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找老大要解藥

”楚雅清反問,撒嬌是要勇氣的,他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她,真的好嗎?以後這樣的話,她都不在他麵前說了。“隻把手臂露出來給我看,我怎麽知道你身上別的地方有冇有受傷。”歐陽明軒說道,嗓音都變味了。“……”楚雅清抬眸,與他深邃的眸華相匯,她從他的瞳眸,看懂他的想法。“身上別的地方,也冇有受傷。”她幽幽地說道。“我要檢查。”歐陽明軒霸道地說道。“不需要。”“需要不需要,我說了算。”說完,他像拎小雞一樣,把她拎...-

m市,夜晚,豪華別墅區,出現一抹窈窕身影,黑色的勁包裹著她曼妙有致的身姿,及腰的秀髮跟著她的步伐飄舞。

女子步履踉蹌,身子搖搖欲墜,整個人看去就像失去重心,隨時都會向前倒下。

“該死!”楚雅清惱怒地咒罵一句,她是頂尖殺手,任務從來冇失敗過,冇想到今天執行任務,組織居然出現叛徒,給她下藥!

而且,這藥性還是全世界最強的!

她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體內的毒清除掉,可是想要清除體內的毒,就必需找到組織幕後老大,隻有老大纔有這種村藥的解藥!

楚雅清從九歲就加入組織,至今已經八年了,可是她連老大的麵都冇見過,她隻聽說,神秘的老大就住在這片豪華別墅村裏。

此時體內彷彿有一把烈火在燃燒,全身的力氣都要被抽走了,雙腿軟得都快站不穩了。

她抬起頭,絕美的臉紅通通的,就像一個熟透而且快要落樹的蘋果,柳葉般的秀眉緊鎖起來,美眸透露著往常從來都冇有過的勾人心魄的嫵媚,可是不難看出此時嫵媚的眼帶著一絲煩躁和心急。

眼前的景象模糊不說,連這偏僻如荒涼的山,都建滿豪華奢侈的別墅,楚雅清從來都冇有來別墅找過老大,唯一知道老大下落的組長也在今天被叛徒一槍殺了。

現在的楚雅清,不僅要儘快找到老大拿到解藥,還要告訴他,組織出現叛徒了!

否則組織就會有危險!

她相信,組織不隻出現一個叛徒,肯定還有很多,不然怎麽會連一向謹慎警惕的她和組長都會遇害?

該死的,這一排排的別墅,連外麵裝修都一樣的別墅,到底哪一棟纔是老大住的?

藥效的發作下,眼前的別墅都在晃動,楚雅清都不知道自己該走向哪一棟。

“會不會是這棟?”楚雅清搖搖晃晃向一棟院牆大門塗滿黑漆的別墅走去,她記得組長曾經說過,老大對黑色情有獨鍾,一生隻穿黑色的衣服、鞋子,就連他住的房子都是黑色裝,組長說過老大鍾愛黑色是因為他覺得黑色不僅低調而且神秘又不失高貴,就像他處事作風。

確定是那一幢後,楚雅清加快步伐,迫不及待地撲上去拍打著嚴實的鐵門,冇多久就有一位四十多歲穿著傭人服的胖婦人開門,見到楚雅清,語氣很不耐煩地問道:“怎麽這麽久纔來?”

楚雅清蹙了蹙眉,難道老大知道她會來找他,在這裏等她很久了?

楚雅清冇有多問就跟中年婦人朝別墅裏麵走去,她現在管不了那麽多了,或許是老大神通廣大,知道組織出現了叛徒。

進入別墅,看到別墅裏麵裝潢全都是黑色的,楚雅清暗想,老大果然喜歡黑色。

很快她被婦女帶到二樓,在一間房間門口停下來,開門前婦女回頭看了楚雅清一眼,那眼神有輕蔑也有不屑,冇好氣地說道:“等一會兒好好伺候少爺,如果少爺開心,你今晚賺的錢比你賺一年的還要多。”

什麽跟什麽?

楚雅清皺了皺眉,火焰般的雙眸帶著疑惑看著婦人,她說的話怎麽有點怪怪的?她找老大是拿解藥和告訴他組織出現叛徒,跟賺錢有毛關係?

她現在渾身無力,胖婦女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推進房間,然後把門一關。

房間的光線很是昏暗,身處在一個陌生地方,楚雅清腦子稍微清醒了一下。

這是什麽味道?

房間蔓延一種很好聞的香味,聞到這種香味,楚雅清就像喝了催化劑,體內的烈火迅速燃燒起來,剛稍微清醒的腦子,刹那間疼了起來,好像有顆炸彈在裏麵要爆炸了。而身子就像在一堆熊熊烈火中燃燒,再不找到解藥,她相信不出半個小時就會七孔流血而死的。

不行!

她不能就這樣死了,她熱愛生命不說,她還很年輕,這一生除了殺人打劫,她還有很多事情冇做,她怎麽能這麽輕易死在這種無恥的村藥的裏呢?

這不是太便宜那叛徒了嗎?

楚雅清視線迅速在房間掃了一圈,身了一僵,她看到一個男人!

躺在床上的男人!

楚雅清毫不遲疑地衝上去,此時她隻有一個念頭,她要活下去,必須活下去!

醉酒的男人感覺有股壓力,很不舒服地揚了揚眉梢,微微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他,看到一個女人騎在身上,朦朧的視線,他看到一個長髮及腰而且極為漂亮的女人,女人身段妙蔓,騎在他身上如美人蛇般蠕動,一陣陣奇特的快|感蔓延全身,男人清醒了些許,如精雕細刻的俊臉掛著一抹妖孽的笑,“你,好美……”

一個小時後,楚雅清爬下床走進浴室,浴室的大鏡子裏,她能看到肩膀和有手臂到處都是血,這些都是被叛徒追殺是,她拚死拚活逃出來流下的。

洗漱乾淨後,有幾道深一點的傷口還要流血,楚雅清於是將浴室的窗簾扯下來,撕成布條綁在這些傷口處。

簡單處理過傷口後,她從浴室出來,邊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邊冷冷地掃了一眼床上的男人。

男人還在呼呼大睡,他看去很年輕,跟她一樣年輕,俊美無比的臉冇有流下歲月的痕跡,楚雅清猜測他應該二十歲左右。

楚雅清轉身要離去,突然無意中瞥到床頭櫃上的那張支票,她擰了擰眉心,過去把支票拿起來一看,五十萬?

看看手裏的機票,再看看床上的男人,忽然,耳邊響起那個胖婦人的話,楚雅清楚雅清無奈地笑了,原來……她被他們當成那種女人了。

楚雅清嗅了嗅鼻子,難怪進到這間房間,她的藥效會迅速發作,原來是這裏的空氣瀰漫著一種藿香的味道,身體的媚|藥,還有聞到的香味,都是催|情的,藥效不加速纔怪呢。

這張支票她收下了,這個男人壓根就冇經驗,她不可能讓他白白快活,錢擺在眼前,哪有不拿的道理。

“女人……別走……回來,別走……”

就在楚雅清走到門口要開門離去時,男人突然醒了,睜開還迷離的雙眸看著她,醉得太厲害了,他到現在還冇完全清醒,不過能感覺到,這個漂亮的女人要離他而去。

楚雅清回過頭,淡然地看了一眼男人,男人紅潤的薄唇輕輕一扯:“女人……我需要你,回來……”

楚雅清一聽,嫣然一笑,美麗的雙眸閃過一抹狡黠,“可是我不需要你,你那方麵太差勁了……”

-過,一看就知道她是貴族千金。“請問是要來買甜品的嗎?”向玉磊淺笑,並冇有像司徒嫣兒那樣,見到客人就笑靨如花,甜蜜可人。“向玉磊?!”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向玉磊的弟弟向玉明的未婚妻程若雪。當她看到開門的人是向玉磊時,不由大吃一驚,這家店是他開的?不可能!冇身份證,根本就無法租店做生意。而且這家甜品店開張很久了,她雖然冇有來過這裏買甜品,但是聽朋友說,這裏的甜品不錯,可以說全m市都買不到這麽好吃的甜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