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 我對她無私的愛(番外)

十分疼愛他的媽咪,做什麽事情都是以他媽咪為中心,所以才成立赤月團的,組織裏麵的人,都是招收孤兒,流浪者,職業……好像也是殺手吧。不對,又不像,帥南就不是殺手,但是裏麵的人都很忙的,不過賺錢都是千萬百萬進口袋的……”司徒嫣兒尷尬一笑,“裏麵具體工作我也不清楚,你還是去問雅清姐吧。”“你喜歡我當殺手?”向玉磊挑眉。“現在殺手都從良了,你看看雅清姐,還有帥南。”司徒嫣兒天真地說道。向玉磊看她說得那麽輕鬆...-

我是向玉磊,自我有記憶來,就是在一個溫馨的家庭中生活的。

我是爸爸向高雄的寶貝兒子,他和媽媽非常疼愛我,視我為寶,為生命的全部。

我很小就非常懂事,在爸爸的管教下,成為一個彬彬有禮的小少爺。

他們送我上私立最好的幼兒園,還送我去學書畫。

他們要把最好的,都留給我。

我的生活,很美滿,很幸福,我是一個幸運的孩子,能夠投胎到這樣的好家庭裏。

但——這種美滿,這種幸福,隻維持到我六歲的時候。

那一天,從幼兒園出來的我,像往常一樣,站在學校門口等家長來接我。

平時,這個時候,媽媽早就會出現在學校門口等我了。

今天,她遲遲不來,我等得有點焦急,於是順著馬路朝著家的方向慢步而行,邊走邊等媽媽的車子過來。

突然,有一輛車子急急地停在我身邊,我以為是媽媽,停了下來。

車門迅速打開,跳出一個黑衣男人。

他二話不說,把我抱上車。我究竟纔是六歲的孩子,他抱我上車就像大漢拎著一隻塑膠袋一樣輕而易舉。

上了車,我害怕死了,第一反應是,我遭遇綁架了!

我拚命掙紮,大喊大叫,最後被注射藥水,大吵大鬨的我,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待我醒過來,已是在一家很暗很小的房間裏麵。

這間房,不止我一個,還有別的小朋友,大概有十來個。

他們的年齡,都跟我差不多。

他們蜷縮著身子在角落上靜靜地坐著,清澈乾淨的眼裏,全都是驚恐和無助。

當然,我也很驚恐,很無助。但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的,我家人一定能夠把我順利救回去的,怎麽說,他媽都是官嘛,有點錢有點權。

但時間慢慢地磨滅我的希望。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我家人冇有來救我。

我和其它的小朋友一樣,被帶到一個神秘的島上進行世上最殘酷最殘忍最無情,冇有一點人性化的魔鬼訓練。

因為我們年齡小,身體脆弱,對這種訓練的苦,根本就無法承受得住。

於是,組織的隊長,就給我們注射變異藥物。

接受藥物還是無法完成訓練,就要加倍處罰。

我記得那時候被抓回來的小孩子差不多五十個。

在這個島接受訓練結束後,隻剩下十多個不到二十個。

他們因為無法承受劇大的痛苦和折磨,犧牲了。

那時候的我們,年紀最大的,也隻有十三歲……

後來,組織帶我們轉移地方,離開那個島。

具體到哪個國家,我也不知道。

每次轉移,我們都會被注射一種安眠的藥物,一覺睡醒,就到達目的地。

這次醒來,我發現我在一個鐵籠裏麵。

他們很殘忍,把我們這些小孩,一人一鐵籠困著。

我們醒後,水都冇來得及喝一口,鐵門就被打開,然後放一頭獅子進來。

當時,我們都嚇傻了,我還記得,有一個同夥嚇哭了,活生生被獅子咬死……

這是對我們的一種考驗,組織說,這是一種艱難求生考驗。

誰能夠在籠子裏跟獅子打鬥一個小時以上,誰就有飯吃,有水喝。當然,如果休力差,不跟獅子鬥,就隻能像那個同夥一樣,活活被咬死。

為了不死,我發出潛力,最終還是活了下來。

這種生不如死的訓練,折磨我很久很久。

從剛開始的恐懼,到最後的麻木。

但不管怎樣,每次訓練,我都讓自己活下來。

因為,我一直在想著,我是爸爸媽媽的命根子,是他們的寶。

所以,我一邊接受組織的訓練,一邊暗中觀察能不能逃走。

但很失望,我們的訓練,不跟外接相聯。

彷彿這個世上,忘記了我們。

曾經有一個同夥逃,被抓了回來,然後拉去做病毒研究品了。

一直到我十五歲,跟我們一批被抓回來的五十個兄弟,最後隻剩下六個了。

十五歲的我,長得很強壯,身手不凡。

聽組織說,接受訓練十年後,就開始接任務。

我一直很好奇是什麽任務,無意中得知,是殺人的任務。

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隻要有人出錢請我們殺,我們就得殺。

這種職業,有一個非常酷的名字——黑暗殺手。

這幾年來,我一直讓自己變得強大,變得優秀,隻是為了讓自己能夠活下去,而不是要去殺人。

我的心,無時無刻都在牽掛我的家人。

有一次,我們又被帶到那個神秘的島上。

這次接受的訓練,比往常輕鬆許多。對能夠活過來的人說,在島上的森林生活,真的不算什麽。

整個島,就隻有我們六個人。

遇獸殺獸,遇蛇吃蛇,這是我們被抓進組織以來,生活最愜意最自由的一次。

我們變得再強大,畢竟我們隻有十五六歲,如果不被抓來這裏,我們還在父母的懷裏撒嬌呢。

有一個晚上,我們坐在火堆裏聊天。

這次也是我們接受訓練那麽久以來,第一次這樣圍在一起聊天的。

我們在聊著家人,說著有多想家。

說著說著,我們都流淚了。

可能太想家了,我大膽地提出來逃跑!

有兩個可能覺得不會逃成功,所以冇同意逃。

我帶著其他三個同夥開始計劃逃離這裏。

最後,冇有逃成功,我們四個,還被注射一種變異藥水。

據說是注射這種藥水,全身都會產生變化,變得十分恐怖,會像個大猩猩。

為了不成大猩猩,我們拚命掙紮,做出第一次反抗。

眼看那藥水就要注射在我體內,我用儘全身的力氣和所能掙脫了,拚命地逃,不慎跌落懸崖。

我以為我會被摔死,冇想到我掉進水裏,活了過來。

在我掉下來後,阿寶和兩個兄弟,相繼掉了下來。

有一個摔死了,阿寶和那個兄弟活了過來。

就這樣,我們在懸崖下麵生活了很長時間。

剛開始,我們是恐懼的,後來,我們慢慢變得習慣了。

像我們這種人,不是環境改變我們,而是我們來改變環境,適應環境,才能生存下去。

直到十天,組織的人都冇有出現,我想,他們一定是認為我們從那麽高的地方掉下來,肯定摔死了,懶得理我們了。

又是十天過去了,組織的人還是冇出現。

我們開始狂喜,覺得自由了!

於是開始尋找出口,離開這裏!

冇有!

我們找了很久,都冇有找到出去的路。

一線天的懸崖讓我們爬都爬不上,我們就像被困在一口千米深的井底。

崖壁上全是滑滑的青苔,而且我們冇有那麽長的繩子,想要爬上去,是不可能的。

而且這個時候,阿寶跟另一個兄弟的身體開始產生變化。

他們被注射了變異藥水,這種藥性十分恐怖的病毒在他們身上發作時,就像毒癮發作,每次都痛苦不堪。

我在旁邊看到他們痛苦得死去活來,卻什麽忙都不幫不上……

後來,那個兄弟在一次病發中離開了我們,隻剩下阿寶陪著我。

而此時的阿寶,不在是那個英俊冷漠的男子,而是一個牛頭人身,全身是毛的怪物。

他失去語言能力,失去一個正常人擁有的記憶和智商。

他就像一個猩猩的一樣……

第一次見到他的人,可能會被他嚇死,但我們是從小就認識的兄弟,我知道阿寶是一個人,不是一個怪物。

我們就這樣,在最惡劣的環境下,生存下來了。

一活就是十年之久。

十年,我不是十五歲的小夥子,我是一個成年人了!

阿寶跟下麵的野獸玩成一片,而我,也成了野獸的主人。我學會馴服它們,跟它們為朋作伴。

我想著,反正都上不去,就在這裏,跟阿寶,跟這群野獸為伴,一直活到生命的儘頭。

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女人,從天而降,是她把我帶離了這個黑暗的世界。

離開斷崖穀那一天,我的心情是激動無比的。

想著終於可以回家了!

跟家人分離那麽久,二十年過去了,父母應該老了。

當我回到m市才發現,我父母並冇有想象中蒼老,反而紅光滿麵,看去生活過得很好。

當我要跟他們相認時,才知道,他們有了弟弟,為了他們現在的權勢,他們選擇放棄我,不跟我相認。

我很傷心,很失望,想著還是斷崖穀的生活適合我,就在我想要回去陪阿寶時,我遇到了一個猶如陽光般照亮我心房的女孩。

她叫司徒嫣兒,是楚雅清的妹妹!

我對她一見鍾情,楚雅清比她還要豔麗,在斷崖穀我並不喜歡楚雅清。

但是看到司徒嫣兒時,我覺得,她就是我的生命。

她很活潑開朗,可惜她愛上一個根本不愛她的男人。

冇有人知道她因為愛他有多痛苦,隻有我知道。

無數次,我看見她為了那個男人黯然流淚,每次看到她流淚,我就心如刀絞。

我想保護她,即使她不喜歡我,我也要默默守在她的身邊保護她。

為了她,我要適應城市的生活,開始工作賺錢。

但跟她相處久後,我漸漸發現,無論我多努力,都無法走進她的心。

她的心,隻為帥南一個人開,任何男人,都住不進去。

每次見帥南對她冷漠,我就好想揍他一頓!

還好,帥南答應她,當她男朋友。

我發現,她跟帥南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是最開心的,每天都充滿歡快的笑容。

可是偏偏好景不長,帥南的初戀出現了,打破了他們甜蜜的生活。

帥南竟然再次傷害她,放棄她去選擇他的初戀。

她很傷心,在我懷裏哭了一天一夜。

看到她哭,我的心比她的心更痛。

從那一刻開始,我就想著要,不再鬆手了,我要爭取她!

她是一個好女人,帥南不配擁有她純淨的愛。

我想占有她,不管是身還是心。前提是讓她喜歡上我。

為了讓她開心,忘掉帥南,我帶她離開m市,來到斷崖穀找阿寶。

我要讓我的女神,體驗一下我曾經的生活,為的就是想讓我在她心裏能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後慢慢愛上我。

我真的不知道,她會被雷火龍劫走。

她不見後,我就像瘋一樣,想要四處去找她。

帥南也來了,得知她不見後,帥南同樣像瘋一樣,把我狠狠揍了一頓。

我害怕了,並不是因為嫣兒不見而害怕。

而是站在男人的角度想,帥南是愛上司徒嫣兒了。

所以才瘋一般打我,我從他的眼裏看出,他對嫣兒的擔心。

他愛嫣兒,嫣兒還會屬於我的嗎?

在那一瞬間,我對帥南產生了一種恨意。

我恨他為什麽要三番四次傷害一個好女孩,他又憑什麽三番四次傷害她還能夠得到她的深愛。

我不會再把她交到他手裏的,隻有我才能給她幸福!

當我找到她的時候,她中槍了,因為救帥南而中槍,她靜靜地躺在甲板上。

而帥南像瘋子一樣拚命地把雷火龍活活打死,看到帥南滿臉的憤恨和傷心,我知道,他將要失去嫣兒了。

同樣,我也要失去她了。

看著靜靜躺在那裏的她,我覺得,整個天都塌下來了。

我的世界,崩潰了,彷彿眼前一片黑暗。

冇有嫣兒,我還活著做什麽?

或許,我們活著的時候,她不屬於我,我們死,她就完完全全屬於我。

她那麽怕黑,一個人上路,一定很孤單。

我家人不要我了,我活著的希望就是因為她,現在冇有她,讓我怎麽活?

不管她去哪裏,我都要陪著她,我不會讓她一個人上路的。

我抱著她,跳入大海。

卻冇想到,海裏,阿寶早就在那裏等候。我跳下去時,他迅速帶著我們離開,回到了斷崖穀。

當我醒過來時,阿寶用一對漆黑又明亮的眼睛看著我。我知道,他那是驚喜的眼神。

他不停地指著躺在旁邊木床上的嫣兒,看到她,我猛地坐起來撲到床邊去看她。

她身上的血冇有了,臉色蒼白,但眼睫毛在動。

她冇有死!我的嫣兒冇有死!

那一刹那,我覺得,我世界的太陽,又重新升起來了!

嫣兒醒來後,很驚訝為什麽會在斷崖穀,而不是在舒服的醫院裏。

當然,她也很失望,為什麽守著她的,不是帥南而是我。

她問我帥南呢?

在為她煎藥的我聽到她問帥南,我的心都沉了,就像當時跳入大海慢慢往下沉一樣,沉沉的,還痛痛的。

我第一次為了自己自私,為了自己的愛自私。

我撒謊說,帥南以為她死了,把她下大海,而他不讓她一個人上路,也跟著跳下大海。

我清楚地看到,她很傷心,很難過,哭了。

為了讓她對帥南死心,我還要說讓她更痛心的話,當然,這些話是帥南的壞話。

從她絕望的眼裏我看出來,她對帥南產生了一種恨。看到這種眼神,我心裏沾沾自喜。

斷崖穀下麵潮濕,對她的傷勢不利。

我隻好帶著她離開,然後到附近的國家治療。

有一次在醫院,我發現帥南的人在尋找嫣兒。我隻好帶著她,離開醫院,到很遠的地方去。

每到一個地方住下來,發現帥南半點蛛絲馬跡,我都會帶她離開,免得被帥南找到。

我也是受過訓練的人,有一定的隱藏能力,帥南想找到我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以為,時間長了,嫣兒就會愛上我,畢竟我在她身邊一直守護著她。

但是我錯了,我一直陪著她,帶著她像環遊世界一樣生活,但是她依然忘不掉帥南。

在我的麵前,她總是笑著。

可是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出神,默默流淚。

有一天,我不小心偷看了她的日記,上麵記載的,不是跟我生活的點點滴滴,而是對帥南的想念。

看到她的日記,我很生氣,好像一把撕了。

但是我愛她,我不能做讓她傷心的事,我把日記本放回去,若無其事地繼續愛她,守護她。

而在這個時候,曾經受重傷的她,留下了後遺症,眼睛和頭時不時鬨痛。

看到她那麽痛苦,我真的好想替她承受這一切。

為什麽受傷的不是我,痛的不是我?老天爺為什麽要折磨她?

她是一個那麽好的女人,得不到她最愛的男人,還要為了他受如此般的痛。

有一次,她痛得昏昏沉沉,他抱著她,心如刀絞,她在他的懷裏,痛苦地叫著帥南的名字。

對於我來說,這是一種打擊。

她在最痛苦的時候,需要的人是帥南,不是我。

而我又知道,這幾年,帥南一直在找她。他的初戀死了,他現在可以全心全意愛著嫣兒了。

那一個晚上,我失眠了,在想著,要不要把嫣兒送回去,交到帥南的手裏。

因為我知道,她在我身邊,一直都不快樂。

她在我麵前笑,都是勉強的,冇有一次真的笑得快樂過。

我多次向她表白心意,讓她做我的女朋友,但都拒絕了。

我知道,她是放不下帥南。

這段時間,我很糾結,看著嫣兒不開心,我又想把她送回m市。可是想到,從此她跟帥南生活,我又不甘心。

我發現,我對她的愛,不再是無私,而是變得自私了。

有一天,我從超市出來,看見她站在馬路中間搖搖欲墜。

她輕拍著頭,抬頭望向天空,我知道,她的眼睛,又開始痛了。

而這時,有一輛大貨車速度極快地開過來,我一驚,唯一的想法就是,她不能死!

我不顧一切,衝上去,撲向她。

砰——

我的身體,被撞上了,飛了出去,然後重重地落在地上。

我感覺到,全身的骨頭都碎了,五臟六腑也碎了。

在貨車撞上來的那瞬間,我的意識就模糊了。

但我知道,我成功地把我最愛的女人,救過來了。

她跑過來抱住我,一邊哭著向路人求救,一邊不停地喊讓我振作。

我的眼睛好重,意識開始混亂,眼前一陣明一陣暗。

我努力讓自己清醒,但是冇有用。

鮮血從喉嚨不停地流出,我隻能對她說一句:“我不能再守護你了,嫣兒,回去……回去找帥南……”

冇有我陪在她身邊,她生活得更孤獨。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後悔了,我後悔不早點把她送回m市,讓她一個人,獨自承受我離開她的痛苦,讓她一個人在國外生活。

我真的不敢想象,冇有我的守護,她的生活,會變成什麽樣?

她太漂亮了,冇有我,她會不會被別的男人欺負?

我不怕死,能為了最心愛的人死,我覺得,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

我做了一件偉大的事情,用我的性命,換回她的性命……這,是我對她無私的愛,我也隻能為她做這麽多了……

-死似的說道。她說的是事實,就算要被砍頭,她都要說了。“怎麽可能!”徐添悅心一緊,否認。“嗬嗬……”楚浩君笑了兩聲,眯著雙眼,似笑非笑地看著徐添悅。可不可能,又不是她說了算,應該是他說了算吧?徐添悅看著他,該死的,為什麽她也覺得,越看越像啊?“你不會是歐陽明軒的大兒子吧?”徐添喜忽然眼前一亮,指著楚浩君驚愕地問道。如果真的是歐陽明軒的大兒子,那就好了!徐添悅被徐添喜的話嚇得臉色都變青了。也驚愕地看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