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再不回去等下夜蛾就要又要發火了。”李華整個人被扯著不得不及時邁開腿,往後看去還能見到唯一的女生也衝他擺手讓他快去,自己卻綴在後頭。果然還是完蛋吧,這個高專。到了教室,就能看到一個高大威猛的身影高坐在講台上,在看到一行人互相貼一塊走過來時,麵上本就難看出什麼表情的臉上更空洞的些許。可能真是不瞭解當代男高中生日常,夜蛾直接放過這一點,衝著到了教室才被放開的李華說:“你就是李華吧,上麵已經把你的資訊告...-

“這是在內涵老子吧?一定是吧?”五條悟剛看到李華打字打了一半就忍不住跳腳。

好在大家都對李華術式太過好奇而將其牢牢摁住。

"所以,你也知道我在說你啊五條同學。"李華的語氣中莫名帶了幾分打趣意味,此話一出,又像是被自己的話燙到嘴一般,又保持了緘默。

冇過幾秒,一連串的訊息提示音像是要將手機撐爆,叮叮咚咚響個不停。

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到手機上,李華隨手點開一篇,上麵寫得字直接讓他顏麵掃地,恨不得找個地縫爬進去:

愛動手動腳?冇有分寸感?如果我是李華,那他一定喜歡我,那我就選擇原諒他!

“這個不算!”

李華麵對幾人一臉:哦~的表情發出強烈譴責,並準備用事實證明這隻是一個意外。

然而下一篇:

愛動手動腳?如果是我,我就摸回去,又有什麼是比真人皮膚摸起來手感更好呢?如果有,那一定是帥哥的皮膚。

此話一出,幾人麵麵相覷,教室裡安靜到甚至能聽見李華石化碎裂的聲音。

帥哥五條悟一臉嬌羞:“冇想到你是這樣的李華~”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李華一直知道有些時候他的能力回答會非常不正經,但那隻是少數,幾次都不一定能見得一回,多半還冇發現就已經看到滿意的對策直接沿用了,而現在,一連兩條!

他不要麵子的嗎?

十五六歲的男孩,一聲麵子大過天,就算是經曆過無數次十五六歲的李華也一樣。

現在的他隻想安靜的死一會,很顯然,有些人並不給他這樣的機會,五條悟在一旁已經能稱上是舞起來了。

很好,開學第一天,就成功將麵子裡子都丟光了呢,李華。

為了維護臉麵,李華決定奮力一搏,將希望交給了下一篇。

這篇雖然也不是什麼正經答案,但是意外的很有用。

上麵寫著:

孩子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如果還不好,那就打兩頓!

李華欣然接受了這個觀點,盯著一旁的五條悟虎視眈眈,剛纔黯淡下去的光重新閃爍其中。

然而有些人絲毫冇意思到自己危險的處境,在一旁大放闕詞:“欸,要打過老子?就憑你那稀少的咒力?李華你還是再練幾年吧,哈哈哈……”

就連邊上的兩人也攔住了他,連連勸說:“要麼咱算了吧……”

李華能嚥下這口氣嗎?他不能,瞬間,他便衝了上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五條居然被打得滿地亂竄,連連投降:“這是作弊,我不服!”

無視了剩下目瞪口呆的兩人,李華盯著五條一人錘。

好在夏油傑及時反應過來,拉住了李華,結束了這個單方麪霸淩的場麵。

“哇哦,李華你可以。”硝子毫不吝嗇給予了肯定。

反而是夏油傑反應過來不對,按理來說,能按著五條痛毆的李華冇道理會被他輕鬆攔下,但是事實就是他冇費吹灰之力,就阻止了李華的行動。

“?”夏油傑拋出疑問。

“這就是我的能力,能強製要求彆人給我提供方案,但我不能確定他們寫出的東西是有用的,但是隻要得到我的認可,我就能將此變為現實。”

“喂喂,這也太犯規了。”被打的滿頭包的五條不滿說。

“但是劣勢也很明顯不是嗎?根本無法保證彆人給出的答案是什麼,實力可能會忽高忽低的,下次要是在遇上悟這樣的實力,萬一冇有正經能用的能力……”

夏油傑的未言之意都能聽明白,至少五條滿不在意地說:“怕什麼,有老子在啦,老子來給你們兜底。”

硝子也不甘示弱:“奶媽可是你們的同期,就算是真出意外了,及時喊一聲硝子姐姐,立刻治好你。”

夏油傑亦是:“隻要我們在身邊,這是不用擔心哦,順便一提,我的咒術是咒靈操術。”

硝子的奶媽屬性不需要介紹就能讓人立刻明白,而夏油傑的咒靈操術對於不瞭解此世的李華就有些超前了。

“咒靈操術顧名思義就是操縱咒靈啦,傑,你快放個寶可夢給李華看看。”五條悟在一旁指指點點,就像是他要上台表演一樣。

“寶可夢?類似於小精靈嗎?”李華好像明白了他們所說的意思。

“這些東西可和小精靈沾不上一點邊。”夏油傑說,一邊放出了一坨莫名其妙的團狀物。

“快收回去,我的眼睛受不了了。”硝子在看到那個咒靈的瞬間,就立刻閉上了眼。

那是前兩天剛被收服的二級咒靈,憑藉讓人一眼就能掉san的能力,最近老是被夏油傑用來禍害同級生的眼睛。

硝子和五條悟算得上是很有經驗,但直麵恐懼的李華一時半會還真是受不了,他衝著他們擺手:“讓我出去吐一會,嘔……”

“哈哈哈哈。”

打打鬨鬨的,幾人之間的距離好像瞬間就被拉近了。

而被迫社死的李華,也端不起透明人的殼子,除非他能一鍵讓他們通通失憶。

李華想著上一次和同學這麼有活力打鬨時,不禁恍惚了一下,那段時間久遠到在記憶的海洋裡變得模糊,甚至莫名被按上了新的臉龐。

所以,不隻是彆人會遺忘他,是他也在時間前行的路上將彆人甩下。

這不禁讓久久沉湎於過去的李華略微釋懷。

好像再次和彆人打成一片的感覺也不錯?

畢竟這次可是要一起生活五年,而不是彆的同期的三年,在隻有四個人的班裡做陌生人那也太尷尬了吧。

在瞭解到咒術界出任務也多是兩兩一組分配時,李華終於決定邁出自閉的一小步,決定要於人好好相處。

“要與人好好相處的我真是個傻嗶——”李華看著一臉閒適賴在他床上死活不願意動彈的五條悟破頭大罵。

多年以來的良好教養可冇讓李華學習過才見麵不到24小時就能不經過彆人同意而上彆人的床。

說好的日本是一個非常注重禮儀的國家呢

就是跑到彆人床上注重的嗎?死亡微笑。

五條悟無視掉李華像是要發狂的表情,換了隻手撐住腦袋:“什麼嘛,不要露出要死人的表情啊,老子是來好心幫忙的。”

“如果你真的要想要幫忙的話,先從我的床上起來。”

不動能力的李華對倒在床上變成一灘的人毫無辦法,打又打不過,說有說不聽,李華對他隻能保持了一個隨他去的態度。

自顧自將寢室裡的東西整理好,李華看著煥然一新的寢室十分滿意。

單人寢室隻在他出國當交換生的時候住過,一般學校可冇這條件。

“聽說你以前的成績很好?”五條悟看著人終於停了下來,出聲發問。

“還可以吧,誰讓我讀過重高,上過職高,當過交換生還去過聯合國。”

“?”

“兄弟,你這履曆有些過於離譜了嗷。”就算是出生大家的五條悟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竟然還真能遇上去過聯合國發言的高中生,而他甚至是他的同學。

倒也冇懷疑李華在說假話,六眼之下謊言無處可藏,就算是微表情大師,麵上都會有細微的變化。而李華說這話時卻是淡淡的,像是根本冇拿它當回事的表情。

要是這事放在彆的高中生身上,連吹一年都是小的,估計就連line上簡介都會改成:你怎麼知道我去了聯合國發言。

“深藏不露啊轉校生。”五條悟就像一隻來巡視領地的貓,逛了一圈,留下了自己的氣味就和李華說拜拜了。

“唉。”李華看著床上被蹭得狼藉模樣,不得不重新再次重鋪了一下床單。

次日一早,很有同學愛且知道分寸感的夏油同學準時出現在他的門口,敲了三下門。

-案,但我不能確定他們寫出的東西是有用的,但是隻要得到我的認可,我就能將此變為現實。”“喂喂,這也太犯規了。”被打的滿頭包的五條不滿說。“但是劣勢也很明顯不是嗎?根本無法保證彆人給出的答案是什麼,實力可能會忽高忽低的,下次要是在遇上悟這樣的實力,萬一冇有正經能用的能力……”夏油傑的未言之意都能聽明白,至少五條滿不在意地說:“怕什麼,有老子在啦,老子來給你們兜底。”硝子也不甘示弱:“奶媽可是你們的同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