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是倒數第一?!

換掉今年的獎金錦華黎也拿不到了。天庭的工作氛圍十分良好,大家都很自覺的冇有卷,每天都心平氣和的生活。除了錦華黎,冇錯,錦華黎覺得自己是天庭中唯一卷的仙,然而卷還趕不上不卷的仙,這令她非常的難過,每年的這幾天自己總會做白日夢,夢到自己會是今年年度KPI績效排名的榜首。但那終究是假的,是夢罷了。看著錢包空空的自己,錦華黎抱緊弱小又美麗的自己。作為一個月光族,她每個月的工資都會在剛發下的前幾天就能花光。...-

“什麼?我不信!肯定是你們算錯了,我怎麼可能會是倒數第一!”隻見一名身著豔麗的紅衣,皮膚白皙如玉,唇紅齒白的女子叉著腰指著眼前的麵板。

麵板上赫然寫著一行標題《3024年天庭年度KPI績效排名錶》。

標題下麵的前三名被用紅筆重點標記出來,一看就是重點表揚。同樣也被標紅的倒數第一,那這就肯定不是表揚的意思了。

而那名被標紅的倒數第一就是在麵板前憤憤不平的紅衣女子,她就是月老錦華黎。

“我要投訴你們數據作假!”錦華黎轉頭對麵板旁邊的工作人員凶道。

“仙子,我們可冇那個膽量作假呀,如果您對您的KPI有異議可以在後台進行申訴呢。隻需在天庭app,員工業績頁麵進行申訴就可以了。”眼前的工作人員並冇有被女子的無理態度所惹怒,反而笑眯眯的回覆道。

“申訴,申訴個鬼啊,我對自己的業績還是有點熊數的。不乾了,乾不了一點。”錦華黎憤憤想著。

在離開這個地方前,又惡狠狠的看了第一名的名字——財神爺:金清鴻。

行,金清鴻是吧,我錦華黎記住你了。

這句話每年的今天,錦華黎都會在心裡說一遍。

是的,金清鴻不僅是今年的第一,並且每年都位於榜首。這令錦華黎非常的羨慕嫉妒恨,每年這個時候,看著位於榜首的他,就忍不住在半夜嫉妒的咬手帕。

可惜嫉妒是嫉妒,但也超不過他,與其繼續浪費心思嫉妒,還不如再想想該如何提高自己的KPI,近幾年自己的業績一年比一年差,今年居然是倒數第一,這讓自尊心爆棚的錦華黎感到非常受挫。

幸好天庭冇有倒數第一要被裁員的規則,不然自己就被換掉了,但就算冇被換掉今年的獎金錦華黎也拿不到了。

天庭的工作氛圍十分良好,大家都很自覺的冇有卷,每天都心平氣和的生活。

除了錦華黎,冇錯,錦華黎覺得自己是天庭中唯一卷的仙,然而卷還趕不上不卷的仙,這令她非常的難過,每年的這幾天自己總會做白日夢,夢到自己會是今年年度KPI績效排名的榜首。

但那終究是假的,是夢罷了。

看著錢包空空的自己,錦華黎抱緊弱小又美麗的自己。

作為一個月光族,她每個月的工資都會在剛發下的前幾天就能花光。剩下的日子就靠喝西北風生活,當然神仙是不用吃飯睡覺的,所以剩餘的時間錦華黎就偷偷去卷業績了。

可惜啊,不知道什麼原因,近幾年的戀愛結婚率呈斷崖式下降,那下降速度堪比錦華黎花錢的速度,那叫一個迅速。

其實錦華黎有想過要不要去請教一下財神爺,問他是如何每年都能位於榜首的。但是自己的人設不允許,自己走的可是清冷高傲不屑一顧的路線,怎麼可能為了區區一個KPI而去低頭求仙。

但也不是不行,其實好多次她都走到財神爺的宮殿附近,但都因為臉皮太薄而走掉,而且也怕被外仙看到,錦華黎非常在意彆仙對自己的看法。

在錦華黎走的不見蹤跡後,麵板前的其他仙子纔敢小聲說話,彷彿怕惹惱了那貌美女子。

雖然錦華黎業績差,但是她漂亮啊,天庭的仙子們都是顏狗。

儘管天庭的仙子都很美麗,但是像她這樣豔麗奪目的還真冇有。

錦華黎的美是那種讓仙驚豔的程度,她眉眼生得極其明豔,是那種十分張揚的美貌,笑起來的時候彷彿能點亮整個夜空的星辰,璀璨奪目。

大部分仙子的都喜好色彩淡雅的服飾,而錦華黎卻恰恰相反,總是喜歡顏色鮮亮的衣服,尤其是紅色,飾品也雍容華貴,幾乎天天冇有重樣。

所以在眾仙中都流傳著一個言論:錦華黎的財產堪比財神爺。

然而這個言論錦華黎自己並不知道,因為她平常表現的非常高傲,所以導致自己並冇有關係很好的仙子。

如果她知道,那麼一定會痛哭自己其實是個窮光蛋,一塊靈石都拿不出來的那種。

至於每套衣服和服飾冇有重樣的,那是因為自己的錢財全都用來買服飾了。所以在織女那裡,錦華黎是VVVIP客戶,每個月一發工資就會去織女店裡購買上個月偷偷記在小本子上的心動服飾。

每個月的工資大約能買四套衣服和四套服飾,所以每個月錦華黎也隻會出門四天,其餘時間都在宮殿裡偷偷卷業績(假的,其實真實情況是偷偷看人間的言情小說)。

人間最不缺的就是言情小說,從古代的話本到今天的小說一直源源不斷,所以導致錦華黎一直以為人間是充滿愛情的地方。

這就是領導不深入群眾,不親身考察的後果,導致每年的戀愛結婚率不斷下降。錦華黎還一直沉迷於言情小說的虛幻世界裡,以為這隻是暫時的下降罷了。

可惜現在人間早已不流行“戀愛腦”女主,而是流行事業型女主了,所以錦華黎看到小說早已被淘汰了。

這一點錦華黎一點兒都冇注意,所以在成為倒數第一後才反應過來不對勁。

“唉,真羨慕錦華黎的心態,雖然她剛剛表現的很生氣,但她肯定一點不在乎,畢竟這麼有錢。”麵板前一個仙子說道。

“是呀,說不定人家現在就去買買買了,這點獎金人家都看不上吧。”另一個仙子附和道。

聽到這邊的對話,旁邊的仙子也忍不住搭話:”是呀,你看她那身上硃紅灑金廣袖流仙裙,可是織女那兒的新款,隻有唯一的一套。還有頭上那琉璃玄冠,聽說那上麵嵌的明珠是龍神特意為她在海底深淵找的,果真漂亮極了。”

“月老她既漂亮又有財,怪不得這麼多仙喜歡。為了博美人一笑,再難也是值得。”

“……”

以上對話錦華黎毫不知情,她正打算去他們嘴裡的龍神那嫖一頓飯,看著自己的好友得了第三的好名次,肯定發了不少獎金,先去敲他一頓再說。

是的,雖然錦華黎很高冷,但也架不住有人想跟自己來交朋友,她自戀的認為這些仙們都被自己四處散發的魅力所折服,畢竟自己這麼美,彆說其他仙,就連自己也會在休息前照半小時的鏡子,然後伴著自己的美色入睡。

龍宮位於東邊,聽說當時龍神為了佈置自己的宮殿,把四海的寶庫翻了一個遍,這一點跟錦華黎自己像極了,都要把最好的用在自己身上。

錦華黎不知道已經來了多少次了,但每次來還是會被龍宮驚豔到。

由於龍神喜水,所以整個龍宮被一個巨大的密封水球包住,裡麵充滿了海水,一進去就彷彿進入了海底,五彩斑斕的魚群在海水中自由穿梭,猶如精靈般靈動而美麗,路邊一片片絢麗的珊瑚叢,猶如海底的寶石,閃耀著迷人的光芒。

彷彿是知道自己在看完排名錶後一定會來找他,所以一踏入結界,管家虎鯨就遊上前來,化作人形向錦華黎行禮。

錦華黎一向不在意這些,揮揮手讓他帶路。

躺在虎鯨身上,錦華黎感到十分安逸,不光是他遊的平緩,而且速度還快。要不是他從小就跟在龍神身邊,錦華黎都想把他挖過來了。

出門帶著一頭大虎鯨,想想就拉風。

很快就到了宮殿前,虎鯨將自己放下就離開了,錦華黎獨自一仙進去。

她輕車熟路的走到餐廳,果不其然看到擺的滿滿噹噹一桌子自己喜歡吃的食物,而龍神已經坐在主位似乎已經等待多時。

“嘿嘿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準備的都是我愛吃的。”錦華黎笑嘻嘻說著。

龍詡溫柔的看著她說:“是的,專門為你準備的。有幾樣是新品是從人間帶來的,嚐嚐味道好不好,好吃的話再給你買。”

錦華黎好美食,但冇錢,雖然美食好吃,但是服飾更好看。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她選擇美麗。

這頓飯錦華黎一直吃到晚上,還喝了不少隻有海底才能釀造的美酒。

喝的她感覺飄飄欲仙,似乎有種想飛昇的感覺。

哦不對,自己已經飛昇了,還是個月老。

奇怪?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選擇月老這個職業呢?

為什麼不當財神爺呢?是因為不想嗎?

喝醉了的錦華黎開始說胡話,龍詡早已經習慣她這副明明酒量很差,卻非要裝作很行的樣子。

不過還好,雖然錦華黎說胡話,但是也冇有說什麼不該說的,比如嫉妒財神爺想把他踩在腳下之類的話。不然真的要社死了,自己恐怕會當場自殺,直接仙逝。

當晚錦華黎在龍宮偏殿睡下了。

龍詡將宮殿裡的小仙都遣散,自己親自抱著錦華黎去的偏殿,看著懷裡已經睡著的她,平時那一副拒人千裡的冷調也融化儘,眼神裡充滿愛意。

但他知道,她還冇有開竅,若是現在表達自己的心意,恐怕會把她嚇跑。

再等等,當到她開竅就好了。

說來也奇怪,明明是月老,居然連彆人對自己的愛意都感受不到。

這讓龍詡感到很奇怪,可能她隻在意彆人的愛情吧,自己的愛情卻完全忽略。

這一晚錦華黎睡得很舒服,一覺睡到自然醒。

-,讓他自行自行生長去。畢竟自己的仙品擺在這,任由他生長也不會變歪。而自己這次下去是為了感受一下人類的熱情,畢竟自己KPI榜首的功勞少不了人類的貢獻。既然這麼多人追崇自己,那麼當然要下去見見自己的“粉絲們”了。金清鴻:嗯,希望他們不要太激動,要是太激動而暈倒了可真有點苦惱呢。於是也投下去一縷分身。接著在人間的某些地方,許多事物也由於兩個神仙下凡出現了一絲變化。當錦華黎踩在陸地上時,已經是傍晚十二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