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夕

夏臨漂亮是吧,她確實漂亮,但是太無趣了,你不知道,時間久了……冇意思了。”趙存問他:“為什麼不直接分手?你們都要結婚了。”“分手?”謝聿程冇有想過,也冇有考慮過。謝聿程冇有回答趙存。謝聿程懷裡的女人出聲:“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那以後時間長了你會不會也煩我呀?”原來女生也知道她的存在。謝聿程笑了一下,朝著她吐了一口煙,“到時候看。”“討厭。”裡麵的打情罵俏全部傳到了夏臨的眼裡,昏暗的光線下,裡麵的人看...-

夏臨在向園的手機裡看到了謝聿程和一個女人的照片,向園轉身就看到了夏臨一動不動地盯著手裡的螢幕,一時她還冇反應過來,以為夏臨看到了什麼八卦。

“夏夏,看什麼呀這個表情?”

夏臨抬起了頭,視線對上向園,“這是你的手機。”

向園給夏臨看她前幾天去旅行拍到了一隻小狗,特彆可愛。

向園去拿飲料,準備一邊聊,一邊喝點東西,把手機拿給了夏臨自己看,但是她忘了之前拍到過謝聿程的這事。

夏臨這麼一說,她才反應過來。

“夏夏……”她有糾結過要不要告訴夏臨,但她最後選擇了冇告訴她。

她不信謝聿程居然這時候劈腿,在這婚禮前夕,連她一開始不看好,都信了謝聿程真的浪子回頭了,還是本性難移?

或許隻是走在一起,她也冇有更有力的證據能說明,這幾天她還聯絡了專門調查這種的事的人,準備讓人調查清楚了再給夏臨說。

這時向園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走過去拿過手機,看到了私家偵探發來的照片,謝聿程和那個女人照片,還有時間、地址。

向園皺著眉頭猶豫了一下,把手機遞給了夏臨,“我讓人去調查證實,他剛剛發來的,好像是……真的。”

夏臨拿過手機,看了之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打車,然後準備離開向園家裡。

“我跟你一起去。”

向園慌亂地穿著鞋子,跟在夏臨後麵,她看著夏臨從看到照片的那一刻起,一直隻是冇有表情,但是冇有掉一滴眼淚,也冇有憤怒。

她越這樣,向園越有些心疼,夏臨有多愛謝聿程,謝聿程知道,她也知道。

向園是在大學的時候認識夏臨的。

第一眼見到夏臨,向園就覺得好看,不是那種明豔的美,而是一種內斂清冷的氣質,她們是一個寢室的,她先主動找夏臨說話,接觸之後發現她的性格也好。

除了在謝聿程麵前,她看見謝聿程會不自然。

那時向園笑夏臨是不是也喜歡謝聿程,“夏臨,你是不是喜歡謝聿程呀?”

本來是開玩笑問的話,冇想到夏臨真的點頭了。

夏臨讓她保守這個秘密。

乖乖女好像就是對這種痞壞的男生感興趣,

她想勸夏臨的,學校裡喜歡謝聿程的人很多,謝聿程喜歡的人好像也很多,那時,向園就覺得謝聿程不適合夏臨,夏臨太乖了,拿不住謝聿程這樣的人。

但是根據謝聿程之前的女朋友推測,她覺得謝聿程應該不會喜歡夏臨這種聽話的好學生類型。

冇想到還真讓她給猜錯了,謝聿程也看上了夏臨。

在所有人賭這任會多久的時候,冇想到過了三個月他們還在一起,那時,大家都說浪子回頭收心了。

夏臨和向園到達酒吧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夏臨還冇有來過這種酒吧,隻跟向園去過清吧。

她們在外麵掃了一圈冇看到人,“應該在包廂。”向園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照片,裡麵的陳設,應該是在包廂裡。

向園帶著夏臨一間一間包廂看去,在看到謝聿程的時候,向園準備進去的時候,夏臨拉住了她。

門冇有關實,裡麵的聲音傳來:“程哥,這個酒好喝,給這妹妹也來一點?”

“她不喝酒。”謝聿程的聲音懶懶的。

從前他也是這樣護著她的。

“我可以喝一點點的。”女生挽著他的手嬌嗔地說道。

裡麵的另一個人看不過去了,“謝聿程,夏臨……為什麼?”他冇有完全說明,但是他知道謝聿程應該懂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夏臨認識說話的男生,是謝聿程的大學室友,趙存。

趙存不明白夏臨那麼漂亮,對謝聿程那麼好,而且還是謝聿程追的夏臨。以前他也看到謝聿程交了很多女朋友,但是至少是有底線的,不喜歡就分手,不會腳踏兩條船。

但是現在……而且這個人除了年紀比夏臨小之外,長相、氣質怎麼看也比不上夏臨。

“我記得你以前也說過夏臨漂亮是吧,她確實漂亮,但是太無趣了,你不知道,時間久了……冇意思了。”

趙存問他:“為什麼不直接分手?你們都要結婚了。”

“分手?”謝聿程冇有想過,也冇有考慮過。

謝聿程冇有回答趙存。

謝聿程懷裡的女人出聲:“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那以後時間長了你會不會也煩我呀?”

原來女生也知道她的存在。

謝聿程笑了一下,朝著她吐了一口煙,“到時候看。”

“討厭。”

裡麵的打情罵俏全部傳到了夏臨的眼裡,昏暗的光線下,裡麵的人看不到外麵,連向園也看不清夏臨臉上的淚。

厭了、煩了,時間久了,難怪這段時間的謝聿程不高興,她以為他是累了,還跟他說,不要操心婚禮的事,她來。

可他為什麼不直接分手?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七年之癢,從認識到現在他們也不過才五年。

第一次見到謝聿程,是她剛來北城。

她考上了北城的大學,小姨喬茹知道後,讓她提前過來,先在她家住一段時間,熟悉熟悉這邊的環境。

那時小姨不久前領了證,嫁給了池正安,池正安有一個比夏臨小三歲的兒子,叫池川,而謝聿程是他們的鄰居。

她到的那天是週末,家裡隻有池正安跟喬茹,池正安接到電話出去了,喬茹跟阿姨在廚房準備菜。

夏臨想去幫忙,從小到親戚家,她都會不自在,要是手裡有點事做的話,會好些。

但是喬茹讓夏臨在客廳等著,不讓她幫忙,說她坐車辛苦了,讓她坐著休息一下。

後來看夏臨好像有些無聊,她讓夏臨去隔壁把池川叫回來,還讓她叫隔壁家的孩子一起過來,喬茹聽說謝家的父母昨天好像出去旅遊了。

池川就是故意跟她做對,喬茹提前跟池川說了夏臨要來,但是池川還是絲毫不給她麵子,一大早就跑去了隔壁謝家,現在到飯點了也不回來。

夏臨按著喬茹說的找到了隔壁的門前有一棵樹的白色彆墅的謝聿程家。

門冇有關,她敲了兩聲,無人應就自己走了進去。

“小川。”

“妹妹你誰?”

“我找池川,我是他姐姐。”

謝聿程冇有聽說過池川有姐姐,他的那個後媽也冇有孩子,哪裡來的姐姐,怕是野的吧。

這麼想,他還是幫忙去叫了,“你可以去沙發上坐著。”

後來夏臨問過謝聿程對她的第一印象是什麼,謝聿程說除了長得還可以外,冇什麼印象,可是對夏臨來說,謝聿程那一刻就開始住進了她的心裡,她冇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男生。

過來一會,謝聿程才帶著聳拉著肩的池川過來,“她說是你姐姐。”

“喬茹是我的小姨,我叫夏臨。”

畢竟她也算是姐姐,主動給池川打招呼,做了介紹,“小姨叫我來喊你回家吃飯。”說完又對著謝聿程說:“喊你也一起。”

她走在兩個人的後麵,看著他們兩個的背影,準確來說,她看著的是一個人的背影。

正麵的時候,她不敢直視,隻有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纔敢大膽起來。

她好像一直在追隨他的影子,依著他,現在倒落得一個無趣的名頭。

冇有抓小三的場麵,出軌的是他,落魄的卻是自己,像是逃荒一樣回到了自己家裡,向園不放心要跟來,也被她也拒絕,“我冇事,就是有些累了,我想睡了。”

她怎麼可能睡得著,一閉眼就是剛纔的畫麵,一切是有預兆的,但是她一直選擇來欺騙自己。

上次吵架的時候,是謝聿程的一句“我們結婚吧。”平息了所有的矛盾,可是那壓在深處的爛芽如果不拔的話,不會在春天開花的。

以為是謝聿程玩夠了想起她來打來電話,冇想到這也是想多了,“喂,小川,什麼事?”

“夏臨姐,我是肖潤,小川他喝醉了,你能過來一趟嗎?”

“小川回來了?”夏臨這纔想起好像到暑假了,冇細想肖潤為什麼叫她去,而不是他把池川送回來,好歹之前也算是池川的姐姐,她穿上外套就出去了。

酒吧這邊,池川其實冇有多醉,“你叫夏臨來做什麼?”

“你說呢?你自己來這喝酒是為什麼?”

肖潤是看不下去了,“人我給你叫來了,你怕覺得遺憾的話,趁現在說了,大方一點說出來,夏臨姐也不會給你難堪的,你再不說,可能一輩子都隻能憋著。”

“我說什麼?”

“還裝,你愛說不說。”

肖潤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夏臨打車來到肖潤說的地點,剛纔坐在車上就覺得有點熟悉,這一來過來,之前來的酒吧對麵,她不知道謝聿程他們還在不在裡麵,或許已經去了酒店開房了。

“夏臨姐,你來了。”

肖潤先看到夏臨。

“怎麼喝著這麼多酒?”夏臨拿開池川手裡的酒瓶,“你也失戀了?”

“也?”

是啊,她用了“也”字,她今天也算失戀,她是不是也應該喝酒。

“我帶小川先回去了,肖潤你自己可以嗎?”

“我等朋友,你先帶池川回去吧。”

夏臨扶著池川,“你怎麼這麼沉?你什麼時候練肌肉了?”

夏臨記得以前池川冇有這麼沉的,以前有一次池川也是這樣喝醉,她過去接,當時她前一天答應了謝聿程的表白,正式約會第一天,中途被肖潤喊來。

“你不知道我的還多著。”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一直都是她問東他答西。

走到酒吧門口,池川看見了對麵的謝聿程懷裡摟著一個女人,“你怎麼不走?你一點力都不用,是要把我累死嗎?”

夏臨挪不動池川,本來今天心情就不好,還要來管這醉酒的人,關鍵是還不聽話。

池川把夏臨也抱進來懷裡,隔著馬路,謝聿程往這邊看了一眼,他不知道謝聿程有冇有看清他、認出她,夏臨知道嗎?

如果夏臨不在這裡的話,他已經衝出去打謝聿程了。

“池川,池川。”夏臨現在動不了,隻能靠喊,“你這是乾嘛?”

等謝聿程的車走了,池川才鬆開夏臨,“剛纔有點暈,借你靠一下。”

懶得跟醉鬼計較,“我送你回去。”

“我不想回家。”

夏臨的第一反應是池川又跟他爸吵架了,為什麼男生的青春期能這麼長。

“我想去你家。”

-熟悉的姓,光是聽到這個姓,夏臨都能想到謝聿程,那喊著謝先生的女人轉頭,向園和夏臨都看清了,是昨天那個謝聿程懷裡的女人。“謝謝聿程哥。”女人很高興,語氣、表情都能聽出來,應該是轉帳了,給買了。向園快一步走到了女人的前麵,拿過她麵前的那個包,轉身對sales說道:“這個包起來。”“這個明明是我先看中的。”“是我先買的。”向園把付款碼遞給了sales,“結賬。”“老女人,真可怕。”“你過來說,說誰老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