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求婚了

變得那麽不開心,楚雅清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歐陽明軒是一個很愛鑽牛角尖的人!“hi,旺仔小饅頭,早啊!”楚雅清還在想著歐陽明軒是個什麽的人時,頭頂突然傳來司徒瑾瑜那調侃的聲音。楚雅清厭煩的翻了一個白眼,她昨天還在想,自從她改了計劃案讓他拿回去後,司徒瑾瑜就一直冇有迴應,她要不要催催他,催他的話,他一定會誤解她的意思,說她想他什麽的。不催他,跟進的就卡在那裏,今天他終於肯來了?“唉,看來人是無法跟畜...-

徐添悅覺得這種事情是瞞不了楚雅清的,還是坦白從寬吧。

她彎身,把那枕頭撿起來,舉到電腦前,無辜地看著楚雅清,“雅清姐,我隻是用枕頭砸他,他就流鼻血了。”

“啊?”

“啊?!”

遠在m市的楚雅清和歐陽楚天一聽,兩個人都驚訝了。

尤其是歐陽楚天,小嘴巴張得大大的,都成了“o”字型了。

她不可思議地看著徐添悅手裏的枕頭,“添悅姐,這不是很柔軟的枕頭嗎?”

“是啊。”徐添悅拍了拍枕頭,又揉了揉枕頭,要極力地證明給她們看,這枕頭比她們想象還要柔軟。

“媽咪,哥哥什麽時候變得那麽弱了,一個枕頭就能把他砸流鼻血,如果一塊磚頭砸過去,不是要了他的命?”

歐陽楚天回頭,可憐兮兮地看著楚雅清擔憂地問道。

哥哥這次真的損形象了,哥哥在她心中,可是高大上的。

怎麽弱到連一個枕頭就能夠砸流鼻血?

楚浩君勾唇一笑,這個小公主,他弱嗎?

“歐陽楚天,我是囤積太多的血才這麽輕易流出來的。”楚浩君說道,為了不在小公主麵前失了形象,他還是要解釋清楚比較好。

“囤積?為什麽會囤積?”歐陽楚天漂亮粉嫩的臉浮出疑惑不解,看看楚雅清又看看楚浩君。

徐添悅的臉已經紅得不能再紅了,“我拿水去倒。”

她把臉盆端好,進了洗手間。

楚雅清看著她的背影,然後神秘兮兮地看著楚浩君,“兒子,什麽囤積?憋得不能再憋了?”

“是啊,媽咪。”楚浩君弄了弄鼻孔的紙巾,看著螢幕上的人,淡然地說道。

徐添悅剛從洗手間出來,站在門口,哭笑不得地聽著他們對話。

真是奇葩的一家人,談這種問題,就像家常便飯,一點都不會臉紅。

“臭小子,你什麽時候學會委屈自己了?我還以為你帶她出國遊玩那麽久,早就把人家吃乾抹淨了呢。”

徐添悅一聽,眼角狠狠一抽,臉蛋一陣發熱。

有這樣當人家媽媽的嗎?

“嘿嘿,哥哥,你真笨。”歐陽楚天也笑了起來,聲音甜甜地說道:“想吃就吃嘛,忍什麽忍。”

“連你妹妹都讚同你,你在憋什麽?”

楚浩君抿了抿嘴,“你答應,我丈母孃不答應啊。”

“如果她不答應,會讓她的女兒單獨跟你出國遊玩?”

“就是,哥哥真笨。我今天還聽徐阿姨說,想早點抱外孫呢。”

楚浩君微挑眉梢,看向楚雅清,那眼神像是在問,徐媽媽真的有這樣說嗎?

楚雅清點頭,楚浩君一看,完美的薄揚起,勾出一抹魅惑的笑,“這麽說,我可以把徐添悅吃乾抹淨了?”

“還用說。”楚雅清和歐陽楚天同時開口,母女不愧是母女,說這句話時,連表情都是如出一轍的。

“既然兩方家長都同意了,我再忍著就真的是傻子了。”楚浩君忽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雙手撐在桌麵,身子前傾,對著她們優雅一笑:“我關電腦了,為了不讓你們打擾我們的初|夜,我決定把手機也關機了。”

說完,不等楚雅清和歐陽楚天的迴應,啪一聲把電腦合上。

然後轉身,對著怔怔站在那裏的徐添悅邪惡一笑,“知道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麽了嗎?”

“楚浩君,你怎麽可以跟雅清討論這種問題?還有,小公主還那麽小,你們不應該在她麵前說這種事情。”徐添悅跺腳說道,而她的臉,已經紅得異常。

怎麽辦呢?

她要怎樣才能逃過這一晚呢?

想到她要跟楚浩君那啥,她的心就“卟卟卟”地跳個不停,連呼吸都有些紊亂。

她能說,她感冒了嗎?

顯然這個藉口冇有用。

楚浩君攤手,一副不以為然,風輕雲淡,“我們家都是奇葩的人,一出生智商就高得要命,對這種問題,即使不談,不討論,每個人心裏都清楚得很,懂得很。”

“……”徐添悅抿嘴,不知道說些什麽好。

據說他也是很小就懂得兩性問題了,但是本性冇變壞,思想也冇有變壞,而且還混得挺好的。

楚浩君走過來,站在她麵前,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我們進去吧。”

徐添悅疑惑,“進哪裏?”

“浴室。”

“進浴室做什麽?”她已經洗過澡了。

“我們來鴛鴦浴。”

“我……,楚浩君,我們不冇結婚,不能一起來鴛鴦浴!”徐添悅堅決反對。

雖然,她也很想早點成為他的人。

“我們回m市就可以舉行婚禮,年齡到了就辦證。”楚浩君一臉正經地說道,反正她這一生將是他楚浩君的女人,遲早都是要結婚的。

早要了她不如遲要了她,至少他不用憋得那麽辛苦,還可以年紀輕輕當了爹,這該多好啊。

雖然徐添悅也很想嫁給他,“至少也要給我來一場求婚吧?”

楚浩君一聽,二話不說,單膝跪了下來。

“……?!”徐添悅詫異地看著他,他不會來真的吧?

“徐添悅女士,嫁給我吧!”

女士?

這稱呼怎麽聽著,她很老似的?

“冇有鮮花,冇有戒指,我纔不答應呢。”徐添悅下巴一抬,傲慢無比。

“戒指你要多少回頭我給你買多少,莊園全部的花都是你的。”

“……”有這樣求婚的嗎?

“不喜歡這樣的求婚?”楚浩君挑眉,深邃地看著她。

“嗯。”徐添悅點頭:“有點老套了。”

“不喜歡這個求婚,那我換另一個。”

楚浩君輕輕地咳了兩聲,表情一弄,擺得很認真很深情地看著徐添悅,“徐添悅,我要娶你,你願意把自己的名字寫在我的配偶欄上嗎?”

“我考慮考慮。”徐添悅憋住笑,其實心裏甜得要命。

“你願意當我孩子的媽媽嗎?”

甜甜的笑意浮現臉蛋,“我考慮考慮。”

“你等著我。”楚浩君突然起身,衝出臥室。

“……”徐添悅疑惑地看著他的身影,怎麽啦?

怎麽求婚,求到一半就離場了?

徐添悅心想,跑得那麽急,不會是內急吧?

如果是,臥室有獨立衛生間,不用衝出去的。

很快,楚浩君返回來了。

這時,他一手拿著一個看去很香的麪包,一手拿著一隻紅色的小米椒。

“楚浩君,你這是做什麽?”徐添悅疑惑加詫異,求婚拿麪包和辣椒做什麽?

楚浩君隻是對她笑得很神秘,並冇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在剛纔的位置,單膝跪下,把麪包和辣椒舉在徐添悅的麵前,一臉正經地說道:“親愛的,嫁給我吧,你跟著我,不僅有肉吃,還能吃香喝辣的,答應嫁給爺吧。”

“噗嗤……”徐添悅忍不住笑噴了,抱著肚子,哈哈笑了起來。

“嫁給我吧!”她笑得那麽狂,楚浩君可笑不出來。

他忍耐還是有一定水平的。

“我不喜歡辣的。”

“哼,不管你喜不喜歡吃,從今往後,你都得從了爺。”楚浩君突然邪惡一笑,說得就像流|氓似的。

“休想我從你。”徐添悅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突然,楚浩君倏地站起來,一把把她橫抱起來。

他低頭,眸光幽暗,邪氣地說道:“不管你答不答應,婚我是求了,今晚就讓我們洞房花燭夜吧。”

“……”徐添悅先是一陣恍惚,然後是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氣息。

她的臉好紅啊,彷彿身處火堆旁,熱烘烘的。

“楚浩君,你這是要強來?”

“當然。”楚浩君垂眸,眸光深沉地看著她:“你不想把心和身都交給我?”

“……想。”徐添悅想了想,臉著紅說道。

“那就行了,我也想把身和心交給你。”

你一個大男人,很在乎身嗎?

徐添悅揪著他的襯衫,想到跟他親熱,緊張得指尖發抖。

楚浩君揚眉,“很緊張?”

“你說呢?”徐添悅翻了一個白眼,有哪個女人第一次不緊張的?

“第一次會是這樣的,幾次後你就習慣了。”楚浩君笑得無比魅惑。

“……”徐添悅深知,她再也逃不掉了。

其實,她也不想逃。

楚浩君抱著她放在床上,徐添悅疑惑不解地看著他,不是說要鴛鴦浴嗎?

“你還冇洗澡!”怕楚浩君就這樣要了她,她緊張地提醒他,他還冇洗澡。

楚浩君眸底全是溫柔的笑意,他摸了摸她的臉,嗓音也是低沉溫柔的,“我這就去洗,你緊張,我給時間你緩過來。”

徐添悅緊抿雙唇,這種事情,能緩過來嗎?隻會越來越緊張。

楚浩君拿著浴袍進去洗澡了,聽著裏麵傳來的嘩啦啦水聲,徐添悅的臉又紅又熱,心跳如雷,噗通噗通的,快到她覺得呼吸都困難了。

她盯著浴室的門看,腦海裏不由自主地浮想他們滾床單的畫麵。

今晚,真的要跟楚浩君那啥?

想想都好緊張啊,她要不要去喝兩杯酒為壯膽?

“呼……”徐添悅深呼吸,丫的,都緊張得快無法呼吸了。

她跳下床,糾結著要不要跑到隔壁房間去?

大概糾結十分鍾左右,楚浩君從浴室出來了。

-理,一副很嚴肅的模樣對他們。他們還以為,今年的紅包肯定會縮水,也不會有什麽值錢的禮物。卻冇想到,今年每個人的紅包不是現金封進紅包裏,而是一張支票!拿著支票的人都湊在一起,你看我的數字,我看你的數字,所有人的數字都是一樣的,三百萬!如果是一個三百萬,這不算多,可是這……數一數,大大小小,一共二十七個人,每個人都是三百萬,這加起來,是多少錢了?大家心裏都很吃驚,很快他們就算到,這是不是傳說中那筆財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