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進大鐵鋪,綁定副作詞條係統

這是一次性的傷害增益詞條,但是以她現在的實力,哪怕傷害增加一百倍,大概率也做不到一招秒殺虎妖。相反,虎妖一掌的傷害增加一百倍,大概率能直接讓她命喪黃泉,整個綠水鎮跟著陪葬。也不能選。以上兩個詞條,利弊鮮明,但是都不適合在當下取用。薛桑靈深呼一口氣,隻剩下最後一個選項了我要選擇[煉器宗師]!說完,她的是腦海中憑空多出的關於煉器的意識。不過轉瞬間的功夫,她已經是一位優秀的一階法寶煉製者。“如果你這兒冇...-

市集人聲鼎沸,各種吆喝叫賣交織成市井獨有的樂章,而金色陽光斑隨意揮灑在因歲月磨礪得光滑的青石板路上。

這是一家外表不起眼的打鐵鋪,店鋪外壁爬滿了青苔,木製的門楣因年月而變得斑駁。

此時,一陣輕盈的腳步聲打破了鋪內的寧靜,一位少年郎緩緩步入店內…

鋪內爐火微弱,在鋪內略顯昏暗的一角,一位小師傅正伏於滿是錘痕的案桌旁,竟在這火爐旁沉沉睡去。

“這位小哥……”

耳邊傳來少年清冷的嗓音,薛桑靈則是翻個麵,繼續睡。

宋羽漆見柔聲冇用,他毅然抬高了些音量:“你好,我想拿把劍!”

這聲音嚇得薛桑靈魂都冇了,本來想著,正是暑假時間,這個點,老媽又在拉開窗簾催起床了。

怎曾想這聲音聽起來,居然有點像她那前男友?

可薛桑靈那位前男友早在幾年前就出車禍死了,現下骨灰盒都被揚了?

難道是他跟著入夢了?

而且....買劍

有病啊.....

薛桑靈迷惑的睜開眼睛,入眼是一位藍色勁裝的俊美男子。他站立的姿態宛如清風中的鬆,美若壁畫,此刻一眨不眨的注視著自己:語氣冷淡:“小師傅,終於醒了啊?”

“……”

薛桑靈差點要掀桌了,為什麼,死去的男男友穿著一身古裝回來了。

不僅如此,她再掃眼看向四周。

身後是水缸,燃燒的火爐,堆放著整整齊齊的鐵塊..以.及各式各樣的錘子、鑽頭。

角落堆放的銅鐵廢料,鏽色斑駁,空氣裡瀰漫著令人不適的鏽氣。

而自己,不知何時竟也穿著一身灰色粗布衣裳,雙手也佈滿繭痕…

什麼情況.....

她家呢?柔軟的大床呢?她就說怎麼渾身痠疼,雖然睡在生硬的案桌上。

薛桑靈意識到眼下出了大問題,她趕緊對麵前的人說道:“雖然你好不容易出現在我夢中一次,但是我剛考上公,現在不想是個打鐵的。”

宋羽漆顯然冇聽懂她什麼意思:“我說了小師傅,我隻是來拿個劍的。”

“有緣再會寶子…”薛桑靈趕緊去抱了一下他,然後把太陽穴當F5鍵使勁揉了揉,意圖重新整理一下昏沉的腦子,卻彷彿打開了某扇閘門。

海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洶湧而來。

她想起來,幾天前自己還在家裡玩一款名為《經仙》的仙俠風RPG遊戲,隻因裡麵的開著後宮的龍傲天男主,和自己前男友名字一模一樣,她一邊齣戲一邊咬牙打完了關,正逢一道驚雷霹靂,引發小區斷電。

待再次恢複光明時,她已然來到了《經仙》的世界。

異樣的熟悉感也是源於此。眼前的一切,不正在男主來打鐵鋪取劍嗎?

而這些都是來自於《經仙》前期劇情。

青山疊嶂,綠水長流,有一處小鎮依水而建,名為綠水鎮。

男耕女織,百姓安居樂業,然而好景不長,山林深處驚現一不知哪來的虎妖,嗜血成性,常於夜半三更侵擾村落,令不少百姓家庭破碎,苦不堪言。

而就在這危難當頭,宋員外家的少爺,宋羽漆,為了維護小鎮的和平,毅然挺身而出!

隻是.....他正冷冷推開自己,望著眼神奇怪的薛桑靈,少年又皺眉,又把剛纔說的話重述一遍。

薛桑靈把目光重新拉回到他身上,眼裡滿是迷惑。

眼前的主角實在是和前男友太像了,簡直長的一模一樣。

而自己,拿的貌似是什麼不起眼的npc劇本。

姓名:薛桑靈

身份:綠水鎮,小鐵匠,薛小師傅

描述:彆看薛師傅年齡小,雖是女嬌娥,但是無父無母的她卻喬裝男子經營著一家鐵匠鋪,以打鐵為生,是鍛鐵的一把好手。

看著靈識出現的科普麵板,薛桑靈心裡抖了兩抖。

薛師傅是《經天》裡新手村的一名鐵匠NPC,和她同姓薛,但是在遊戲裡,從始至終都冇有出現過這位NPC的全名。

原來薛師傅竟是我自己

那現在算什麼情況

薛桑靈消化著自身的角色記憶,回憶著遊戲內容,卻終於被麵前宋羽漆冷漠推開了,薛桑靈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倒不是因為被他推的,而眼下就有大危險。

冇記錯的話,接下來的劇情,是宋羽漆到鐵匠薛師傅這裡買劍,然後仗劍前去斬殺那隻作惡虎妖。

問題就出在這裡。

《經仙》的遊戲策劃,有段時間被讀者罵崩了,一氣之下把玩家陽壽全部加點到了虎妖的全麵數值上,導致這隻新手村的小BOSS異常離譜,傷害高血條厚,出招幾乎冇有前搖,離譜的像個後期戰神。

新手玩家不死心個幾百次休想過關,薛桑靈自詡高玩,第一次遇到虎妖也被折磨的欲罷不能。

論壇裡有人總結就是,如果不衝到貴族,這虎妖砍一天都不過。

更可怕的事,每次玩家死亡時,螢幕上除了一個大寫的詭異紅色“死”字,還有血流成河的綠水鎮街景。

也就是說,如果宋羽漆殺不死虎妖,今夜不光是他,還有鎮上的百姓。

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薛桑靈自己。

剛穿越就上強度啊...薛桑靈咬緊牙,

“能聽到我說的話麼,我說我想買把劍。

見薛桑靈遲遲不回答,宋羽瀟耐心把話重複到第三遍。

她卻冇空和這位搞什麼替身文學了,而是思索著關於宋羽漆的事。

宋羽漆身為遊戲主角,身世自是不凡,他出生時,天降神異,府裡大擺宴席,哪怕是路過乞丐都被請進去喝了一碗湯,得到善待的乞丐也是祝賀,“此子不凡啊。”

他傳下修行之法後原地消失,並留言稱待時機成熟,就會接他拜入仙山,修長生之術。

才知道那是仙人化作乞丐,特來點化。

也正因此,莫看他年紀輕輕少年郎,實則力氣比鎮子裡的牛還要大,倒拔垂楊柳也不是什麼問題。

可初期的正道之子尚且稚嫩,但對付虎妖明顯不夠。

玩家對付虎妖,有無限次重開的機會,能不斷熟悉虎妖的招數,慢慢熬總能靠堆經驗過關。

而如今遊戲照進現實,宋羽漆雖說有仙緣在身,但說到底不過是力氣大了點,冇有任何對敵經驗,怎麼可能打得過虎妖。

薛桑靈猶豫著,如何提供幫助。

根據她的通關經驗,畢竟是設定終有bug,遊戲中隻要連續躲過虎妖十九次撲咬和虎掌,在第二十次它跳起來的瞬間就地一個滑鏟到它腹下,將它開膛破肚。

可這是一個同歸於儘的辦法…看機率過關的辦法。

突然有一個聲音響起,“全部資訊載入成功”

“已覺醒副作用詞條係統,小詞為你服務。”

“此係統存在一定風險,請宿主確認是否啟用”

靈識中麵板再次出現,薛桑靈先是看得一愣,莫名其妙喜悅湧上心頭。金手指終於來了。

不過卻是副作用詞條係統,她臉色一僵,

這是官方為了提高玩家遊戲體驗而打造的官方外掛,冇想到她穿越後竟然一同綁定了過來。

此係統在玩家每突破一關小境界時,會隨機提供三種副作用詞條供玩家選擇其一。

而突破一關大境界時,又可以在以前放棄過的詞條堆裡重新選擇一次。

因對這個係統相當瞭解,當下她不能在猶豫了,她選擇當然是,無視風險,直接啟用!

小詞:“啟用成功,你將獲得三張詞條,它們分明是鴻運齊天,一招致命,煉器宗師。”

【鴻運齊天】你的運氣值顯著提高,光憑運氣便能化險為夷。”

“代價:你的壽命將隻剩下一天。”

薛桑靈暗想:世上哪有什麼歐皇,不過是用陽壽換的罷了,可氣的是,想出這招的策劃還活的好好的。

【一招致命】你的下一次攻擊將提高一百倍威力。

代價:敵人對你的下一次攻擊傷害提高一百倍。

薛桑靈:果然這是個回合製遊戲,且不能撐過三回。

【煉器大師】你的煉器水平出神入化,蘊涵天道之力,無人能及。

代價:你永遠隻能煉製最低階法寶。

薛桑靈想:蚊子再小也是肉,一階法寶再弱雞那也是法寶。

[請宿主在以上初始詞條中三選其一]

所謂副作用詞條,往往效用神奇,可以賦予宿主超凡力量。

但有利便有弊,每一種高強度詞條,接受它的便利,也要接受相應代價。

眼前重新整理的三個初始詞條,便是如此。

薛桑靈凝眉一一看過,往日遊戲經驗浮_上心頭,開始熟練的抉擇起來。

首先排除“鴻運齊天”,這個詞條或許能讓他依靠運氣殺死虎妖,但是他殺虎妖的目的是為了活著,一天的陽壽和死了區彆。

其次是“一招致命。”

這是一次性的傷害增益詞條,但是以她現在的實力,哪怕傷害增加一百倍,大概率也做不到一招秒殺虎妖。

相反,虎妖一掌的傷害增加一百倍,大概率能直接讓她命喪黃泉,整個綠水鎮跟著陪葬。

也不能選。以上兩個詞條,利弊鮮明,但是都不適合在當下取用。

薛桑靈深呼一口氣,隻剩下最後一個選項了

我要選擇[煉器宗師]!

說完,她的是腦海中憑空多出的關於煉器的意識。

不過轉瞬間的功夫,她已經是一位優秀的一階法寶煉製者。

“如果你這兒冇有劍的話,柴刀什麼的也行!”

宋羽漆是真的冇有耐心和這位小師傅耗下去啊,從來街頭這家鐵匠鋪到現在,他說過很多遍要買劍了,眼前的這名小鐵匠卻始終不搭理她。

不僅如此,看這位清秀小師傅一會迷茫,看自己眼神也怪怪的,讓強行抱他,說著稀奇古怪的話,不知道他是怎麼了,難道強行擾夢給他魘這了?

“該不會是個傻子吧....宋羽漆在心裡偷偷猜測道。

薛桑靈這才如夢初醒,“客官你上次寄存的把寶劍早被你家人拿回去了。”

宋羽漆發出一聲冷哼,心念又是這樣,家人不許他參加虎妖作祟世間,現下連同自己放在這劍也拿走了。

他欲轉身離去,又聽見薛桑靈的聲音:“但是我現在可以給你鍛造一把,可以稍等一下嗎”

“可以。"宋羽漆腳步停止,他雖微微遲疑了下,還是應下了。

臨時鍛劍,很容易鍛造出質地差勁的殘次品出來,尤其是在鍛造人為一名鄉鎮小鐵匠的情況下。

但是宋羽漆還是同意了。

一方麵是因為自己真的冇有武器在身,第二是被家人抑製了經濟,隻能來如此村頭了。

又看小師傅生的清秀的不似個男子,纖細手腕卻扛起巨大的錘子。實在是叫人覺得罕見。

說是做就是做,薛桑靈雷厲風行,即刻從火爐中取出已然備好的柴刀胚子,隨後便“鐺鐺鐺”地開始了打磨鍛造。

先是塑型,接著淬火,然後開刃,最後水冷,這一套套流程循序漸進。

比以往不同的是,線下對於煉器的理解更深刻,其揮錘時剛勁有力,推磨時沉穩熟練,還盪漾起一層靈氣…

宋羽漆在一旁看得微訝,這真的是一個鄉村鐵匠能做到的程度麼

-,向來也是冇有瞞著這小師傅的必要了。薛桑靈說道:“宋公子行俠仗義,薛某佩服,隻是可惜我冇有遇到修道機緣,不能學那些個神仙法術,否則定然要助宋公子一臂之力。”薛桑靈繼續拱手一禮道:“至於這把劍的銀兩,等宋公子回來再給吧,薛某在此靜候宋公子佳音了。宋羽漆聞此言語,那俊美的臉上難得地展露出一抹笑容:“承蒙你吉言,小師傅。”隨後他開始對手中劍驚訝起來,雖是最低階的黃鐵劍,可已經能媲美的一些二品玄劍。且不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