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倀鬼

活著,一天的陽壽和死了區彆。其次是“一招致命。”這是一次性的傷害增益詞條,但是以她現在的實力,哪怕傷害增加一百倍,大概率也做不到一招秒殺虎妖。相反,虎妖一掌的傷害增加一百倍,大概率能直接讓她命喪黃泉,整個綠水鎮跟著陪葬。也不能選。以上兩個詞條,利弊鮮明,但是都不適合在當下取用。薛桑靈深呼一口氣,隻剩下最後一個選項了我要選擇[煉器宗師]!說完,她的是腦海中憑空多出的關於煉器的意識。不過轉瞬間的功夫,...-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日輝漸漸低垂,宛若細紗輕拂過天際,將白晝的輝煌悄然收斂。天邊,燦爛織霞……

鐵劍鍛成。

薛桑靈滿意的點點頭,將鐵劍遞給了宋羽漆:“已經鍛造好了,宋公子拿去吧。

“你認識我"宋羽瀟接過鐵劍,問道。

“這城鎮上的,試問誰不認宋公子啊?"薛桑靈輕笑道,隨即又明知故問:“宋公子買劍,可是要去除掉那隻做惡虎妖

宋羽漆猶豫了一下,輕輕點頭。

他此次是違抗家人命運悄悄出來,因為父母知曉他有行俠之心,卻不願意讓他以身涉險,他特此把劍寄存放在鐵匠鋪,冇想到還是被父母發現取回去了,看來就是為了絕了他的念想。

眼下對方知曉還給他鑄劍,向來也是冇有瞞著這小師傅的必要了。

薛桑靈說道:“宋公子行俠仗義,薛某佩服,隻是可惜我冇有遇到修道機緣,不能學那些個神仙法術,否則定然要助宋公子一臂之力。”

薛桑靈繼續拱手一禮道:“至於這把劍的銀兩,等宋公子回來再給吧,薛某在此靜候宋公子佳音了。

宋羽漆聞此言語,那俊美的臉上難得地展露出一抹笑容:“承蒙你吉言,小師傅。”

隨後他開始對手中劍驚訝起來,雖是最低階的黃鐵劍,可已經能媲美的一些二品玄劍。且不知比市麵上濫竽充數的玄劍太好了。

當真是臥虎藏龍,這小師傅年紀輕輕,看起來也是個人才。

端此心態後,宋羽漆朝陳芩認真道謝一番,鎮子外離去了。

薛桑靈目送著他的離開,心中並無擔心。

當那把鐵劍鍛成出爐時,虎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必然逃不開一個死字。

要知道,這個遊戲的設定,擁有“煉器宗師”詞條後,她的煉器水平已經堪比一個以煉器入道的渡劫大能,線下哪怕是她隨意鍛造一把菜刀,即使威力有有限,也絕非一隻小小虎妖所能承受。

薛桑靈選擇這一詞條的原因。除了煉器這一切本來大陸就吃香,未來亦是可以提供極大助力。

至於“隻能煉製一階法寶”的詞條副作用..也隻能說明通過煉器入道算是徹底與她無緣了。

一階以上法寶雖自己煉製不了,或者多花點靈石找人代煉也行啊!

雖然她現在隻是個貧貧無奇打鐵鋪的npc,npc也有一顆賺靈石成大佬的心啊。

薛桑靈稍微休息了一會,顯是照了鏡子,實在是有些雌雄莫辨了,除了穿的像打鐵鋪的,容貌反而像個清秀小書童,

因從小就以男裝示人,倒是冇人懷疑過她的性彆,既然已經穿進來,為了不生事端,她也決定繼續下去,此刻歎了一口氣,再次拿出鐵錘,又開始鐺鐺鐺的操練起來。

這些行為儼然刻在了骨子裡,每次遊戲截圖到鐵匠鋪都是,長相清秀的小師傅開始了打鐵生活。

薛桑靈的警惕之心卻冇有緩解下來,雖已為主角送了裝備,但是眼下另有要事,並非可以放鬆的時候。

三更時分,夜色已深,一縷縷晚風穿梭於中帶來一絲涼意,那正是薛桑靈走進無數次的遊戲世界,此刻她踏著皎潔的月光。周圍都是白牆黑瓦。

綠水鎮的風景向來不錯,而如今入眼是一處處殘垣斷壁的屋舍,石磚瓦礫落得四處都是,滿目瘡痍。

薛桑靈很清楚這破敗不堪的正遊戲中虎妖襲擊的結果,路邊田野上甚至還能看見巨大的虎掌印,以及散發著腥味的血漬。

妖邪霍亂,最受苦的往往就是百姓。

好在宋羽漆已經拿著那把劍去殺妖了。

薛桑靈第一次身臨其中,還是感覺到了害怕的氛圍,最終在鎮子角落的一處小屋前停下腳步。

她走至門前,敲了敲門,“咚咚。”

“誰啊”許久,屋內才傳來一聲男人疑問。

“是我呀,小薛!"薛桑靈大聲朝門內喊道:“王叔你上次托我鍛的東西給帶來了,你開門拿一下!”

門嘎吱的開了,一名神采奕奕的中年人開了門,他打量著薛桑靈疑惑問道:“我找你鍛的什麼東西啊,我怎麼不記得有找過你”

薛桑靈微微一笑:“王叔是忘記了嗎”

又從背在身後的手拿出一把錘子,在王叔疑惑的目光晃了晃,“昊天錘啊,記不記得啊,這個啊。”

語罷,便見她猛然舉起錘子,對準那王叔的腦袋,狠狠砸下!

哢擦--

薛桑靈下手極重,人頭骨是堅硬的地方了,而她那錘子跟著她身經百戰,早就是被以前的師傅煉化過的,一敲下,便有一道清脆的頭蓋骨破碎聲傳來。

“啊一-”猝不及防受此重擊,王叔依舊冇有倒下,反而痛苦的捂住腦袋,慘叫連連。

更令人奇怪的是,他腦袋遭重錘後竟然不見有半點鮮血流出。隻有他方纔神采奕奕的表情隨著膚色突然失去血液的支撐,整個人枯萎了下去,同時五官因為極度的痛苦而扭曲成一團,逐漸變得麵目猙獰,詭異的模樣越看越不像個人。

他先是看了眼薛桑靈手中的錘子,擇人而噬的目光死死盯著薛桑靈,似乎不甘心被如此背刺:“我心疼你無父無母,孤苦無依,從小就帶你扱好,你為何要殺我?”

薛桑靈說不出話,她的手急切的抖著,隻看到此刻的王叔,果然不似一名鄉鎮老漢,他身形猛地暴起,還長出了老虎毛色,如野獸般撲了過來!

薛桑靈心一橫,握著錘子的手當空一揚,對準王叔的腦袋又是狠狠一錘砸下。

伴隨著清脆的敲砸聲,王叔的頭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凹陷的坑,這是普通凡人絕然無法承受的傷害,他抱住腦袋,看向薛桑靈的眼神目眥欲裂,一邊後退一邊痛苦的嘶吼道:“你…你為為什麼要這麼做?“

遭受薛桑靈無情的兩下錘子後,他的神情是肉眼可見的憤怒。

馬上又迎來了第三錘,第四錘。這一錘頭勢大力沉敲擊聲震盪不息,王叔終於承受不住,僵直著身子筆直癱倒在地。

雖然他雙眼還圓圓的瞪著,但氣息已然全無,看樣子終歸是嚥氣了。

與此同時,一縷青煙驀然從他天靈蓋上升起,如霧般在空中盤旋繚繞,嫋嫋輕徐,隱隱約約間透著幾分森森邪氣。

陳芩冇有理由這股清煙,而是看向癱倒在地上的屍體,她終於因為王叔的話,原主的身體的本能落下淚。

王叔憨厚老實,對原主一直多有照顧,而她今日出手,隻因眼前這人並非王叔。

真正的王叔,早在幾天前就被虎妖給殺死了,她剛纔錘死的,乃是被虎妖攝魂王叔屍體後,所形成的一隻倀鬼。

倀鬼受虎妖奴役,若是鎮子上有修真者前來蕩妖除害,這隻倀鬼便會提前為虎妖通風報信,或在虎妖消滅整個小鎮後,這隻倀鬼就會為虎妖在外奔波,給虎妖尋找新的口糧。

所謂為虎作倀,就是這個道理。

在遊戲裡,玩家殺死虎妖離開這個村子後,村民們卻仍然會接二連三的奇怪死亡,背後就是這隻倀鬼在搞鬼,因為它需要吸食生人血肉供自己存活。

不僅如此,虎妖為了保持倀鬼青魂不散,還給了它五塊靈石用來固定魂魄。

陳芩蹲下身子在王叔懷裡摸索了一陣,果然發現了幾塊閃著白色微光的小石頭,正是那虎妖賜予它的五塊靈石。

她緩緩的用手講王叔的眼睛蒙上,“王叔,我已經幫你報仇了,一路走好。”

正當時,隻聽見響動,空中那團青煙忽然消散開來,轉瞬間便散得無影無蹤。

陳芩見狀,立馬明白了,青煙是由虎妖的本命神通化成,若是侵入人體便能形成倀鬼,離開人體則會凝結不動,隻有虎妖死後纔會隨之消散。

-眼下青煙消失,說明虎妖已死。

宋羽漆成功殺死了虎妖

剛纔殺倀鬼自鬨出一些動靜,不知情的以為又是虎妖侵襲,在家瑟瑟發抖…

如果他們知道虎妖已死,大概會擁抱著家人朋友喜極而泣。

可雖然眼下虎妖和倀鬼都被殺了但並不意味著這個村子未來就會太平。

這是一方恢詭譎怪的世界,除了像虎妖這樣的凶惡妖獸,更有數不清的魔門□□作亂。

可以說是步步危險,處處殺機,若是稍有不幸,就會和眼前這些村民一般,流離失所,任由宰割,甚至是家破人亡。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薛桑靈自然不想這樣,上輩子她努力考公上岸在現實世界為了不憋屈,這輩子她也要讓自己修真界過的不憋屈。

她回去洗漱後,開始覆盤劇情,如果冇有記錯的話,殺死虎妖後的第二天,驚玄仙宗恰好就會有人來接引因宋羽漆殺死虎妖為機引他上山修道....這不僅是宋羽漆的機會,同樣是薛桑靈的機會。

遊戲設定裡,堂庭宗乃是當世修真大派,若是能拜入山門,未來修道之途不說順遂,必然少走許多彎路。

隻不過,堂庭宗這次派人來的目的,主要是奉真人之命接引宋羽漆上山,並冇有帶其他人回山之意,除非自己修道根骨極佳,否則大概率是不會讓使者多看一眼的。

薛桑靈這般想著,不禁有些頭疼。一個鐵匠NPC的根骨資質,又能好到哪裡去

可是她又想到了,宋羽漆那張和前任一樣的臉,陷入了恍惚…

-香,未來亦是可以提供極大助力。至於“隻能煉製一階法寶”的詞條副作用..也隻能說明通過煉器入道算是徹底與她無緣了。一階以上法寶雖自己煉製不了,或者多花點靈石找人代煉也行啊!雖然她現在隻是個貧貧無奇打鐵鋪的npc,npc也有一顆賺靈石成大佬的心啊。薛桑靈稍微休息了一會,顯是照了鏡子,實在是有些雌雄莫辨了,除了穿的像打鐵鋪的,容貌反而像個清秀小書童,因從小就以男裝示人,倒是冇人懷疑過她的性彆,既然已經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