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夏一猛地從水麵中坐起,眼皮用力睜開——入目是一個花灑斜斜掛在麵前牆上,她正躺在浴缸裡。腦子裡似乎被塞了很多東西,又昏沉又燙。意識像是被蒙上一層層紗,但感官卻逐漸變得清晰。發生了什麼?她捂著頭心裡疑惑。身體本能地爬出浴缸,撐著身體站到洗漱台前。麵前的鏡子碎裂出幾道裂痕,鏡子裡的人黑髮齊肩,細碎髮尾打濕貼在脖子上,劉海修剪得非常乖順。略壓眼的眉毛下瞳孔黑亮,熟悉的黑眼圈,臉色有些蒼白。來不及細想,嗆...-

見二人離開教室,何靖鬆一口氣,繼續講課。

走廊上,路之遙還是垂著頭。他發黃的頭髮略微有些長,遮著眼睛胡亂翹起。

“夏一,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後麵的人一直......”他聲音急促,想要向她解釋,語調也在上揚。

“冇事,我隻是坐煩了。”夏一打斷,她並不太在意路之遙做了什麼,最差的情況她也不是冇有預估過。

齊睿一腔熱血撞槍口隻會更糟糕,隱約有什麼也在催促她這麼做。

好歹她也是感知係異能,雖然是排除法得出的結論。

想到這她禁不住苦笑一下,那還是遵循一下吧。

都是她自己的選擇,總不好讓路之遙太自責。

“我看你在裡麵待得都要把自己憋死了。”

“謝謝。對、對了,上次你讓我準備的東西我弄好了,下課後有時間的話你來試一下。”

路之遙說著微微朝夏一方向抬起頭,眼睛隔著劉海透出激動的光,這是他今天第一次和夏一對視上。

她頓了頓,勾起一點嘴角盯著路之遙點了點頭。

是巧合嗎

剛好就是他兩出來,剛好就是找他準備了什麼。

她不僅疑惑還很意外,對自己曾讓這位路同學準備過什麼毫無印象。

如果是失去記憶那幾天的事就說得通了?

先看看再說吧。

整堂課她就和路之遙在走廊乖乖站著,路之遙期間還用全息耳蝸去錄教室裡的筆記。

夏一靠在走廊牆上,看似在全息耳蝸上隨意翻看。

她搜尋【路之遙】,冇有找到任何通訊記錄。唯一一點線索,是一筆由她給路之遙的轉賬記錄——金額20萬帝國點,備註是“筆記費”。

什麼筆記20萬?

有些煩躁。

自從那天在浴缸醒過來,就冇辦法想起近幾天發生的事。像是一本舊時的日曆憑空被撕掉了幾頁,毫無頭緒。

現在又不清楚和路之遙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這種無法掌握自己情況的感覺,讓她很彆扭。

夏一內心正努力按住那個焦躁不已的自己。

一節課講完,何靖口乾舌燥。

剛踏出教室就看到靠著牆壁兩副乖巧模樣的兩人,她繃著臉開口:“以後資訊鑒識課就請二位在走廊上課,下次測試成績讓我滿意再回教室。”

“何老師,請問一下,這滿意......它是什麼標準呢?”夏一疑惑問道,話冇說完就見何靖扭頭快步走遠。

何靖:少和刺頭掰扯!頭大!

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從背景板晉升刺頭的夏一心裡:好吧,好好學習。

夏一回教室和何睿打了個招呼說她晚點回去,就和路之遙找一處空閒教室坐下。

“關掉吧。”路之遙四處望瞭望,確保教室附近冇什麼人走動,就摘下自己的銀色款式耳蝸對夏一說。

哦,好小心。

她配合著摘下自己那隻金屬黑色的耳蝸關掉。

路之遙在隨身揹包裡掏了掏,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夏一。

他壓低聲音:“這是按你要求在暗網買的,改裝花了點時間,你、你先試試。”

夏一打開盒子,裡麵是和自己同款的黑色全息耳蝸。內心疑惑著開啟戴上。

【生物驗證已通過。用戶:王大雷】

她被這威武霸氣的名字震懾得說不出話。

夏一故作鎮定地繼續操作耳蝸,裡麵有完整的“王大雷”個人資訊,賬戶餘額還有5萬帝國點。

她一時有些混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讓路之遙準備備用耳蝸。

“全息耳蝸”誕生於帝國曆968年,是由帝國知名的“尼克斯生物科技集團”研發並推出的跨時代產品。

夏家祖輩曾坐擁帝國多處重要礦產資源,家族產業做得風生水起。而在礦產資源逐漸枯竭的近幾十年,“尼克斯”成了夏家轉移發展的重要產業。

夏一的祖母——夏澄是“尼克斯”的核心實驗室負責人兼最大股東。祖母憑藉自身能力讓“尼克斯”成為帝國近幾十年的最成功的商業集團,使夏家僅憑“尼克斯”就在帝國重新站穩腳跟。

自己為什麼讓路之遙去暗網買備用耳蝸,還讓他篡改了生物識彆?

尼克斯的生物係統是他家後花園嗎?

這個路之遙能耐不小。

不知緣由的夏一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隻好抬眼一臉意味深長向旁邊人看去。

“黑進尼克斯的生物驗證係統比我預想中要麻煩,不然也不會耽誤這麼久,”路之遙說著抬頭看她一眼,又低下頭,“你放心,我冇留下任何痕跡,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做得很好。”夏一隻能壓下疑惑回道。

路之遙聞言搖搖頭,又像下定什麼決心似得,把眼睛睜得像隻小鹿一樣盯著她。

“你給的報酬還剩十萬點,我退給你。但你去‘汙點’能帶上我嗎?”

夏一:‘汙點’又是什麼?

麻了,先糊弄吧,其他再說。

“可以是可以......”

她刻意拖長語調。

“你放心,我也給自己準備了備用耳蝸,不會暴露的。”

路之遙急於讓夏一答應,連忙也拿出自己的備用耳蝸給夏一看。

既然說是退還,說明一開始路之遙是為了報酬接受委托。需要掩蓋行蹤、替換身份才能去的地方......肯定不是什麼安全或者說常規的地點。

這個地方有什麼特彆?連路之遙看起來這麼怕事的傢夥都能放棄報酬想要去。

夏一還想繼續套話。

“能告訴我為什麼突然改主意嗎?”夏一趴在桌上手撐著下巴歪頭看向他,表情玩味,“我以為你更需要那筆報酬。”

“你知道的,暗網上有各種訊息販子。我在買耳蝸的時候,賣家送了我一個訊息......”路之遙拿不準夏一會不會同意,聲音輕飄飄的。看看地板,再看回她,見夏一黑亮的眼睛緊盯著他,似在示意他說下去。

“這個月25號‘汙點’有一場線下交易,平時暗網都冇機會接觸的委托和訊息販子都會出現。我想你也是為了這個吧?我有一個認識的人失蹤很久,我想去‘汙點’碰碰運氣。”他說完泄了氣般又看向地麵。

自己是計劃在這個月25號去“汙點”?為了什麼?

路之遙又在找誰?

不去報警而要自己在暗網找訊息?

夏一對自己這位同學瞭解並不多,聽起來這不是什麼能繼續問下去的事。

好在今天才13號,她還有時間回去找找線索。

夏一見這人可能也問不出什麼了,起身朝著路之遙問道:“好友加上冇?”

見他看過來,抬手點了點自己左耳。

路之遙機械般點點頭。

“那等我訊息,路同學。”收好備用耳蝸,夏一先一步離開教室。

真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套話啊!

夏一覺得疲憊無比,她戴上耳蝸朝公寓方向走去,快到樓下就看到一輛熟悉的全黑轎車停在路邊。

見她走進,後座車窗緩緩降下,露出坐在裡麵的年輕女人。

她眉眼輪廓很深,一臉溫和,身穿淺駝色洋裝打扮得無比精緻。

女人正對著夏一招手示意她上車。

“姑姑。”

夏一端坐在她身旁,表情冇有起伏,是她麵上最為常見的的麵無表情。

“夏一,最近在學院怎麼樣?”姑姑年輕的臉龐微笑著,和夏一閒聊起來。

帝國因為生物科技發達,人類平均年齡已延長至120歲。在此基礎上,帝國把20-65歲劃分爲青壯年;65-85歲為中年;之後纔是老年。

“姑姑”夏尹月其實是祖母哥哥的女兒。在祖母的獨子——也就是夏一的父親過世以後,祖母就和侄女夏尹月走得很近,從小就讓夏一直接叫姑姑。

而夏尹月還有一個弟弟——夏尹晗,繼承了其父在尼克斯的股份後,也在“尼克斯”占一個閒散股東的席位。

夏尹晗平日喜好帶著全家四處遊玩,不常在天啟市。

“不要勉強自己,一定要注意身體知道嗎?如果影響到異能......”

夏尹月閒聊著突然停了下來,似乎有什麼顧慮。

她穩了穩神色說:“上個月檢查結果顯示你身體冇有異常,你祖母說謹慎起見藥還是照常吃。”

說罷拿出一個白色盒子,她輕輕推開滑蓋,露出裡麵整齊鋪放銀色錫箔封裝藥品

夏尹月見夏一看過了,把藥收好,又抬手虛虛摸了摸夏一頭髮。

卻並冇有真的碰到。

“二年級開始預備訓練了吧?訓練受不了就請假,夏家的孩子,想去個異能署也不需要費什麼力氣。知道嗎?”

夏尹月緩緩說道。

夏一卻因為提到訓練微微出神。

三天前,她第一次上機動戰術課就在學院威名遠揚。

這門課是二年級的新增課程。

第一天上課,特派老師隻是先讓異能生們做一些基礎體能訓練,在5000米體能測試中,對拿下1000米信心滿滿的夏一,在還冇到達預期時失去意識倒地。

再醒來時,夏一就躺在了醫務室的恢複艙裡。

自從浴室醒來後,心慌、頭髮脹這些“小情況”就時有發生,情緒起伏也比以往難控製,連體能都在下降。

還好,在學院裡她還能藉助恢複艙緩解她體能和精神的不適,不用每次都找齊睿幫忙。再怎麼說異能都是一種能量消耗,能省則省。

躺在恢複艙裡的夏一,向齊睿回覆通訊報平安後就登上學院論壇,開始刷起學姐學長對課業的吐槽。

她被一則標題吸引——

【震驚!弱雞碰瓷跑道,重新整理建校50年最差體能記錄!】

夏一覺得可能大概也許不是她自作多情聯想到自己,忍不住點進去看。

【LZ|ID:下輩子種地|:剛在餐廳吃飯,聽到隔壁桌學弟學妹說下午機戰課有人上課不到五分鐘就抬走了2333333。何方大神,在家玩泥巴它不香嗎,何必來機動搜查係渡劫?】

【1L|ID:軍指係第一癲婆|:啊?啊???細說!】

【2L|ID:祝你全家都讀機搜|:人在現場,剛下訓練場。都坐下,我來說。真的勇!跑了整整630米(根據現場鷹眼異能基友目測,可考據)夏家出來的就是和普通異能打工仔體質不一樣啊喂!】

【3L|ID:睿智大寶貝|:每個人身體情況不一樣,不知道具體細節請各位不要胡亂傳謠甚至人身攻擊好嗎。】

【4L|ID:來信打|:稀有A級感知這體能真是......】

【5L|ID:苟三年得永生|:2L你這和直接報帝國居民編號有什麼區彆,走好不送。】

......

-一下,那還是遵循一下吧。都是她自己的選擇,總不好讓路之遙太自責。“我看你在裡麵待得都要把自己憋死了。”“謝謝。對、對了,上次你讓我準備的東西我弄好了,下課後有時間的話你來試一下。”路之遙說著微微朝夏一方向抬起頭,眼睛隔著劉海透出激動的光,這是他今天第一次和夏一對視上。她頓了頓,勾起一點嘴角盯著路之遙點了點頭。是巧合嗎剛好就是他兩出來,剛好就是找他準備了什麼。她不僅疑惑還很意外,對自己曾讓這位路同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