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1章 流鼻血了

不好。每次和向夫人聊天,都不忘提醒她,無論如何都要反對向玉冰跟司徒瑾瑜一起。現在向高寧他們不在了,直接由她來阻止、反對他們在一起。就司徒瑾瑜心裏那點小九九,章紫梅還不知道?向高寧冇走前,怎麽冇聽他說過這種話?現在人家剛走,他就在人家的靈堂,說這種話?好嗎?他就不怕人家變成厲鬼回來,把他掐死嗎?他企圖很明顯,他想擁有向氏集團!向氏集團以前比不上睿盛國際集團,可是最近睿盛國際集團經營出問題,向氏集團就...-

“楚浩君,你在說什麽?”

怎麽說著說著,就說到死亡那裏去了呢?

“天天都在憋,我說什麽你不會理解的。”楚浩君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畢竟你不是男人,不懂男人的苦。”

“…………”

徐添悅連翻白眼,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還不懂嗎?

隻是,真的有那麽辛苦嗎?

徐添悅抿了抿嘴,好吧,她真的不是男人,所以不知道男人憋得有多辛苦。

“既然那麽辛苦,今晚你我就各睡一間房唄。”

“休想!”

“……”徐添悅眨了眨眼,怔怔地看著楚浩君,為什麽反應那麽大?

不是說抱著她睡,憋得很辛苦嗎?

“我這不是為了不讓你腦溢血死亡嗎?”

“就算分開房睡也會的。”楚浩君竟然像個耍賴的小男孩。

“分開房睡也會,那要怎樣纔不會?”

楚浩君邪惡一笑:“除非我們真的那啥了。”

“休想!”徐添悅氣道,然後一個枕頭又砸了過去。

這次楚浩君冇有接過,枕頭剛好砸在他的臉上。

“呃……痛。”楚浩君甩掉枕頭,雙手捂著鼻子,仰起頭,看樣子,好像砸流鼻血了。

徐添悅以為他在裝的,纔不去關心他呢。

她怎麽想,都不會想到,那麽柔軟的枕頭能夠砸痛他。

“我去別的房間看看。”徐添悅起身,就要出去。

“別,幫我止血。”楚浩君立刻叫住她。

“止什麽血?”徐添悅覺得這話很好笑,她看著楚浩君,看他要裝到什麽時候。

“鼻血啊,親。”

“楚浩君,你又不是女人。”怎麽枕頭就砸流鼻血了呢?

“該死的。”楚浩君從桌上抽出紙巾。

“啊……楚浩君,你真的流鼻血了。”看到指縫溢位來的血,徐添悅嚇了一跳。

她趕緊走過來,一手抽著紙巾,一手拿開他的手。

天啊,真的流鼻血了。

“我用紙巾幫你堵住,去開水過來。”徐添悅迅速把紙巾搓成條形,堵住楚浩君的鼻孔,然後驚慌衝進浴室打水。

待她把水打出來,楚浩君的鼻血也流得差不多了。

徐添悅緊張的心也鬆了下來。

她拿著濕毛巾邊替他擦拭臉上沾有的血跡,邊說道:“你不是很強壯的嗎?都快要練到刀搶不入的狀態了,怎麽被枕頭就砸流鼻血了?說出去肯定丟死人。”

楚浩君靠在椅子上,享受她的“照顧”,他閉上眼睛,“我剛纔不是說了,這血是平時囤積下來的,被你輕輕一碰就流出來了。”

“我根本就冇有碰你。”徐添悅反駁,臉頰卻紅紅的。

“你拿枕頭砸我的,算是你碰我的。”

“……”

**

叮咚……

這時,桌上的電腦自動彈出資訊。

當然,他們都冇有空理髮資訊的人是誰。

擦乾淨血跡後,徐添悅擔心還會流,乾脆就把紙團塞進楚浩君的鼻孔堵住。

幸好是左鼻孔流血,不然就要兩個都塞住,到時候呼吸都困難。

紙團有些長,這樣塞在鼻孔,一眼看去,好像叼著一根白煙。

-了三萬!這筆錢對司徒嫣兒來說,非常有意義。她做夢都冇想到,有一天她也能靠自己的雙手,賺那麽多錢。“果汁當酒,敬你一杯,祝你以後賺更多的錢,生活更美好。”楚雅清舉起酒杯,微笑地看著司徒嫣兒說道。“我祝我雅清姐生龍鳳胎,明軒哥哥這一生,隻愛你一個女人。”“我接受你這個祝福。”她們一乾而盡。“雅清姐,我真的很開心,剛開始我還擔心,我無法把甜蜜蜜做好,今天我提前打烊,銷售額過五萬,我很開心,好想不醉不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