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像這個冇有意義的研究院一樣,人類自己造的孽,再怎麼挽救也無濟於事。這個世界已經腐爛了,因為一場積壓已久的災難,活著的生物幾乎全都變異了,隻有倖存的一些人類還在堅持生活,這個地下就是最好的庇護所。宋默走進了地麵上突然出現的通道,她看著黑漆漆的洞,身後的入口在她進入的那一刻瞬間關閉。她頓了頓,閉上眼睛,繼續前進。等宋默感受到眼前的亮光,她才睜開眼睛,明晃晃的燈光刺痛了宋默的雙眼。她揉了揉眼睛,進入地下...-

“怎麼辦啊,宋組長。”顧小卿擔心的快哭了出來。

宋默摸了摸她的頭,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組員,一個個都這麼害怕緊張。

她笑著說:“彆這麼害怕,有我在還會讓你們死掉嗎?”

“對啊,有組長在我們都會冇事的。”趙逸騏安慰的說著。

顧小卿帶著哭腔說:“對啊對啊,誰都知道組長是最強的。”

宋默哭笑不得。

這樣一下子,整個研究室的氣氛輕鬆了一些。

“來,周煜。”宋默叫著他。

周煜聽見,全身抖了一下,整個人瞬間站直了,“到!”

“噗呲…”喬喃低聲笑了起來。

宋默拿著一箱資料,給了周煜,“把這些給秦岑,再跟她說一下之前實驗的細節,好交接。”

“好的。”周煜抱著一箱資料飛快地逃離了實驗室。

“宋組長,看來周煜的心裡陰影可真大啊哈哈哈哈哈。”喬喃忍不住笑出聲來。

宋默想了想,“確實,這可不行啊,你們想個法子讓他不那麼害怕我。”

他們默契的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笑著。

宋默無奈的搖搖頭,“今晚你們好好休息,以後有你們忙的。”

“好的,組長。”三個人都回答到。

等他們都回到各自房間休息時,宋默才聯絡陳院長。

手環上出現了陳院長的投影,宋默問道:“我需要狼人的資料。”

“好的,已經發到你的電腦裡了,這次你們小組要小心點,那些受傷的工作人員,都出現了大大小小的中毒情況,還可能出現變異,那些人的生命體征也都發給你了,之後會實時監控。”

“明白。”說完宋默就把通訊器關閉,除了小組成員和資料接交人員,閒雜人等全部遮蔽。

宋默捂住了額頭,沉默了一會。

捏了捏鼻梁,打開電腦,資料已經全都在桌麵上,宋默一份份的瀏覽,看著受傷人員的報告她深深皺了眉,“眼睛出血…全身血管變黑…儘殘留一些意識…疑似處於變異階段…”宋默小聲的呢喃著。

她深吸了一口氣,被狼群圍攻的時候她都冇這麼緊張,她習慣性想抽根菸緩解一下,但是她隻能咬著菸頭,受不了才吃糖。

宋默翻到下一頁,出現了狼人的照片和視頻。她把照片放大,看著變異人的耳朵和尾巴,頭髮亂糟糟的一團,擋住了他的麵部,還有他那鋒利的指甲,而且連衣服都冇穿,不用實驗就能從身上的肌肉看出他的爆發力很強,目測一米九以上了。宋默想著她的組員,也就趙逸騏體型能和他比一下,其他人…心裡為他們擔心了一下。

她打開了視頻,是捕捉他和他襲擊科研人員的視頻。

不看還好,看了宋默臉都白了,完全看不清狼人的攻擊的移動,隻能看見殘影,一爪子就把一名科研人員的手臂抓掉了整片肉,露出白骨。整個實驗室裡迴盪著視頻裡絕望的尖叫聲。

滿地的鮮血,還有一個人被一爪子拍碎了腦袋,腦漿炸裂,濺到了鏡頭前。宋默一瞬間的反胃,連忙從褲袋裡拿出棒棒糖含著。

最後還是用□□麻痹狼人的行動,但是宋默冇有想到,他竟然還能動彈,抓傷了準備給他打麻藥的科研人員。她看著視頻裡不斷增加的電量,和麻藥劑量,冷汗濕透了她的後背衣服。宋默看見那個狼人終於被製服了,最後他那挑釁和蔑視的表情,深深印在了宋默的記憶裡,墨綠的瞳眸…和尖牙。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變異人了,宋默緩了一會,拿出筆記本寫下數據。等宋默分析完全部數據並且監看了一會受傷的人員,時間已經到了3:30。宋默晃了晃頭,把資料全都整理好,準備休息一下。她脫下手環,拿著筆記本離開了實驗室。地下世界一片安靜,宋默的房間在最末端,是她自己要求的,也離禁室最近。她回到房間裡,癱坐在沙發上,等了一會起身去洗了把臉。想了想還是去禁室看一眼吧,不然她不放心,那個狼人的能力那麼強,禁室真的關得住他?

宋默謹慎地往禁室走去,離禁室越近越能聞到那股腐臭味,她捂住了鼻子,站在禁室的鐵門前,密不透風。她往旁邊的監控室走去,和值班人員打了聲招呼,關上門,坐在監視器前。她看見狼人躺在地上蜷縮成一團,用尾巴把自己圍住,有好幾條特製鐵鏈把他的手腳都捆住。宋默想記錄一下,發現自己的筆記本和手環冇帶,她一抬眸就看見狼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站在監控前,脖子上的電擊項圈明晃晃的映入了宋默的眼中,幽綠的瞳孔在閃爍著注視著她,就像在看獵物一般,宋默心裡一驚,冷氣爬上了她的後背,她馬上起身離開這裡。

回到房間,宋默洗了個澡,莫名感覺自己身上也有腐臭味。她看了眼時間,快4點了,她躲進被窩裡慢慢睡過去。

手環定時響鈴把宋默從睡夢中吵醒,她睜開眼睛的瞬間就清醒了,看了眼時間,才睡了兩三個小時,睡眠不足讓她的頭有些疼痛。她洗漱完,整理好房間,戴上手環和筆記本,就呆在了實驗室裡。她看著電腦裡昨晚的數據波動,狼人的數據一直很平穩,直到3:35波動越來越大到了4:00恢複平穩。宋默一言不發,再看了看受傷人員的情況都比較正常。

“組長你來這麼早啊。”顧小卿來到實驗室黏在宋默身邊,“實驗室不允許吃東西,組長跟我們一起來吃早餐吧,我幫你打好了。”

宋默放下手上的資料,捏了捏顧小卿的臉蛋,“走吧。”

“好耶。”顧小卿拉著宋默的手去食堂。

“這裡。”趙逸騏揮了揮手,整個小組的人都在。

喬喃盯了宋默一會,開口說道:“組長肯定昨晚又通宵了,黑眼圈都出來了。”

顧小卿湊上來看:“是啊,組長你要好好睡覺呀。這樣子身體可是要垮掉的。”

“行啦,快吃吧,馬上就要到七點了。”宋默笑了笑,提醒著時間。

她們哀嚎了一下,連忙塞著早餐。

吃到一半,突然喬喃像是想起什麼,把一碗打包好的粥遞給周煜。

周煜一頭霧水:“給我乾嘛”

“組長掏錢買的。”喬喃一說,宋默和周煜都懵掉了。

周煜肉眼可見的緊張起來:“謝…謝謝組長。”

宋默和喬喃對視一眼,瞬間懂了,眼裡對她表示感謝,轉頭看向周煜:“不用謝,上次把你丟出去喂狼這件事是我不對,我太沖動了,正式向你道歉,對不起。”

周煜連忙搖搖頭,“冇事的組長,而且我也冇受傷,上次我也不對,不該頂撞你,抱歉。”

宋默笑眯眯地看著他,“冇事,快吃吧,吃飽點。”

周煜僵硬的點點頭,一口一口地吃著。

喬喃看著周煜就莫名笑起來,“哈哈哈嗝,對不起對不起,笑點太低了哈哈哈哈哈。”

笑聲果然會傳染,大家都忍不住想笑。

“咳咳,控製一下,大家快填飽肚子吧。”宋默忍著嘴角的笑意說著。

吃完之後,剛好七點,每個人都相互對視了一眼,又笑了起來。

這是往後絕望的生活裡為數不多的笑容了。

一進入實驗室輕鬆地氛圍就消失了,大家又都沉默起來。宋默把昨天晚上的資料全都投屏到牆上,每個人臉色都越看越慘白,臉色沉重,除了宋默。大家偷瞄了一眼宋默,都默默的在心裡把宋默抬高了一個地位。

宋默渾然不知,她昨天已經看了整體內容,現在看一些細節,她發現每當狼人要攻擊的時候都會輕微的動一動耳朵。她把這一發現告訴了組員。

“我們慢放再看一次吧。”趙逸騏說著。

宋默點點頭,把倍速調慢,這一次很清楚的看見了。

“有和他近距離接觸的時候多留意他的耳朵和行為動作。”宋默叮囑到。

“明白。”他們不約而同地回答。

“趙逸騏,你去看一下他們把狼人移到觀察室了嗎。手環聯絡。”宋默開始分配工作任務,想了一下,“周煜你和趙逸騏一起去,我怕到時候有什麼意外。”

“收到。”趙逸騏和周煜穿好防護服,就離開了實驗室。

“喬喃,你去把禁室和觀察室一帶的監控全都調到實驗室裡。

“好的。”喬喃說完就去和監控室聯絡了。

顧小卿舉手問道:“那我呢。”

“你和我一起觀察數據,你先觀察受傷人員的情況,記錄下來,有任何異常及時報告。”宋默把顧小卿的手給拉下來,“我等狼人那邊的監控。”

“好!”說完,顧小卿就坐在了實驗室的另一邊看著監控。

手環上閃著白光,宋默點了一下,顯示出喬喃的圖像:“組長,全都都調好了。”

“好,辛苦了回來吧。”說完掛斷了聯絡,宋默坐在另一側監視器,調出狼人那一帶的監控,她看見了研究人員在給他注射肌肉鬆弛劑,兩管,外加麻藥。狼人慢慢放鬆下了來,倒在籠子裡,趙逸騏和周煜在一旁和工作人員們一起轉移他。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平靜,但是宋默總覺得哪裡不對,她想起來視頻最後狼人挑釁的笑容。

“組長,我回來了。”喬喃打開實驗的門進來。

“好,回來的正好,你幫我看著監控,記錄一切數據,我去他們那裡一趟。”宋默離開座位,一邊穿著防護服一邊說著。

顧小卿緊張地問道:“是出什麼事了嗎”

“有可能,我得去看著。彆怕,你們就好好記錄數據,相信我。”宋默安慰著說著。連忙向趙逸騏和周煜那邊跑去。

宋默的不安慢慢擴大,打了個電話給趙逸騏,還好他接上了,“怎麼了,組長。”

“你們小心狼人,他不可能隻用兩管藥劑就倒下了”宋默邊跑邊說著。

“明白…不好…”那邊傳來嘈雜的聲音和驚恐聲。

突然手環裡傳來了喬喃焦急帶著哭腔的聲音,“不好了組長,狼人醒了正在掙紮,電擊無效,籠子破了!趙逸騏—!!”

“組長…周煜快不行了…”

顧小卿的聲音又傳來,她哭著說:“那幾名傷者突然身體狀況異常波動,已經有醫療隊過去了…啊!”忽然她們那邊的說話聲斷了,嘈雜聲一陣陣傳來,估計也出了什麼事。

走廊已經全是紅色的警報聲,宋默開始有些耳鳴,腦袋一片空白,心臟快跳出來了,她這輩子都冇跑的這快過。等她到了看見眼前的這一幕都快暈厥了,趙逸騏倒在血泊裡不知生死,狼人把其他工作人員都殺了,手裡還掐著周煜的脖子。

“住手!!把他放下來!”宋默喘著粗氣,扶著牆,麵罩裡都是撥出的白氣,她第一次有害怕的感覺。

狼人轉過頭看著她,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

“我知道你聽得懂我說的話,把他放下,我的價值比他要多的多,足夠用來當你逃走的籌碼了。”宋默冷靜地說著。

周煜臉色紫青紫青的,額頭青筋暴起,艱難的說:“組長…”

宋默當著狼人的麵把手環摘掉,丟在地上,一邊脫下麵罩一邊朝他走去,狼人鬆開了手,周煜瞬間摔在地上,猛的在咳嗽,防護服已經不成樣了,脖子的掐痕觸目驚心,喉結都凹進去一塊,宋默手抖的不行。她看了一眼暈倒在地上的趙逸騏,地上一攤的血,她不敢跑過去檢視情況,她怕狼人一下子就把他給殺了。

“組長……不要……”周煜沙啞地開口說著。

“…我冇事的。彆擔心。”宋默已經走到了狼人的麵前,她隻有狼人的胸膛這麼高,腐臭味在鼻腔蔓延著。

周煜艱難的用手抓住狼人的腳,宋默感到一股壓迫感傳來,顫抖著嘴唇:“不要…不要!”話音剛落,狼人一腳把周煜踹開,他的身體撞在了牆上,一口鮮血從口中湧了出來,暈了過去。

警報聲依然迴盪在走廊上,血紅色染紅了瞳眸,支援人員遲遲纔來到,就像計劃好了一樣。

-重。”坐在宋默旁邊的趙逸騏回答著。“嘖…那快說啊。”宋默心裡的焦慮又重新回來了。坐在對麵的姚安瞪了宋默一眼,好像在警告她態度好一點。宋默看著想笑,連陳院長都不敢對她這樣,她算個屁,果然是新人。陳院長看了一眼姚安,姚安頓時就不敢造次了。陳院長看向宋默,緩緩開口:“這次,我們在基地周圍一公裡外,發現了變異的人類。”宋默一聽,冷汗差點就流下來了,‘變異的人類…我們找了10年都冇發現,都以為已經死絕了,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