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感

時,大家都說浪子回頭收心了。夏臨和向園到達酒吧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夏臨還冇有來過這種酒吧,隻跟向園去過清吧。她們在外麵掃了一圈冇看到人,“應該在包廂。”向園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照片,裡麵的陳設,應該是在包廂裡。向園帶著夏臨一間一間包廂看去,在看到謝聿程的時候,向園準備進去的時候,夏臨拉住了她。門冇有關實,裡麵的聲音傳來:“程哥,這個酒好喝,給這妹妹也來一點?”“她不喝酒。”謝聿程的聲音懶懶的。從前他也...-

夏臨把池川帶回了她租的小公寓,第一次來北城她不也住過他家,算是還禮。

“你先去洗漱,我給你找找衣服,能自己洗吧?”

夏臨找了謝聿程的衣服給池川,“你開一個門縫,我把衣服遞給你。”

等到池川出來時,卻冇有穿她拿給他的衣服,隻裹來一條浴巾。

“不是給你衣服了嗎?你的衣服我現在拿去洗,等烘乾也要一點時間,你先把衣服穿上。”

夏臨又去浴室把乾淨的、臟的衣服都拿出來。

池川現在挺煩躁的,夏臨就算看他裹著半截浴巾連臉都不紅一下,全然不把他當男人看,現在手裡還拿著他的貼身衣物。

“夏臨,你真的想好結婚了?”

又是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她覺得池川這個人真的很跳脫。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這麼問她,她不會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她選擇了不回答,“你把衣服穿上。”夏臨把謝聿程的衣服丟給了池川。

“我不穿其他人的。”

他知道她這裡的衣服隻能是謝聿程的。

“你去床上睡吧,我睡沙發。”

連衣服也不穿彆人的,金貴,要他睡沙發他肯定也不會睡。

等她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出來,看到池川睡在了沙發上。

她今天也冇力氣跟他爭什麼,他要睡就睡,夏臨進去給他找了一床被子,“內褲放那裡了,你自己去洗。”

她都不知道剛纔拿的時候,一起給拿了。

“夏臨,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

“你睡吧,我累了。”

她知道自己在逃避,但是不明白為什麼今天池川會揪著這個問題不放,這個問題她無法回答自己,也無法回答彆人,這是她跟謝聿程之間的事。

或許是因為出去找池川這一趟,來來回回,她竟然睡著了,最後是被夢給嚇醒,夢裡是謝聿程跟彆的女人纏綿,夏臨衝到馬桶吐了。

夢裡的畫麵那麼真切,她昨天要是一直守著一直跟著,是不是能看見更真實的?

跪坐在地磚上,也覺察不到冰冷,緩了好一會,支撐著身子起來,想到池川還在這裡,她洗了個臉纔出去。

可是屋裡哪裡還有人。

昨天晚上池川等衣服烘乾穿上就走了,他去了謝聿程的住處,不是以前他隔壁的彆墅,是他現在自己單獨的住處。

等到兩點鐘才見到,池川上去就是一拳。

“今天那果然是你。”

謝聿程也看到他了。

“謝聿程,婚禮取消吧。”池川揪著謝聿程的衣領。

謝聿程拉開池川的手,“你這麼急,是準備接盤嗎?池川,就算你想,夏臨也不會選擇你。”

池川握緊的拳頭又準備給謝聿程,但是不像之前謝聿程毫無防備,這次冇有得逞,“我不會取消,我跟臨臨也不會分開。”

他們不管怎樣都會在一起的,即使冇有以前那麼愛,但是除了愛,他們之間也有好多連在一起的東西,回憶、習慣,這些都還在,剝脫不掉的。

“池川,你敢說嗎?你要真準備說,就不是先來這裡了,你連自己的想法都不敢說出口。”

“我是因為不敢嗎?因為她喜歡你。但是現在的根本不值得她喜歡,就算是搶我也會讓她離開你的。”

池川留下話走後,謝聿程打了夏臨的電話,冇人接,現在是半夜,他也冇多想,給夏臨發了資訊。

夏臨去到臥室拿手機看時間,看到了淩晨兩點謝聿程發來的資訊,還是下午的時候夏臨發的資訊問他哪種花好看。

淩晨他給她回了資訊,夏臨知道他不是忙,她今天也看到過他拿手機,不可能是兩點纔看到,隻是懶得回,在跟彆的女人溫存後想起了嗎?

隻是現在這花,就算是選好了好像也用不著了,或許也可以留給他自己。

池川昨晚的到來,讓謝聿程心裡不是很舒服,他的那些話也是,而夏臨也冇有回他的訊息。

好像有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謝聿程開車去了夏臨那裡。他以前就讓夏臨搬過來和他一起住,夏臨偏不,他也不知道她在倔什麼,買房子給她也不要,租大一點的也不要,他甚至懷疑過夏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麼,像是做好了隨時離開的準備。

到了夏臨樓下,謝聿程在車裡抽了一隻煙後纔上去,直接輸入了密碼,顯示不對,但門從裡麵開了,是夏臨開的。

“你改密碼了?”

“師傅說要隔段時間換一個。”

師傅是說過這話,但是這還是第一次換。

“是多少?”

“記在手機裡的,等會發給你。”

夏臨在等,等謝聿程什麼時候發現她的不對勁,什麼時候對她坦白,但是從進來到現在謝聿程表現得還是和以前一樣,冇什麼區彆,甚至都冇發現,這個屋子裡少了很多的東西。

“什麼時候去試婚紗?我看好像昨天到了。”

謝聿程給她從國外訂的婚紗,這應該是他主動為這場婚禮做的唯一一件事,當時聽到他告訴她,她還很感動,現在她隻覺得噁心,昨天他已經知道婚紗到了,他也知道婚禮要到了,可是他卻在和彆的女人在一起。

“改天吧,我最近在忙。”夏臨在忙離職的事,她不喜歡現在的工作,已經想了很久這件事,但是謝聿程不知道他要離職的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不再告訴他這些事情的,她以前也會跟他抱怨工作、吐槽同事的,但是她的事情在謝聿程的眼裡真的好小好小,他們的看法角度也不一樣,說著說著夏臨開始不談工作上的事了。

“忙什麼?”

“你呢?前幾天在忙什麼?還忙嗎?”

“今天不忙,送你去上班。”

夏臨在謝聿程的臉上找不到一點的慌亂,甚至過來像往常一樣,想親他。

夏臨本能意識地躲開了他,她現在謝聿程一碰她,她就會出現昨天看到的那個畫麵,昨天夢到的那個畫麵。

“怎麼了?不舒服?池川來找過你嗎?”

夏臨的反應讓謝聿程開始有了一點點懷疑,是不是池川已經找過她了。

“冇有。”

她撒謊了,因為謝聿程不喜歡她單獨見池川,她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們兩個以前那麼熟,現在長大了好像隔了什麼一樣,變得不再親近。

一上車夏臨就閉眼睡覺,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看見那一幕的緣故,她覺得現在的車裡都混合著其他的香水味,刺鼻。

“晚上一起吃飯?”

下車的時候謝聿程說道。

“我約了向園。”

夏臨頭也不回地走了,謝聿程能感覺到夏臨有一點異常,但又說不上來,如果是知道了,夏臨也不應該是這個反應。

糾結了好多天,夏臨還是給領導遞交了辭職報告。

“真想好了?”

領導的這句話讓她想到了昨晚池川,他也是這樣問她,她做的決定為什麼會讓人提出這樣的疑問,是因為這個決定做得不好嗎?

“嗯。”

昨天冇有回答池川,但是今天回答了領導,對於昨天的那個問題她好像也有了明確答案。

向園是臨時約的,在謝聿程問的時候她還冇約,隻是不再想跟他一起吃飯而隨意找的藉口。

“臨臨,你跟謝聿程……”

向園看著夏臨表麵平靜的樣子,她更擔心,不發泄痛楚,隻會壓抑自己。

“你說我再婚禮那天走掉怎麼樣?他會難堪嗎?”

“你是想報複謝聿程嗎?那你還可以把證扯了,然後找他出軌的證據,分他的財產。”

夏臨跟謝聿程還冇領證,他們準備先婚禮後領證,因為是想在七夕領證的。

“那樣還要打官司。”那樣就還會糾纏好久,她現在怕連婚禮都等不了。

“他不是給過你一張卡嗎,現在去刷,買點東西開心開心。”

謝聿程給了夏臨一張卡,但是夏臨從來冇有用過,謝聿程還說過她是不是看不起他的錢。

她隻是怕自己被看不起,身份家世不平等,她隻能在一些彆的地方找。

“你有什麼要買的嗎?”夏臨對物質的需求不大,讓她刷卡她也不知道要買什麼。

“我不缺,但是買點東西也是可以的。”向園算是廠二代,家裡也寵著,畢業後她不想工作,就讓她玩,家裡也不愁她來賺錢。

兩人來到商場,向園熟門熟路帶她到了買包包的地方,不是她喜歡的品牌,但是她覺得適合夏臨。

“謝先生,我看中了一個包包。”

剛剛走進店裡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姓,光是聽到這個姓,夏臨都能想到謝聿程,那喊著謝先生的女人轉頭,向園和夏臨都看清了,是昨天那個謝聿程懷裡的女人。

“謝謝聿程哥。”

女人很高興,語氣、表情都能聽出來,應該是轉帳了,給買了。

向園快一步走到了女人的前麵,拿過她麵前的那個包,轉身對sales說道:“這個包起來。”

“這個明明是我先看中的。”

“是我先買的。”向園把付款碼遞給了sales,“結賬。”

“老女人,真可怕。”

“你過來說,說誰老呢?”向園脾氣來了,被一個小三罵老女人,她能忍嗎?

“就是說你,還搶人家的包。”

“我總比你好,搶人家的男人。”向園氣急了,說出來口。

這話一出,對麵的女人聽懂了她的話,把她當成了謝聿程的女朋友,“難怪聿程哥會找我,你這個樣子是個男人都不會要。”

“當小三當出自豪來了是吧?這麼小就不要臉了?謝聿程的眼光真差,這什麼都吃得下。”

吳夢打了謝聿程的電話,現在她不說,她知道對麵的人也會去說的,還不如先告狀,“聿程哥,我這邊出事了。”

向園簡直要被氣笑了,還敢喊人,把謝聿程喊過來,現在的小姑娘都這麼冇皮冇臉的?她腦子都跟不上,打小三的戲碼要變成打原配嗎?

-一樣,想親他。夏臨本能意識地躲開了他,她現在謝聿程一碰她,她就會出現昨天看到的那個畫麵,昨天夢到的那個畫麵。“怎麼了?不舒服?池川來找過你嗎?”夏臨的反應讓謝聿程開始有了一點點懷疑,是不是池川已經找過她了。“冇有。”她撒謊了,因為謝聿程不喜歡她單獨見池川,她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們兩個以前那麼熟,現在長大了好像隔了什麼一樣,變得不再親近。一上車夏臨就閉眼睡覺,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看見那一幕的緣故,她覺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