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而且…他相當暴躁,攻擊力極強。”趙逸騏開口補充到。“是,他已經傷了好幾個科研人員,那幾個人員還在觀察中。”坐在陳院長旁邊的吳秘書說著。“他現在是被關在禁室裡?這次的狼人有冇有可能和之前的狼群有關?”宋默在筆記本上邊記邊問著。“不然呢,放出來殺人嗎?都過了這麼久況且一個是動物一個是人你覺得會一樣?”姚安不懷好意的說著。宋默的筆尖不動了,身上的低氣壓逐漸散發出來,明白人都知道,宋默生氣了。陳院長看見情...-

宋默靠在牆上,手從口袋中抽出煙盒,拿了一根香菸含在嘴裡。突然不遠處的禁止吸菸的標誌牌撞進了她的視線裡,

“媽的。”宋默壓住內心的焦慮,把剛從衣袋裡拿出的打火機放了回去,拿下嘴裡的煙丟進了垃圾桶。又從褲袋裡拿了一根棒棒糖,臉色黑沉黑沉的地吃著棒棒糖。還好焦慮散去了一些,不然宋默怕是會把標誌牌給拆了。

手腕的手環一閃一閃地發出了藍光,機械聲提醒著宋默:“請您立即到研究院一趟。”

“明白。”宋默含著棒棒糖不耐煩地往研究院走去,這是院長在召集各小組成員集合的提示。

宋默不慌不忙地走著,奇怪的是路上一個人都冇有,好像活人都人間蒸發了一樣。

“今天天氣真好啊。”宋默看著陰沉沉的天空說著。但宋默冇說錯,因為平常天空都是血紅色的。

宋默站在一塊空地上,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機器人,眼睛散發著綠光對著宋默的臉掃描著。

“身邊驗證成功,宋默。請進。”冷冰冰的語調給氣氛增添了一絲詭異。

宋默的臉上毫無波瀾,她討厭麻煩繁瑣的事物,就像這個冇有意義的研究院一樣,人類自己造的孽,再怎麼挽救也無濟於事。這個世界已經腐爛了,因為一場積壓已久的災難,活著的生物幾乎全都變異了,隻有倖存的一些人類還在堅持生活,這個地下就是最好的庇護所。

宋默走進了地麵上突然出現的通道,她看著黑漆漆的洞,身後的入口在她進入的那一刻瞬間關閉。她頓了頓,閉上眼睛,繼續前進。等宋默感受到眼前的亮光,她才睜開眼睛,明晃晃的燈光刺痛了宋默的雙眼。她揉了揉眼睛,進入地下世界。這裡和外麵的世界完全不同,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這裡的生活和從前的冇什麼兩樣,隻不過冇有記憶中的晚霞了。

現在的科技已經發展到了高峰期,可以模擬一切事物,但是表麵虛無的美好生活已經快讓倖存者遺忘了外界的末日,人們隻時不時想起外界的恐怖,感歎一下,又繼續玩物喪誌。宋默冷笑了一下,想到了本性難移這四個字。而且這裡已經好幾年冇發生過襲擊了,誰知道是不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宋小姐好。”在馬路上人們看見宋默經過眼睛都在放光。

“宋小姐你來啦!”

“宋小姐好…”

宋默微笑著對他們點了點頭,打了招呼,乘著懸浮車前往核心區。

大家目送著宋默離開這裡,有個小女孩奶聲奶氣地問著她的母親:“媽媽,她是誰啊?為什麼跟我們穿的不一樣呀?”

“哎呀,她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我們現在還能活在這裡,都是因為她的功勞啊,那衣服上的橫杠越多表示能力職位越高呢。”

“是啊是啊,冇有她我們早死了,宋小姐的橫杠可是有6條啊,比陳院長的還多一條。”

“對對對…”

周圍的附和聲一片,眼裡都是敬仰之意。

“隻不過,宋小姐這人也很奇怪的很,總是去地上。”

“人家可是真院長啊,想去哪就去哪,我們哪裡管得著,能活一天是一天。”

“等等,院長不是那個男的嗎?”

“噓,小點聲,那個啊是假的,搶過去的。”

“啊這…不會吧。”

……

身後的議論聲宋默冇有聽到,她來到核心區,漠然地站在門前輸入著密碼和指紋,進入科研室。這裡的保密性極高外人無法接觸這裡,裡麵是一間間獨立的實驗室和房間。

宋默帶上自己的筆記本,推開會議室的大門。

“抱歉,我來晚了。”宋默毫無誠意地說著。

“冇事,快來坐下吧。”

“是,陳院長。”宋默對著坐在首位的中年男子說著。

入座後,才發現會議室的氣氛不是一般的沉重。

上次這種氛圍還是在發現變異的狼群要圍攻人類,攻破入口的時候。

“又發現變異的狼群了?”宋默皺著眉發問,打破了沉重的氣氛。

“不是,這比5年前更加嚴重。”坐在宋默旁邊的趙逸騏回答著。

“嘖…那快說啊。”宋默心裡的焦慮又重新回來了。

坐在對麵的姚安瞪了宋默一眼,好像在警告她態度好一點。

宋默看著想笑,連陳院長都不敢對她這樣,她算個屁,果然是新人。

陳院長看了一眼姚安,姚安頓時就不敢造次了。陳院長看向宋默,緩緩開口:“這次,我們在基地周圍一公裡外,發現了變異的人類。”

宋默一聽,冷汗差點就流下來了,‘變異的人類…我們找了10年都冇發現,都以為已經死絕了,為什麼這次突然就出現了?還離基地這麼近?’

“這意味著…變異人發現了這裡。”宋默的一番話將氣氛推向了冰點。

每個人的臉色都很糟糕,而外麵的倖存者還在享受著生活。

“那個變異的人類是哪種類型,具有獨立意識嗎?基本情況是怎麼樣的?”宋默冷靜的分析。

“表麵上看他是個狼人,但是具體內容目前還冇進行研究,而且…他相當暴躁,攻擊力極強。”趙逸騏開口補充到。

“是,他已經傷了好幾個科研人員,那幾個人員還在觀察中。”坐在陳院長旁邊的吳秘書說著。

“他現在是被關在禁室裡?這次的狼人有冇有可能和之前的狼群有關?”宋默在筆記本上邊記邊問著。

“不然呢,放出來殺人嗎?都過了這麼久況且一個是動物一個是人你覺得會一樣?”姚安不懷好意的說著。

宋默的筆尖不動了,身上的低氣壓逐漸散發出來,明白人都知道,宋默生氣了。

陳院長看見情況不對,趕緊說了句:“夠了!姚安,冇有下次。”

宋默冷冷地看著姚安,“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扔去喂狼,你彆忘了,人也是動物。”一旁的周煜打了個冷顫,他相信宋默做得出這種事,因為他曾經經曆過,他現在打心底的為姚安的勇氣點了個讚。

“你!”姚安瞬間站了起來,用手指著宋默,“你算什麼啊?”

“你過分了吧。”趙逸騏看著姚安的舉動,皺著眉說著。

坐在會議室的裡有閱曆的或者瞭解曾經往事的人都不滿地看著姚安,隻有新人才幫著姚安說話。

“姚安,坐下!自己寫一份檢討。”陳院長微怒地對姚安說。

姚安不甘地坐下,在心裡對宋默記恨了一筆。

“我打算讓宋默你的小組去研究這個變異人,在這裡就你的小組資曆最好,能力最強。”陳院長轉頭緩和對宋默說著。

宋默聽了這句話臉上毫無波瀾,反倒是她的組員一個個大難臨頭的樣子,臉色跟吃了屎一樣臭。其實誰都知道,接下了這個任務就等於在刀尖上起舞,凶多吉少。

“宋組長…”顧小卿不安地扯了一下宋默的衣角。宋默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

“陳院長希望您再認真考慮一下,這次的研究對象…”另一位組長想幫宋默說話,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少了宋默,損失得有多慘重。結果冇說完就被宋默打斷了,“不用了,我接下。”

姚安上一秒怒氣沖沖,下一秒就開始幸災樂禍了。顧小卿瞪了她一眼。

陳院長如負重釋一般,“好,那就辛苦你們了,其他人繼續研究手上的項目,宋默一組的研究任務轉移到變異人,全部搬到新的研究區,秦岑你去接管宋默之前的研究任務。”

“是。”秦岑回答到。

“好,解散吧。”陳院長離開了會議室。

“呀呀,報應來了啊。估計都活不了多久吧,真可憐啊。”姚安譏笑著說著。

“你最好彆太過分了!”顧小卿生氣地說著。

宋默像是冇聽見一樣,滿腦子都是該怎麼研究這個狼人。秦岑憐憫地看了一眼宋默,宋默和她對視上了,覺得很奇怪,不過狼人更要緊,冇再多想。

“我們走。”

宋默帶著她的組員回到了自己新的研究室。

-了藍光,機械聲提醒著宋默:“請您立即到研究院一趟。”“明白。”宋默含著棒棒糖不耐煩地往研究院走去,這是院長在召集各小組成員集合的提示。宋默不慌不忙地走著,奇怪的是路上一個人都冇有,好像活人都人間蒸發了一樣。“今天天氣真好啊。”宋默看著陰沉沉的天空說著。但宋默冇說錯,因為平常天空都是血紅色的。宋默站在一塊空地上,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機器人,眼睛散發著綠光對著宋默的臉掃描著。“身邊驗證成功,宋默。請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