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根本看不出來他還會教書育人啊!他究竟是上了什麼樣的一艘賊船?這個問題的難度太過於超前,以至於過了整整一節課他依舊冇有頭緒,而剛下課,桌前就圍上了兩人,打斷了他的思緒。“喂喂,你的術式是什麼呀?”五條悟在一旁好奇地問。李華將視線從那雙忽閃忽閃的眼上移開,就對上了班裡另一個男同學好奇的臉。因為眼睛太小而無法讓人看清眼裡情緒,但是情緒都寫在臉上了呢,夏油先生。李華無語,想求助第三者,誰知他的腦袋剛要...-

體驗了一下高專那稱不上好吃,但是也不能說難吃的飯後,兩人便來到了教室。

教室裡已經硝子已經在了,一臉專心致誌的研究手機,看見兩人來了,打了個招呼,自然而然走到李華的麵前,討要了一個聯絡方式。

順利加上line後,還將他拉近了一個三人小群,不難看出都是這個班裡的同學。

五條悟對自己的臉非常自信,連頭像都是自己的大頭高清照,李華點進他的主頁,發送了一個好友申請。

空曠的教室隻有四個人,還有一個還冇來,位置想怎麼坐都行。

李華看了一眼他們的坐法,在邊上拉開了一張椅子,與他們並排坐在了一起。

上課鈴很快敲響,五條悟頂著那頭淩亂卻又不失美感的髮型踩著鈴聲的最後一秒進入了教室。

坐下後還沾沾自喜:“不愧是老子我,就連卡時間都能做得如此完美。”

全然不顧台上臉色驟變的夜蛾老師,直接趴下,準備進行一個回籠覺。

不過老師臉色變歸變,但卻冇有將人叫醒。

就在李華以為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特權主義時,就發現,這個班裡剩下的兩名同窗好像也將老師當作一個透明人,玩手機的玩手機,玩劉海的玩劉海。

總之,這個班隻有他一人帶來書和筆,並做好了認真聽課的準備。

完了,他想。

老師你終究是要失望了,李華並不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好學生,一看班裡這離譜的學習氛圍,李華決定,打不過就加入。

迅速的合上書,避開了老師寄予厚望的目光。

夜蛾:說好的好學生呢?

李華算是發現了,高專就是一所你愛講講,我愛聽聽的學校。

冇有課後作業,也不收學生手機,更彆提師生矛盾。

畢業後要是能留任在這當老師豈不爽死?

工資高,學生少,事也少,唯一的不足就是郊區偏遠,但現代社會外賣也如此發達,所以也隻是微微一點不足。雖然家庭富裕但冇少兼職的李華留下羨慕的淚水。

要是有一天他能擺脫這個萬年高中生的身份,他也要找這種工作乾。

很快,這種各乾各事的課堂轉眼就過了兩天。

早八晚五,還冇有晚自習。

世界意識真冇有騙人,這真是一個美好和平的地方。

早六晚十的絕望高中生從未如此幸福過,而這幸福的日子還能長達五年,想想李華都覺得美妙。

就當今天李華覺得還是像之前一樣渾水摸魚就能混一天時,一本檔案被夜蛾放到了五條和他的手裡。

“新人,看來這次是老子帶你出任務哦!”五條抓過任務就隻是請掃兩眼:“區區二級就要老子出馬了?”

“這次主要是讓李華跟著你熟悉一下怎麼出任務,順便看一下李華的實力,你這次主要是做一個保險措施。”

“這樣嗎,那老師我們就先走了哦!”話冇說完,五條悟抓過李華的胳膊就衝向了門外,“我們要速戰速決,那樣就還能趁早去買大福。”

果然,甜食什麼的纔是對五條悟最重要的東西吧。

鹹黨表示不理解甜黨,上次五條悟給他帶的小蛋糕冇吃兩口就覺得膩,但是礙於麵子,李華最終還是整個吃完了。

“五條悟,……記得放……”夜蛾的聲音被落在後麵,距離太過遙遠以至於李華也冇聽清他在說些什麼。

倒是五條回答的很快:“老師,我一定會記得你不放加倍的糖。”

任務的地址在東京的另一麵郊區,車程遙遠,但拉上了五條這麼一個活潑過了頭的人,路上可謂是一點也不無聊。

東扯西扯幾句,就將咒術界大部分是吐槽完了。

他不但自己吐槽,還硬要李華跟著一起罵。

就這樣,在一旁輔助監督敢怒不敢言的目光下,他們兩人被送到了任務地點。

還冇等車停穩,五條悟率先下了車,將李華順手一併扯了出去,將輔助監督一人留在這裡。

“五條大人——”輔助監督在後麵揮手大喊,可麵前的兩人早已跑得冇影。

“夜蛾老師讓我一定要放帳啊啊啊啊啊。"冇辦法,聯絡不上二人的輔助監督並不像承擔不放帳的責任,選擇了在後麵悄悄被刺:“夜蛾老師,五條大人和李華同學拋下我走了。”

對於五條悟乾這事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夜蛾也明白一個輔助監督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了五條悟,更彆提一般人甚至不敢管。

“知道了。”夜蛾也冇為難他,現在隻能寄托於李華前麵聽到了他說得話去提醒五條。

夜蛾沉思片刻:"算了。"

他打通了上層的電話,還是提早告知一聲後續的修複以及公關部門好了,至少會有個準備。

把希望寄托給五條悟,還不如自己做好準備。

——

“這也不像是有詛咒的地方啊。”李華環顧四周說。

這裡綠葉的枝條壓得很低,風與鳥來回穿梭在林間,葉子搖曳,光影交錯。

李華覺得此時坐下就能立刻開始野餐,多麼美好的大自然環境。

“詛咒可不是會看環境生長的東西,就像是李華,你身上不是也有一個嘛!”五條悟漫不經心提起他身上的東西。

幾乎是瞬間,李華就愣在的原地,原來那東西,真是詛咒啊。

這不就說明,他終有一日,還是可以正常長大,隻要解決掉找個詛咒。

這個發現幾乎讓他想要落下淚來,這麼多年,他試過無數辦法,可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而現在卻被髮現是詛咒,正好專業對口了不是?

“五條君,你能解決我身上的詛咒嗎?”此話他問得忐忑不安,就像是被拉上了斷頭台,究竟是刑滿釋放還是立刻行刑都在五條悟語種。

“我不行哦。”五條回答。

也是,李華安慰自己。

要是能被身邊人輕鬆解決了,那他也不至於被困這麼多年,他不是冇將希望寄托於自己的能力,可收到的回答卻無一能用,甚至不少答案都是他遇上鬼了。

可不就是遇上鬼了嗎,在接下去,連他自己都要變成鬼了。李華想。

冇等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另一半五條悟繼續開口:“這個都靠你自己才行,自己詛咒自己的案例還是很少見的。隻要你能放下,這個詛咒就迎刃而解了呦!”

所以,得靠他自己解決?

能解決?

那你為什麼話說一半啊啊啊啊,你把我浪費的感情還給我!!!

內心是如此咆哮,可李華卻像是被割裂開來,一半說的啥能解決真高興,另一半這是惶惶不安,他在恐懼,什麼叫自己詛咒自己?

“彆想那麼多啦,你來我們學校不就是為瞭解決這個的嗎?放心,老子可是最強,一定能幫你一起想到解決方案的。”

“五條君,謝謝你。”這是李華髮自內心的感謝,無論五條隻是安慰他也好,敷衍他也擺,至少在此時,麵對自己的情緒崩潰,五條悟無疑是支撐了他一把的絕佳助力。

“小心。”

一直躲躲藏藏冇露麵的詛咒此時張開了獠牙,對著麵前的兩人躍躍欲試。

“真難得啊,居然有咒靈敢來招惹老子了。”五條悟在一旁笑得猖狂,就這點程度,一發蒼能將咒靈轟得灰都不剩。

“來嘛來嘛,來玩玩嘛。”五條悟衝著咒靈勾手。

“就算它能看見,也看不懂這個手勢的意思吧。”李華默默吐槽。

“五條君,這個咒靈就放著我來吧,畢竟這次的任務不是要摸我都底嗎?”李華拉住五條悟躍躍欲試的手,一本正經請求。

“好嘛好嘛,正好讓我再看看你那好玩的術式。”對於自己不能出手但是能看到好玩的場麵五條悟覺得冇問題,他舉雙手讚成。

被兩人一同無視徹底的咒靈徹底按捺不住,盯著五條悟驚人的壓力衝了過來,與此同時,李華飛快使用語音轉文字,在手機上演變出一段話:

你好,我是李華,現在我遇上了名叫咒靈的生物,請你幫我……

很快,跳出的第一個回答正好落在了咒靈的臉上。

幸好五條悟眼疾手快帶著李華跑向了另一邊,可能開局李華就能打出GG結局。

想象中強有力的能力並未出現,出現的反而是:

笑死,你以為你在演咒術回戰嗎?

李華手一劃,跳過了這個,下一張卻是:

怎麼,咒術回戰都能火到口口裡去了?

我的術式,關鍵的時候儘量不要掉鏈子好嗎?

彆到時候他都被咒靈殺了幾個來回了,被刷不出一個能用的東西。

“喂,你行不行。”五條悟單手拎著李華飛到了空中與咒靈玩你追我逃的小遊戲。

也是看著那咒靈張開的血盆大口,以及那近在咫尺的溫熱腥臭的呼吸提醒著李華,這是現實,搞不好,真的會死。

“五條君,這次可能還是需要你的幫忙了。”李華訕笑兩聲,說靠自己的是他,要彆人幫忙的也是他,這讓他怎麼能不尷尬。

“早這麼說嘛!”五條勾起中指,彈出了一小團壓縮的藍色咒靈團。

“蒼。”

無下限術式的彈出帶來的颶風令李華有些睜不開眼,但後期蒼砸落在地的強烈碰撞聲令他直接起了耳鳴。

李華目瞪口呆看著眼前的場景,原本生態美好的風景區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廢墟。

“哇!”由衷的驚歎聲從口中發出。

怪不得五條悟不肯在學校了演練,這一下怕不得直接拆了學校?

-手動腳?冇有分寸感?如果我是李華,那他一定喜歡我,那我就選擇原諒他!“這個不算!”李華麵對幾人一臉:哦~的表情發出強烈譴責,並準備用事實證明這隻是一個意外。然而下一篇:愛動手動腳?如果是我,我就摸回去,又有什麼是比真人皮膚摸起來手感更好呢?如果有,那一定是帥哥的皮膚。此話一出,幾人麵麵相覷,教室裡安靜到甚至能聽見李華石化碎裂的聲音。帥哥五條悟一臉嬌羞:“冇想到你是這樣的李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