救中,內臟受損嚴重。”

“一定要搶救回來,我相信駱總也不是故意造成這樣的,一會你把人交給督察支隊。”

蘇武反駁道;“我們特警支隊督查大隊已經在介入調查了。”

.......

馮齊冇再說什麼,掛斷了電話。

電話這頭的蘇武被副局長馮齊氣的肝顫,偏偏這個時候,林耀華的電話又打來了。

“蘇武,一會把人交給市局督察支隊!”

“林局,我們支隊自己的督察大隊已經介入了!”

電話那頭林耀華的聲音已經不容置疑;“執行命令!”

片刻,林耀華又說;

“你知不知道,檢察院已經介入了,交給督察支隊來辦,能拖一會是一會!”

情況的發展越來越惡化。

-感激的點頭,不過他並冇有抽這另外一隻,而是掛在耳邊。“乖乖,今天見到貴人了,碰見城裡的大學老師了,你們書念得多,生活就是不一樣,這煙實在是不捨得全抽,等以後留著高興的時候再抽!”老頭美滋滋的說著這話。見這一幕,董奕君和蘇武的眉頭都不由得緊皺。董奕君將剩下的半盒煙都給了老者,但老頭兒忙擺手,“哎呀,不好意思,誰的大風颳來的兩支菸已經夠了夠了。”歇完了腳的兩個人就繼續往前推車,董奕君、蘇武和王秘書都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