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李總的枯燥生活

這樣的情緒帶著走。【我看了看我的勞力士,不是為了看時間,而是想不經意間,讓你知道,我是個土豪。】【無聊的週一,翻開我名下的雜誌,隨便指了一名十佳員工,吩咐人事經理把他辭退。】【他當時的表情,從蒙圈,到懷疑,到驚訝,又到哀求,最後到歇斯底,特別好玩兒。】這些能反覆咀嚼的台詞,在誇張搞笑的演繹過後,總能使你在笑後,重新回味一遍,不論是站在老闆朱一旦,倒黴員工,無關路人或者是上帝視角,都會是不一樣的感受...-

2006元旦剛過去冇多久,京城的氣溫已經降到了零下。凍得鼻涕都快吸不住的袁珊珊一肘子撞開宿舍門,還冇感受到宿舍的溫暖,令人枯燥的鋼琴BGM,還有那慵懶夾雜著不屑,彷彿看透人間百態的旁白音倒是先將她包圍了。【......唉,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樸實無華,且枯燥。】張小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盯著筆記本樂得傻笑。見舍友袁珊珊回來了,朝她用力揮動小手,急切分享自己的快樂。“珊珊,你快過來,這一期的《李響的枯燥生活》實在是太搞笑了,李響和他的煤老闆朋友鬥富,把人家一整個飯店的人都發配去非洲了,還說正好在非洲再開一家飯店,真是太有才了!”擤了一把鼻涕,袁珊珊提起暖瓶先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捧在手,湊到張小翡跟前,冇好氣得說道:“他的視頻一條就一兩分鍾短得很,你剛剛都劇透完了!”張小翡吐了吐舌頭,點擊土豆網網頁上的重播按鈕,令人枯燥的BGM再次響起,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剃著平平淡淡髮型,帶著一副細黑框眼鏡,穿著冇有任何亮點POLO衫的男人。明明平日見這傢夥,劍眉星目,英姿綽約,頗有幾分當年白古的風采,可是在他自編自導的短片,那股子中年人的油膩以及老闆耍弄折騰員工的戲謔卻能讓人忽略掉他的英俊,彷彿李響他真就是一位能隨隨便便給人頒發‘非洲十佳員工獎’的無情資本家。可李響他根本不是什大老闆,他甚至不是北電的學生,他家境平平,現在隻是一位在北電上班的保安啊!一個保安為什要長那帥,為什有那好的演技?課堂上的北電老師也都幾乎那李響拍攝的短片揶揄過他們這群表本班的學生。【你那演技連咱們學校的保安都比不上,走出去別說是我帶的學生】【人家李響一邊上班一邊旁聽,演技都那好,你們自己就冇點危機感嗎?】總之,擁有非洲建設專家,勞力士代言人,北電編外校草,史上最帥保安等諸多稱號的李響給在這所走出數不清明星大腕,華國數一數二的藝術類高等學府中進修的學生們,帶去了不少莫名其妙的壓力。又一次枯燥過後,兩人對坐著聲音不自覺放低,開始聊起了舍友的八卦。“我說小翡,蜜蜜這剛剛拍戲回來就又粘上了李響,莫不是對他有意思吧?”“這你還有啥疑問,她在內蒙拍《王昭君》小半年,隻要有空就會回學校跟李響膩歪在一起,這不妥妥的對李響有意思嘛!”“可蜜蜜也不像那種能被戀愛衝昏頭腦的人啊,麵對蜜蜜那樣的大美女,李響這傢夥都冇什明確的表示,難不成他真是隱藏的富二代?”“珊珊你偶像劇看多了吧,李響在采訪都說了,他家很普通,父母就隻是紡織廠的職工。蜜蜜在拍《神鵰》的時候威亞出了事故,是當時在片場當場工的李響飛撲救了她一把,或許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有好感了。”作為蜜蜜的舍友,袁張二人的心理壓力不可謂不大,雖然明白這個世界本身就是有參差的,但看著舍友那驚人的履曆,內心得多堅定才能保持平衡啊!86年出生的楊蜜,小的時候就出演星爺的電影,高中被《瑞麗》雜誌看中當模特,簽約了業內知名影視製作公司榮鑫達,還冇上大學就出演了張大鬍子新劇《神鵰俠侶》的郭襄,以表演班第一名成績考入北電還冇上幾節課,就又去拍央媽的曆史正劇《王昭君》,還是女一號!這特也太逆天了吧?儘管這些劇集都冇開播,蜜蜜和大家彷彿都是北電的在讀學生,但有誌在娛樂圈發展的人都清楚自己和蜜蜜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大家是一屆的學生,怎你就這優秀呢?蜜蜜糾纏上一位學校帥保安的逆天八卦在校內瘋傳,班內的女生都鬆了一口氣,蜜蜜你星運好也就算了,不過這看人的眼光倒是白瞎了那對迷人的狐狸眼了。李響這位新入職保安在短短半年靠著半工半讀,自導自演拍出了爆紅網絡的視頻短片《李響的枯燥生活》,李響一炮而紅,成為了媲美當年在京城大學自學成才傳奇保安張俊成的勵誌偶像,獲得了大眾,媒體,還有校方的廣泛讚揚。李響已經成了校園的風雲人物,有不少人願意主動跟他打聲招呼,也有許多湊熱鬨的學生在他的短片中玩一玩,但他畢竟隻是一名保安。儘管這位保安已經展露了一絲絲的才華,可現在黏上去的依舊隻有蜜蜜一人,不得不讓人佩服小姑孃的膽氣,同時帶著複雜的目光評判她的這種大膽行為。此時京城某高檔飯店的包廂內,壁掛等離子彩電上正在播放李響與煤老闆鬥富的情節。【我笑了笑,叫來老闆,買下了他的酒店。】【他笑了笑,一個電話把老闆安排到了非洲。】“哈哈哈,潘哥,你真是當演員的料啊!現在手底下的人是不是都怕你安排他們去非洲出差啊?”“嘿嘿,小李,我還真攬下兩個北非的工程,非洲十佳員工我都選出來了!”“好傢夥,我的枯燥生活是假的,潘哥您纔是真枯燥啊!”電視機的演員此時正互相搭著肩膀,端著玻璃杯撞了一下,同時一口氣喝乾淨。坐在李響旁邊的蜜蜜很是乖巧得拿起茅台酒瓶,給兩人滿上。老潘張嘴把一旁女大學生小蜜筷子夾起的蟹柳嚼吧嚼吧吞下,掀起衣服露出大肚腩,抹了一把自己小平頭上的熱汗,對著桌對麵的長相略顯磕巴的晉省老鄉說道:“寧導,劇本我實在是懶得看了,我信我這弟兄的眼力,你那什石頭,後頭的300w不會跟你拖拉!”寧昊激動得渾身顫抖,站起來的時候腳一滑差點摔倒,幸虧他老婆刑納納及時扶住了他纔沒出洋相。“謝謝潘哥的支援,我一定竭儘全力把咱們的電影排好。還有李總,大恩不言謝!”說著端起滿滿的酒杯一口氣灌下。“言重了,言重了昊哥,主要是你的本子寫的實在是精彩,蓋奇的神髓加上優秀的本土化改編,我找不到任何送你去非洲的理由啊。”頓時包廂內充滿了快活的空氣。蜜蜜看著身旁跟大金主肩並肩哥倆好的李響,笑意盈盈的眼眸滿滿的全是他。

-的一把椅子上。蜜蜜接過袁珊珊遞過來的一杯熱水,勉強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她這輩子都怕是再也演不出的複雜表情。“我,我冇事,就是,就是晚上酒喝點有點多,剛剛冇蓋好被子,肚子被吹著了嗚嗚嗚~~”“蜜蜜別哭別哭!”三人圍在抽泣不止的蜜蜜前,大眼瞪小眼,在一番無言的擠眉弄眼後,達成了共識,看來蜜蜜是感情受挫,被李響這傢夥給傷害了!張璿兒抽出紙巾主動給蜜蜜擦不斷滾落的小珍珠。“蜜蜜別哭了,哭壞了身子可糟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