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會有交集的!

子滾出來!”“不是說這些煙花質量都是最好的嗎?老子今天這是開業!開業明白嗎?!”“我真想宰了你這個狗東西啊!!!”也不知多長時間過去。火勢最終被控製住了。有4輛奔馳s級轎車報廢,燒成了空殼。其他的也都或多或少的漆麵受損,店裡的裝修更是毀了一大半。預估損失將會超過1000萬。然而,向澤在憤怒的同時,更多的卻是慶幸。之所以能這麼快降火勢給控製住,最大的原因就是多買的那些滅火器!而這些滅火器,都是向澤在...“好!”

陳光耀一口答應下來。

“老向,我可以幫他這個忙,但我想問一下,在你心裡,林銘是個怎樣的人?”

“林銘嗎?”

向衛東似乎在思考,陳光耀也很耐心的等待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

向衛東終於吐出兩個字:“神人!”

當陳光耀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臉肉狠狠抽動了一下,眼睛更是瞪大,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神人!

這就是向衛東深思熟慮之後,無比正經說出的,對林銘的形容!

官方大員,以如此封建迷信的說法去形容一個人。

林銘到底具備著怎樣的能量,以至於向衛東對他這般欣賞?

區區一個商人而已。

連陳光耀都不見得會將其放在眼中,向衛東卻是如此看重?

陳光耀甚至下意識的認為。

在林銘背後,還站著更加恐怖的大人物!

是因為這種存在的壓迫,才讓向衛東不敢貶低他,甚至刻意的去幫助他。

可轉念一想,陳光耀又把這種念頭拋出腦海。

向衛東背後的人物,纔是真正主導走向的超級存在!

放眼整個國家,又有幾人能立於那位之上?

“我說句實話。”

陳光耀又道:“對於林銘這個人,我之前還是挺看好的。”

“畢竟他這個年齡,能白手起家,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建立起鳳凰集團這樣一個商業帝國,極大的帶動了經濟發展不說,還真心實意的做了不少慈善項目。”

“但嬌嬌和他才認識不久,我跟他更是冇有任何關係,為了能幫他入股的公司打開市場,他居然就讓嬌嬌來找我幫忙,你說這是不是……”

‘太把自己當根蔥了’這幾個字,陳光耀冇有說出來。

“你的意思是,林銘為了能讓自己賺錢,所以纔會不顧顏麵的尋求各種幫助?”向衛東問道。

“難道不是嗎?”

陳光耀說道:“林銘持有靈溪生物51%的股份,隻要靈溪生物能迅速打開市場,他就可以快速斂財!”

“‘斂財’這兩個字,用的不太妥當,我不認為林銘是那種隻會吸人血的資本家。”

向衛東說道:“而且你換個角度想一想,有冇有可能,是因為林銘希望農民都能有個好的收成,所以纔會連自己的顏麵都不要了?”

聽到這話,陳光耀眼睛瞪的老大!

“老向,你對他怎麼……怎麼就這麼好?商人都是從彆人手裡搶錢的,你真認為他會為了老百姓好?!”

“弟妹不也是商人嗎?”向衛東道。

“我當然知道她是商人!”

陳光耀語氣忽然變冷:“正是因為他是商人,所以我才這麼說!”

“每個人所站的角度不同,大家各司其職。”

向衛東歎了口氣:“你也不要一直怪弟妹,你能走到如今這種程度,也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對不對?”

“有人站在山頂,就要有人站在山腳,這個道理你得明白啊老陳!”

“我……”

陳光耀欲言又止。

想說些什麼,最後卻隻能咽回肚子裡。

因為他清楚,向衛東說的才真的在理。

而自己哪怕說的再多,也隻是強詞奪理。

“行了老向,我既然答應了你,那就肯定會幫他這個忙!”

陳光耀說道:“雖然電視台和我這邊已經分開,不過大家還是相通的,我認識一些最強衛視的記者和主持人,不過最後能不能稽覈通過,我也不敢打包票。”

“隻要你出馬,那肯定就十有**了。”

向衛東笑了笑。

“林銘那裡,我還是需要替他解釋一下,我覺得你誤會他了。”

“誤會不誤會的,都無關緊要,反正我們也冇什麼交集。”陳光耀說道。

此話大有深意。

是向衛東給他打電話的,林銘是誰他根本不認識。

所以他幫的是向衛東,而不是林銘!

“你們應該會有交集的。”

向衛東斬釘截鐵的說道:“我瞭解林銘這個人,他既然選擇了讓嬌嬌來找你幫忙,那不管成與不成,他都不可能白讓你幫忙!”

“什麼意思?要給我好處?”

陳光耀頓時充滿不悅:“老向,這麼多年了,你知道我是個什麼人,我陳光耀不說清正廉明,至少也是坦坦蕩蕩,如果他真有這種想法,我勸你還是早點跟他挑明為好,以免最後弄的不好收場!”

“他要還你這份人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種方式。”

向衛東冇有再多說什麼。

而是道:“好了,不打擾你工作了,彆忘了我們師兄弟一起聚餐的事,到時候大家把雜念都放一放,痛快喝酒,痛快吃肉!”

“哈哈哈,行!”

大笑聲中。

陳光耀掛斷電話,同時將兩人的通話記錄刪除。

他的確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

冇有過多猶豫,就開始聯絡電視台的人。

……

與此同時。

已經來到辦公室的林銘,接到了陳嬌嬌的電話。

“林董,先說好,不許嫌棄我哈!”陳嬌嬌上來就說道。

“陳叔冇有答應嗎?”林銘明知故問。

“嗯……”

陳嬌嬌滿是不悅的嘟囔著:“我爸就是個老頑固,性子真的太倔了,他不願意在工作室犯丁點錯誤,所以直接就拒絕了我。”

“這不是錯誤。”林銘說道。

“對你來說不是錯誤,對他來說卻是有極大風險的呀!”

陳嬌嬌唉聲歎氣的說道:“反正忙我隻能幫到這裡了,你要是有彆的辦法,那就想想彆的辦法吧,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我知道,不過你不要誤會,我冇有不高興的意思,本來就是我請你幫忙嘛!”林銘笑道。

“林董……那我們去藍島的時候,你還會陪我們嗎?”陳嬌嬌小心翼翼的問道。

林銘搖頭一笑。

他感覺這丫頭真的帶著一股孩子氣,這可能和她從小嬌生慣養有關。

不過陳嬌嬌的性格,並不讓人厭惡,反而有些可愛。

“你答應我的事都已經做了,我答應你的,肯定也不會食言啊!”

林銘說道:“先不說這個了,說說你媽媽吧。”

陳嬌嬌不明所以:“我媽怎麼了?”

“冇怎麼,就是閒聊。”

“不是吧林董?你該不會又在打我媽的主意吧?”

陳嬌嬌驚聲喊道:“你想讓我去求我媽,然後再讓我媽去我爸麵前給你說情?”

林銘:“……”兒子呢?”林義生故作嫉妒。林成國也不做作:“這混賬東西以前差點冇把我給氣死,現在終於混出了個人樣,我這臉上也有光啊!”少時子看父,老是父仗子。此話一點不假。林銘看著父親那揚眉吐氣的樣子,心裡五味陳雜。在林義生家裡又呆了一會兒,林銘跟林成國才離開。儘管林義生和王衛衛一直說著不要什麼利息,但林銘和林成國還是把那多餘的一萬塊,以及那些菸酒之類的,都留下了。一整個下午,林銘都在拉著林成國在鎮上轉。不是給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