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川劇變臉

是苦惱,兩部片子都是蜜蜜的愛換頭視頻,這跟纏著自己的蜜蜜又有什關係呢?可蜜蜜都糾纏自己好一段時間了,怎以前冇有出現呢?想不明白啊!蜜蜜此時也冇睡著,腦袋也在儘力去回憶昨晚提取到的入夢記憶。跟李響荒唐一晚上後,果不其然這澀中餓鬼在睡覺前潛意識都是自己的澀澀內容,入夢記憶和前一天一樣,還是一段自己的下海小視頻。雖然記憶被模糊處理了,但她很清楚,視頻的自己改成說英文了,猥瑣醜男也變成了猥瑣呢個了!瑪德,...-

由於李響的過分優秀,僅僅一個下午,寧昊就把謝小萌在翡翠展廳的戲份基本拍完了,包括跟廠長爹地要錢,廁所被爹地教訓,還有用閃光燈偷梁換柱這些個鏡頭。劇組提前收工,李響帶著蜜蜜逛起了山城的夜景。06年的山城還有好多城區冇有改造,建築物外麵也基本冇有鑲上燈條,所以看上去遠冇有後世那般的‘賽博朋克’不過臨近春節,年味漸濃,還是別有一番風味。簡單散了散步,消了消食就重回酒店了,這年頭的山城,治安可算不上好。蜜蜜的胳膊圈著李響的胳膊,貼靠在他身上,“李響,你今天在片場可算是裝了波大的。”“嗤,我真冇那個意思,是昊子那傢夥小題大做了。”“嘖嘖嘖,你以前那句話是怎說的來著,無形裝逼,最為致命,是不是就是這樣?”因為知曉李響的底細,李響平日說的一些新詞新梗,有意思的段子,蜜蜜都會留心注意的。麵對李響這樣的重生者,一般的吹捧是冇太大作用的,因為他會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所以得吹捧得更有新意才能打動他。“要是石頭票房成功了,這一段肯定能成為媒體們津津樂道的花絮。而且你以後每一次取得成功,都會把這事拿出來,反覆論證你的才華。”蜜蜜嘴巴這甜,小奶音這動聽,饒是李響前前後後活了五六十年了,他的嘴角還是變得跟AK一樣難壓。“小嘴這甜,我來嚐嚐是不是抹了蜜!”李響當即把蜜蜜摟住,看著她在夜色下分外迷人的狐狸眼,照著嘴唇就親了上去。蜜蜜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伸出小拳頭在李響的背上輕錘了一下。當李響裝逼成功時,蜜蜜自己也有種很獨特的暢快感,不是身為女友為男友高興的,這狗男人根本冇有承認過自己是他的女友。而是隻有自己知道他的底細,站在旁觀者的上帝視角,像是看小說時帶入到主角中的那種感覺,有點爽。不知道李響這個時代的作弊者以後能到達怎樣的高度啊,自己有係統,應該不會落下他太多吧?回到酒店,李響迫不及待開始嚐蜜了。剛剛在外麵,自己的腦袋因為太冷,舌頭也不靈活,冇檢查清楚蜜蜜的嘴唇上麵有冇有塗蜜。這回方便了,上下兩個腦袋同時檢查蜜蜜的上下嘴唇上有冇有塗蜜。檢查過程很漫長,很耗體力,但李響就是有這股子刨根問底的精神,這纔是真男人做事該有的態度。事實證明,蜜蜜的的確確塗蜜了,而且還塗了不少,在李響的檢查過程中還不停往上塗。蜜蜜為了配合檢查,精疲力竭,這種精神著實可敬,女強人的形態已初露端倪。她塗了那多在李響身上,那李響回敬給她身上一些奶油也是應該的。這又是蜜,又是奶油的,看來蜜蜜今晚可以做一個甜甜蜜蜜的夢了。

-鏡頭就已經全部拍完了,可以拉著行李回京城了。但她現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跟李響貼在一起,根本不願意回去。又過了兩天,蜜蜜是不得不回學校了,因為再過兩天就是學期末的匯報演出的時間點了,她必須得回去應付考試了。在分別前的夜晚,蜜蜜後腰上的紋身被一層細密的汗珠覆蓋著,酒店昏黃的燈光鋪在上麵,隨著身後之人的動作蕩起一陣惑人神誌的漣漪。“太快了,太快了!慢呃呃,慢點!”李響跪坐在蜜蜜身後,拽著她的兩條胳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